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大愛晚成

卓正揚連夜飛往成都,一落地有人來接,借了輛普通牌照的牧馬人,一路飆行至雅江,正午時分經過康定,他給薛葵打了個電話。

“喂。”

他聽見那邊是展開的車載音響震耳欲聾,以及遊賽兒的大嗓門。

“安靜!安靜!電話!電話!”

“這誰聲音比你大了?”展開一邊調小音量一邊吼回去,“剛纔吃那麼多,你怎麼不米醉!”

“卓阿姨的糖醋魚真美味。”遊賽兒嗜好美食,一說到吃就雙眼發光,“棒極了。我們下次還能去嗎?”

“能啊,你又不是不認識路,自己走去唄。”展開薄脣一抿,“最好你自己打兩條魚送過去,哦,不對,兩條哪裡夠,你一個人就能吃五隻魚頭,三碗白飯——這樣,遊賽兒,你乾脆扛一袋米去入夥得了。”

遊賽兒知道展開這是拿她開涮,但和他針鋒相對是最沒創意的事情。非要順着他說,讓他有力沒處使,有氣沒處發。

“盪漾賣的都是觀賞魚,不能吃。而且你不覺得卓阿姨家的米飯也很好吃嗎?聽說是才送來的東北大米,格陵這邊沒得賣。一粒一粒珍珠似的,軟中帶硬,很有嚼勁。”

卓正揚在那邊聽得真真切切,只當展開和遊賽兒在打情罵俏,便同薛葵講話。

“文件拿到了沒。”

“拿到了。”

“姑媽留你吃飯了?”

“嗯。”

“怎麼?精神不太好?”他聽得她聲音中有一絲虛弱,“不舒服?”

薛葵以手撫額,悄聲道:

“唉。這對小冤家從早上一直吵到現在,從天文一直吵到人文,從地理一直吵到倫理,吵得我頭痛。”

卓正揚這次去雅江處理事故,把薛葵交託給展開照顧,展開自己不是很有信心,幸好有個死皮賴臉的遊賽兒自告奮勇在旁邊插科打諢,三人行總比兩個人在一起要安全一些。

但是這賣魚的也太反客爲主了點,到謝伊夫家裡去拿文件,人家客氣地說多待一會兒,一起吃飯,遊賽兒就拼命點頭說好啊好啊,然後就從十一點硬生生等到十二點開飯——雖然謝伊夫和卓紅莉喜歡她天真爛漫,心地純淨,但哪有大學生這樣不懂事,真是令人難以忍受到了想要替她老爹老媽代爲管教的地步。

所以展開就極盡惡毒之能事,儘量挖苦諷刺毒舌刻薄,或明或暗,或重或輕,或急或緩,絕不放過任何一個機會,若說薛葵對付展開的方法是見招拆招,那遊賽兒就是大音希聲,大象希形,無招勝有招,展開的伶牙俐齒,舌燦蓮花,到了大智若愚的遊賽兒面前,統統敗下陣來。

“你就當演習。”

什麼?薛葵一時沒聽明白,那邊傳來一句“信號不好,到了再打給你”就收線了。她還來不及說注意安全——她曾聽父親說川藏線的路面狀況很差,雖然卓正揚開車謹慎,但仍甚爲擔心。

展開和遊賽兒還在如火如荼地鬥嘴。

“……謝朝旭多喜歡你呀,笑得咯咯聲,你去給他做童養媳。一日三餐有保障。”

“那你怎麼辦。”遊賽兒問道,“我還要幫你養公主海葵呢。”

“我?……什麼我怎麼辦?遊賽兒!你管我怎麼辦!薛葵!我們把她扔下去行不行?啊?把她扔下去吧!”

