第一章

大愛晚成

如果相親時遇到絕色。

“呸。”

張寒的回答向來言簡意賅,她常說薛葵空長了個聰明腦袋,眼光太低,凡是五官齊整的男人,她都認爲不錯。

“醒醒,醒醒。”

葉瀾瀾更是一針見血,在研究所呆了十年,久不見潘安,便覺公豬美。

薛葵想想也是,絕色還用得着相親?

卓主任的原話是這樣的。

“小薛呀,我這個侄子長得不錯,就是沒什麼文化,不瞞你說,大學沒讀完就出來做事了。”

大學肆業又如何。

如果按照許達的邏輯——男方的學位一定要高於女方——那麼她薛葵就得去騙個博士後回來做老公,還得趕在她讀博後之前:“沒什麼,只要聊得來。其實我這個人挺膚淺。”

她二十歲之後就知道在人際交往中,適當的自嘲往往比吹捧來的有效。無論是在格陵大學的生物藥理實驗室,還是在格陵生物藥理所,百試百靈。再加上老孃時時耳提面命“膽大心細臉皮厚,手腳勤快嘴要甜”,薛葵很快完成了從學生到老師的飛躍,一點不適應也無。

卓紅莉也確實屬意她的綠色無公害,超市裡的有機蔬菜一般,令人安心。她不喜歡二十多歲的女孩子睥睨一切的眼神,不喜歡快五十還得擔心自己世界的失衡。薛葵剛來共享設備中心報到的時候,素面朝天,架副眼鏡,提着電腦包站在膜片鉗實驗室門口,恭恭敬敬地挨個打招呼,嗓門不震人,但中氣十足,同她在半年前的飯局上見着的那個女學生一模一樣。

那時薛葵的導師孟文祥七十大壽,謝伊夫在外出差,無法分身,命她出席應酬,孟文祥也是生物藥理這塊的老專家,門生洋洋灑灑坐了十幾桌,多數已經混得風生水起,帶着徒孫來拜壽。孟文祥得意之情溢於言表,先是挑了幾個炫耀了一番,又講起手上幾個大項目,直誇許達和江東方兩個是人才,既是人才,自然就要庸才做陪襯,這抱怨就源自於某人順口帶出來的一句。

“記得江東方剛進實驗室的時候,是薛葵帶他。”

“別提她,一提她我就來氣。白培養了這麼多年,就業志向居然是管大型儀器。”

不過這抱怨相對前面的排場顯得十分微不足道,卓紅莉也沒放在心裡。後來氣氛熱絡,弟子們輪番來敬酒,孟文祥也有些醉意了,指着其中一個對她說:“就這個,做了兩年課題組的組長,現在告訴我想去你們所裡管膜片鉗,你說氣人不氣人。”

他的語氣真是有些發火;手底下好幾個小老闆,包括剛剛留校的許達,就賠着笑來圓場。

“女孩子嘛,沒什麼事業心——薛葵,還不快和孟老師喝一杯。”

薛葵身後頭還跟着一大堆女學生結伴兒來敬酒,獨獨她腰板兒直,又擔了個大師姐的頭銜,站在最前面,就成了箭靶。許達劈手奪了她的酒杯,倒得滿溢,江東方看不是事兒,想要站起來替她擋一擋,被許達一巴掌打了回去:“實驗能幫忙做,酒不能幫忙喝,你是師弟還是男朋友哇?”

全場皆笑倒,江東方面紅耳赤如同面前那杯紅酒。薛葵接了許達手裡的酒過來。

“許達,我千算萬算,就沒算到你留校了,不然我拼了命也延一年再畢業呀。”

“爲啥?”

“給你刷瓶子。”

這是有典故的。

江東方給薛葵做小師弟的時候,許達常常叫自己帶的沈西西看文獻,叫江東方一個人加班替他刷細胞瓶。因爲江東方爲人內向又任勞任怨,所以薛葵一直都不知道。後來被她撞到兩次,知道許達是護着自己帶的那個嬌滴滴的小師妹,就有點生厭。後來只要許達再叫江東方刷瓶子,她就大張旗鼓地召集全課題小組的人跟江東方一起勞動。許達原本是看薛葵老實好說話,才推舉她做組長,結果搬了石頭砸自己的腳,不得不認輸。雖然沈西西的嘴噘得半天高,還是得參加勞動。薛葵倒不是偏幫自己的師弟,只是各人有各人的事情,她帶江東方,又不是爲了培養個刷瓶子高手。事實證明,她的眼光沒有錯。

全場又笑倒,孟文祥也微微笑着,薛葵趁機就把酒敬上了,言簡意賅:“孟老師,我敬您。”

一仰脖,她就幹了,孟文祥象徵性地喝了一點,後來薛葵同衆女生又挨個敬了一圈,同許達鬥了兩句,纔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卓紅莉把這事兒記在了心裡,謝伊夫是生物藥理所的名譽所長,她管着共享儀器這一攤,孟文祥當着她的面說了這樣一番話,不是沒有深意的。後來薛葵的簡歷投到了所裡,她二話沒說,就要了。

其實工作了的薛葵和她在飯局上看到的也不一樣,在孟文祥實驗室那邊,她彷彿一條活潑的魚似的直襬尾;到了新的水域難免有點悶,但工作上她一點也不含糊,來了才一個多星期,正趕上所裡一個教授的基金項目中期評估,學生玩了命地補實驗,天天拖到晚上七八點還在測膜電位,她們共享中心完全可以強硬一點,六點準時關儀器,但薛葵毫無怨言,反過來安慰那個因爲數據重複不出來而急得直撓牆的學生。 щшш⊙ттkan⊙¢O

“這算什麼,我當年測熒光值,幾百個管子加過去,不知不覺就淚流滿面了。那比這更不穩定。”

“薛老師,您真誇張。”

“怎麼,你撓牆不誇張,我淚流滿面就誇張了?我看你這次的細胞和你一樣,狀態不太好啊,重複不出來也是情理之中。”

“那怎麼辦?張教授要我這個週末就把數據交給他。”

“時間是緊了一點,趕快把細胞狀態調一下,爭取明天再做一次吧。”

“唉,實在不行,就把第一次的數據給他算了。”

“同學,這可不行哦,不要弄虛作假。”

“我都博二了,再沒文章咋畢業呀!”

“同學,我以一個過來人的身份告訴你,發文章這事兒,有驚,無險。我都能畢業,你也一定行。”

她總是這樣溫言軟語地勸慰那些做實驗的學生。有一次卓紅莉問她,爲什麼讀了博士卻想做工程師,她的回答倒是很爽快。

“我不適合搞科研,沒多少想法。能掌握一門技術就不錯了。而且我們學校的共享儀器中心可是朝九晚五——唉,果然工作不容易呀。”

雖然這樣說,她從不曾消極怠工,無論工作到多晚,早上都能準時出現在實驗室,只是有時拖着她那個大電腦包,顯得憔悴。

後來這樣久了,卓紅莉就問她,這樣工作難道不怕沒時間陪男朋友。

“我沒有男朋友。”

“是沒談過還是分手啦?”

“沒談過。”她回答卓紅莉的時候正在聚精會神地往培養皿裡挑細胞,所以十分簡短。

卓紅莉有點替她可惜:“抓緊哪。你年紀也不小了。”

“沒事兒,我媽常說一個蘿蔔一個坑。隨緣吧。”

說着,她的眼睛從顯微鏡上移開,咧嘴衝卓紅莉一笑:“而且我這生活圈子太小了,難得認識什麼人。我也不想找搞生物的,有點近親結婚的意思。”

卓紅莉心裡就這麼一動:“要不,我給你介紹一個?”