雅江是個小縣城,一眼望得到底,漢藏混雜,頗具民族風情,照展開的說法,肇事的司機被羅非扣住,揚言他卓正揚不出現就絕不放人。

卓正揚非常厭煩羅非的處事風格。他們兩個是大學同學,睡上下鋪的兄弟照道理說交情應該很好,但羅非太過爭強好勝,處處都要和卓正揚分個高低,從越野長跑到實彈射擊,從軍事理論到諜報偵查,糾纏不休,卓正揚的退學,對於羅非來說簡直就是千古遺憾——他一直對程燕飛表示,他並不是不如卓正揚,只是卓正揚太早退出歷史舞臺。

這次有了機會,他一定要和卓正揚來一場決鬥,叫程燕飛看看,他羅非並不是千年老二——如果一個人已經偏執到這種地步,那你就不要想他會做出什麼理智的事情。

可卓正揚不想被羅非要挾。一旦纏上,這傢伙就沒完沒了。他沒耐心,要同羅非鬥快。來的路上他已經看見一輛已D開頭的越野吉普停在雅江兵站外面,他沒有稍作停留,直接到了縣城。

羅非畢業後在瀋陽軍區總裝工作,常跑這條線,混得極熟,隨便在街上一打聽,都知道那個瘦瘦高高一張方臉的羅少校,而康巴漢子大多對外族人還有戒心,何況卓正揚還是個生面孔,並不太願意交流,卓正揚到了縣武裝部,那負責人又十分爲難。

“卓公子,您就饒了我吧,羅少校早就打了招呼。我這兩頭都不好得罪,難啊!唉!您看這樣行不,我豁出去這張老臉,請兩位一起吃個飯……”

卓正揚最不喜歡聽見別人叫他卓公子,掉頭就走。所謂強龍不壓地頭蛇,縱使他再有手腕,搭不通天地線也沒用。

他不想做無用功,加之開了一天車,有點累,所以他決定早點休息,明天再想辦法。

薛葵接到卓正揚的電話時,正在網上準備退飛機票。

“怎麼樣?路上順利嗎?”

“還行。”

“有沒有高原反應?”

他輕笑。

“這裡海拔不足四千。我還不至於虛弱到這地步。”

“我看網上說成都最近氣溫略有回升,但未來四十八小時仍有降雪可能。”

“還好。往年這個時候都封路了,現在川藏線上還有車來車往,非常熱鬧。你要充分相信武警的能力,他們的路段養護做的非常好。”

他這是安慰她,其實一路上過來,他只見到軍車和幾輛遠星的大力神,本來冬天就是汽車業的淡季,加上整個川藏線冰厚坡陡,雪山矗立,十分危險,誰也不會冒險此時進藏。

“喔。”薛葵想起父親也在這條線上,那卓正揚說的應該是真的,於是吁了一口氣,“卓正揚,今天星期六,明天星期天。”

“我知道。”他想她是在暗示,故意停了一下,逗她,“事情有點棘手。可能無法按時趕回格陵了。怎麼辦?”

“不行!”薛葵脫口而出,有點着急,“你一定要按時回來!否則……否則我就打你了。”

他知道她不會打人。可是又不禁想起她的小手輕輕拍在他身上的感覺。

“我很想你。想抱着你。”

“我也是。”她低語,“可是,事情真的很棘手麼?你告訴我,看我能不能幫上忙。”

他不太相信她能幫上忙,但是既然她問了,他就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講了一遍。

因爲他並不覺得程燕飛在他和羅非的恩恩怨怨裡面是個重要角色,所以就略去了。

“現在的問題是,我在雅江這裡一個認識的人也沒有,比較困難。不過沒關係,我會想辦法。大不了和他打一架。反正以前也經常這樣。”

她驚呼一聲。他想,文化人果然多不能忍受流血事件。

“你不用擔心,他打不過我。把他揍一頓,他能消停個大半年。”

“你這又是何必……卓正揚,如果有認識的人是不是會好一點?”

“至少多個幫手。羅非不讓我帶上展開,就是這個道理。”

“你在雅江哪個招待所?告訴我。”

“你要來看我麼?那不行。”他促狹地笑。

“爲什麼。”薛葵倒不是真想過去看他,她另有打算,但是卓正揚這語氣太奇怪了,“我爲什麼不能去看你?”