薛葵只知道卓主任是謝伊夫院士的夫人,並不知道她哥哥是何方神聖,否則今天的相親她打死也不會來。

她對於相親充滿好奇,絲毫不覺得一個女人到了要相親的地步是多麼可悲。相親不就是兩個完全不認識的人坐在一起吃一餐飯,吃完了,變路人,友人或戀人麼,那種因爲一次見面就結下滔天仇怨的,一定是雙方都有問題。

到了金碧輝西餐廳,領餐員引她到窗邊預定的座位,已經有個穿黑色T恤的男子在那裡坐定,她還不由得忐忑了一秒——以她的作息習慣,不可能遲到哇——卓正揚一擡眼,便把薛葵煞到了八九分。

其實有很多因素,一來燈光太柔和,二來她剛剛在實驗裡拿到了不錯的數據,三來葉瀾瀾那個惡俗的潘安公豬之喻,促使他長了一張讓薛葵心潮澎湃的臉,連卓紅莉先前的鋪陳都沒有削弱他一分一毫的風采。

即使他沒刮鬍子就出來了。呃……另外T恤在相親場合是正裝麼?那她又何苦梳公主頭穿雪紡裙配大胸花?

“對不起,我遲到了。”薛葵別的本事沒有,自知自明還是有的,這一眼看上去就是留給美女的貨色,知道成不了,反而落落大方起來,心想卓主任真是擡愛,侄子有如此出色的皮囊哪怕找不到女朋友。

轉念一想,貌似近年都流行中性美,細長眼加厚劉海,他這種膚色和氣質只怕市場有限。

卓正揚無需擡腕看時間就知道她根本就是踩着點出現的:“哪裡。很準時。”

他不喜歡沒有時間觀念的人,無論男女,一視同仁。所謂遲到是女人的美德,在他看來就是歪理邪說。作爲卓開的老闆,他總有求人的時候,但作爲卓紅安的兒子,誰也不敢讓他等。他和展開自立門戶三年有餘,人脈越集越廣,想要提攜他的,想要被他提攜的,個個被虐到沒有脾氣,從頭學起。

“是嗎,看來我的表還挺準。”薛葵報以公式化微笑,嘴角上揚,露出四顆牙齒,“我爭取不遲到。等人很無聊。”

幸虧沒有遲到,試想如果她六點三十五分出現,滿面春風地和卓正揚打招呼,卓正揚也站起來朝她迎去——擦肩而過,頭也不回地揚長而去,那就沒有後面的故事了。

卓正揚沒接話。他不是不知道客套的說辭,但面對薛葵,他實在說不出你很漂亮。

她的胸針大紅大綠,極其惡俗,而且襯得她臉愈發地闊;雪紡只適合個頭嬌小或者骨格靈秀的女孩子,她完全穿錯;還有她的髮型難免有裝嫩的嫌疑;還有她的包沉甸甸地彷彿裝了秤砣放在一旁——種種不勝枚舉。

他只有過辛媛一個女朋友,挑剔天性是家族遺傳——他老爹卓紅安離婚多年,沒有找過其他女人。卓紅莉,他姑姑,也就是今天這場相親的策劃人,私底下是這樣對他說的。

“薛葵比你小四歲,剛剛二十七,端莊,溫和,最難得是一直讀書讀上來的,家庭背景單純,一畢業就招進所裡做工程師,她工作這半年,我一直注意她,這姑娘老實本分又不失風趣,你太悶了,找個互補正好。”

姑姑不是不知道他大學肆業,如今安排個女博士來相親,不知是出於一種怎樣的心態。可你不能期盼一個女性長輩除了盯着你的感情問題還能盯點別的。他和辛媛戀愛十年,姑姑就問了十年的何時結婚;辛媛走了三個多月,所有人都覺得他在崩潰,好吧,那他就做出一副崩潰的樣子,隨即身邊的人就做出一副“天可憐見,果然是崩潰了”的心痛模樣。

想他姑姑也算眼光毒辣,否則當年不會力排衆議下嫁鰥居的臭老九,如今風光無限的院士夫人送來這麼一個滑稽的,他反而沒了脾氣。

薛葵見他不說話,便知這如同武俠小說裡描寫的那樣,不待此招變老,須得變換話題了:“你點餐了嗎?”

卓正揚搖搖頭,隔着桌子把菜譜推到她面前。薛葵見他腕錶黑沉笨重,其貌不揚,並不知是PATEKPHILIPPE,只心裡嘀咕了一句這表真舊,隨即按了點餐鈴。

“我要商務套餐。”

“對不起,商務套餐只有白天供應。”

“哦,不好意思。那就要水果沙拉和意麪。你吃什麼?”

“和她一樣。”

她最怕點菜的時候扭扭捏捏又諸多要求。如果今天是卓正揚點餐,她也會要一份一樣的,夠爽快。

旁邊一桌是年輕父母帶着小女兒吃飯,小姑娘粉嘟嘟地一團,穿了一件白色緊身衣,罩綠色無袖紗裙,顯得胳膊一截截地如同蓮藕般。服務員續水時,不慎潑上去,紗衣溼了半邊,年輕的媽媽趕緊要女兒把紗裙脫下來,小姑娘在座位上扭來扭去,尖叫着不許她剝自己的衣裳,分貝驚人。

卓正揚也被叫聲給吸引過去,見薛葵望得出了神,但表情並無厭意。

年輕的父親耐心正在被一點點耗盡,壓低了聲音厲聲呵斥。經理拿條大毛巾趕了過來,對那小姑娘柔聲道:“小朋友,叔叔帶你和你媽媽去員工換衣間,那裡有吹風機。沒有人會看見,好不好?”

小姑娘立刻安靜下來,裹着毛巾,乖乖地跟着走了,薛葵釋懷——越是小姑娘,越希望被當作淑女來對待,怎可當衆除衫。想起自己還在相親,於是主動開口。

“卓先生做那行?”

她並非天生喜歡熱鬧喧譁,也並非天生風趣幽默,只是紮在人堆裡總自覺有義務暖場。如非必要,她並不喜歡和兩個以上的人一起吃飯,因爲太累,其他人在品嚐美味,她的大腦卻在瘋狂運轉,要找到三兩個話題來填補空白,久而久之,就成了箇中高手。

“改裝車。”卓正揚的回答很簡單。

“改裝車?是不是做翻鬥,大卡,消防車,灑水車,救護車之類的特型車種?”

卓正揚覺得有些意外,他凡是和外行說到自己的行業,十個有九個以爲做的是賽車改裝,接着還要問他是不是賽車手,又或者大談F1,無數詭異的問題都問得出來,而面前這個女工程師居然懂得一點門道,難道小瞧了她。

“不錯。”他終於露出了今晚的第一個表情——讚賞,“沒想到你也懂。”

“我父親也做這行。”薛葵心想這謬讚可不能心安理得地收了,“所以知道一點。不過也就這一點。”

她所言非虛,薛海光開了一輩子的車,和車打了一輩子的交道,生了薛葵這個女兒,凡是有輪子的東西都不會騎,包括汽車,一坐上駕駛座就覺得沒法平衡。

“你父親叫什麼名字?”卓正揚開始回憶這一行裡面有沒有薛姓長輩,如果這餐飯必須吃完,那至少談一點對業務有幫助的話題。

“薛海光。大海的海,光芒的光。”

不認識。卓正揚想來想去也沒遇到過叫這個名字的同行。

“認識才怪。只是替人打工而已。”

不知爲何他有點厭煩她的笑容。姑姑說她是個親切而風趣的人,但這笑容下面是多麼明顯的疏離。

“哪家公司?”這回變成他問她答了。

“姬水玉龍。”

姬水玉龍他知道,遠星的重卡生產基地,沈玉龍做銷售起家,國企改革時撿了個大便宜,現在也算風生水起。

他在思索沈玉龍的時候,薛葵在想,得,這個話題又老了。那接下來談什麼呢?這人長得就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怎麼可能主動挑起話頭。

況且她雖然口口聲聲說不找同行談朋友,但也實在厭煩了外行在聽說她是生物專業時必問何爲克隆羊,有思想的會問轉基因食物到底會不會影響健康,最近比較流行黃禹錫醜聞。

不過如果他開口,她倒很願意淺顯易懂地講講,並贈送三兩個小笑話,非常適合飯前開胃。

但卓正揚已經心不在焉。

沈玉龍上次來格陵,通過辛媛和他見面,表示想發展卓開這邊的業務,因爲卓開這邊的底盤價格比遠星低——他已經不滿足於做遠星的下屬工廠了。

卓正揚雖然知道沈玉龍是何老一手提攜,不該撬他牆角,但也不免有些心動。憑着展開的公關能力,卓開並不愁訂單,只是同家裡和銀行借的錢就那麼多,生產力跟不上。

如果和姬水玉龍合作,無疑是個雙贏的格局。

但是辛媛現在已經投靠遠星。沈玉龍畢竟沒和他簽定了合同。卓開簡直就好像先天不足的嬰兒,放在育兒箱裡,又突然被斷了電。

卓正揚不做聲的時候表情是極臭的,這讓薛葵更加坐立不安——她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冷場。冷場能把一個人的尷尬清清楚楚地擺到檯面上,有礙觀瞻。幸好金碧輝上菜極快,兩份海鮮起司燴意麪和水果沙拉很快就送上來了,兩個人互相禮讓了一下,彆彆扭扭地開始吃飯。

薛葵一直在減肥,如非必要的應酬,晚上並不吃東西,又攤上這尷尬到死的局面,更是沒有胃口。

她挫敗地吃一口,停一會兒,而卓正揚似乎胃口不錯,當展開來電話的時候,他已經快吃完了。

當確定鈴聲是來自於卓正揚的電話時,薛葵如釋重負又略感失望地放下了刀叉。

“遠星剛剛發佈了大力神系列車型。”展開的聲音聽起來有點沉悶,“辛媛站在何老的身邊,十分風騷。看來轉正不遠。”

這是早就預料到的結局。

只是冷不丁聽展開說出來,眼前風景,包括那個禮貌着安靜的女工程師,突然都變得冷漠而又滑稽。

“底盤型號。”

“軍用重型八乘八。按六乘六的價位計算成本。哼,要踩死卓開,何必如此大手筆。”

這是要以本傷人了。卓正揚突然覺得一陣噁心。當年將他和展開帶入這行的就是何老,他們決定出來單打獨鬥,最支持的也是何老,若是他也不可信,這世上還可信誰。

“正揚,咱們去喝酒吧。”展開真不愧是天字號第一快活公子,瞬間已經卸下包袱,“你我挑女人的眼光雖然很糟,至少還曉得哪裡有好酒可喝。”

卓正揚關上電話,對面的薛葵也突然把背挺得很直很直,如同一開始般公式化地微笑着。

“很抱歉,有點急事……”他還沒說完,薛葵就十分體貼而誠懇地替他說下去了:“沒關係,我已經吃好了。”

“我要立刻趕去廠裡。”

“沒關係。哈哈,只是我自認爲長得不難看。”

她自嘲地快速說完,就按鈴召服務員,脣角始終保持一個弧度。卓正揚心事重重,沒注意她的語帶機關。他只注意到了她面前的食物沒有動過。

“要叫服務員過來打包麼?”

“好的。”

與其說辛媛背叛了他,不如說辛媛背叛了卓開;與其說辛媛投靠了何老,不如說辛媛投靠了遠星。而後者纔是他憤怒的根源。但如果真是因此而怒,又正好應了辛媛離開時說的那句話。

“卓開,卓開,卓開有我的名字嗎?卓開和我同時掉進水裡,你先救誰?卓正揚,是你欠我。大力神的設計圖就算分手禮物。拜拜。”

薛葵提着電腦包和餐盒,在金碧輝的門口和卓正揚作別。

“謝謝你的晚餐。”

“不客氣。你去哪?”

“回宿舍。”

“我送你。”

這話客套過了頭,薛葵立刻謝絕:“謝謝,不用。我們兩個不同路。”

於是就地分割清楚,一人轉左,一人轉右,均有一種解脫了的輕鬆。薛葵走出了幾十米,回過頭去看卓正揚,他在人羣裡,越來越遠,遠到看不清楚了。

他沒看中她,這是情理之中。不過有些黯然,倒是意料之外。

她繼續走,一面走一面掏出電話來。

“老孃。”

“哎喲我的小葵!怎麼樣,那個人怎麼樣?”

“那是相當的好呀。”

“真的呀?怎麼個好法?”

“除了有點邋遢之外,整個人很沉穩,眼睛看起來很聰明。”

“那你現在在哪兒呢?你們吃完了?他沒送你回家?”

“人家沒看中你姑娘我呀。說了不到十句話,就來了個救命急電,如今你姑娘我正越走離研究所越遠哪。”

“這話是什麼意思?”

“他要過街去拿車,我不想和他同一個方向,很尷尬。”

“傻姑娘呀!別灰心,大不了我和你爸上公園逮個更好的回來!”

“那我寧願近親結婚。”

“什麼?”

“唉,算了。我去逛街,你買單。”

“行,你也工作了,穿好看點,端莊點。”

“知道啦。你和爸注意身體,叫他少喝點!拜拜。”

“你也是,少吃早睡知道嗎!工作上努力!拜拜。”

薛葵掛上電話,又吐了一口氣,把心中的鬱結都驅走。這口氣還沒嘆完呢,突然從身側掠過一陣疾風,慢慢減速貼近的飛車黨野蠻地伸出手,她的手機,她的電腦包,轉眼就被搶走。

“喂……!”

眼看得手,飛車黨立刻加大馬力,一溜煙地遠去。上一秒她還是穿雪紡的淑女,現在卻只剩了一盒意麪抓在手裡,哭都哭不出來。

第十三章第二十七章第十九章第五章第十八章第二十四章第二章第十一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四章第一章第十八章第八章第十章第二十七章第十八章第十四章第十九章第二十八章第六章第十四章第十三章第六章第三十二章第十七章第二十四章第十五章第三十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九章第二十九章第二章第二十三章第五章第十五章第三十章第二十七章第三十二章第十五章第二章第十一章第四章第二章第十九章第三十二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二章第三十章第20章 -二十一章第三十一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五章第二十六章第十八章第十二章第十八章第十五章第二十四章第一章第五章第九章第二十九章第八章第二章第三十二章第二十九章第一章第二章第20章 -二十一章第十三章第六章第十九章第六章第三十章第二十七章第三章第一章第九章第一章第二章第二十三章第三章第三十章第十七章第一章第三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七章第十二章第二十四章第十二章第十章第二章第十七章第三十章第八章第六章第一章
第十三章第二十七章第十九章第五章第十八章第二十四章第二章第十一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四章第一章第十八章第八章第十章第二十七章第十八章第十四章第十九章第二十八章第六章第十四章第十三章第六章第三十二章第十七章第二十四章第十五章第三十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九章第二十九章第二章第二十三章第五章第十五章第三十章第二十七章第三十二章第十五章第二章第十一章第四章第二章第十九章第三十二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二章第三十章第20章 -二十一章第三十一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五章第二十六章第十八章第十二章第十八章第十五章第二十四章第一章第五章第九章第二十九章第八章第二章第三十二章第二十九章第一章第二章第20章 -二十一章第十三章第六章第十九章第六章第三十章第二十七章第三章第一章第九章第一章第二章第二十三章第三章第三十章第十七章第一章第三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七章第十二章第二十四章第十二章第十章第二章第十七章第三十章第八章第六章第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