“以你的體力,在這裡接吻會窒息。”

薛葵就知道自己不應該多問這麼一句。

“……我真想把手伸過話筒去打你!告訴我你的地址。”

爲了讓她安心,他告訴了薛葵自己住在雅江縣康巴賓館201室。

“那你好好休息。”

他還想再聊一會兒,可是薛葵隨便應付了幾句就掛了電話。他躺在牀上,考慮着明天如何行動,羅非應該還想不到他會如此迅捷就到了雅江,估計還在等他自投羅網。羅非哪裡像個軍人,簡直就是土匪。對待土匪就不能客氣,直接打死最好。迷迷糊糊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突然一陣砰砰砰的敲門聲把他驚醒,卓正揚去開門。

薛海光抓了個氧氣袋吸氧,蔫了吧唧,灰頭土臉地站在門口。

“伯父?”

薛海光正難受着呢,眼睛澀澀地擡起頭來。

他送遠星的大力神去內蒙,一接到女兒的電話,就立刻折返,趕在夜間管制前回到了雅江,高原反應讓他頭昏腦脹,也沒深究卓正揚這稱謂的微妙之處。

“嗯。卓總,你好。我還聯繫了一個老朋友,過一會兒就到。”

卓正揚立刻想到了薛葵說的“也許我能幫得上忙”。

原來說的是薛海光。而他今天早上所看到的遠星大力神,也正好就是薛海光親自押送的車隊。幸好隔得不是很遠,所以薛葵一打電話,薛海光就能立刻趕到。

“您叫我小卓或者正揚就行。請進來坐。”

薛海光大步走進房間,深深地吸了一口氧氣,把氧氣袋放到桌上。

“這裡挺簡陋的。不過川藏線上都這個標準。”

卓正揚想了一下,覺得應該要拿水給未來老丈人,薛海光擺擺手表示不用,從大衣口袋裡拿出個保溫杯來,旋開蓋子,喝了一口。

“您怎麼來了?”

“說起來也巧,我押車去內蒙。過新都橋的時候,咱們是不是遇到過?你,開個牧馬人?”

卓正揚點點頭。薛海光覺得和他交談就是有說不出的彆扭,於是切入正題。

“葵葵給我打了個電話,說是藥理所搬家的時候卓總幫了大忙,欠你個人情,又說你現在在雅江這兒遇到點困難,叫我過來看看,能不能幫上什麼忙。”

“她原話怎麼說的?”卓正揚皺起眉頭,“她說是還人情?”

薛海光心想,這人真是奇了怪了,剛纔說話沒聽明白?

“嗯嗯。到底是啥事?您只管開聲,看我能不能幫上點忙。”

卓正揚不迴應,只是面色陰沉地拿出電話;薛海光奇怪地看着他——他好像是要打電話,又好像不是很確定,斟酌了一會兒,還是把電話放回去了。

兩個人都有心事,一時無話,薛海光咳了一聲,拿出香菸。

“抽一根?”

“戒了。”

“有毅力。”

“女朋友不喜歡。”

“哈哈,我老婆也不喜歡。戒不掉,沒辦法。對了,你們的車發哪裡?這麼惡劣的天氣也敢上路。”

年底是汽車銷售淡季,薛海光以爲只有遠星有車發,沒想到卓開也有,更沒想到他們也敢走這條線。

“香格里拉。我們招的司機都是退伍的汽車兵。”

正在這時,又傳來敲門聲,一個四十多歲,頭纏紅穗,眼聚精光的康巴漢子出現在門口。

“薛哥!”他一進來就和薛海光大力擁抱。薛海光使勁兒拍了拍他的肩膀。

“巴措!好久不見!來來來,我介紹一下,這是巴措,來自傑珠村,西俄洛的鄉長。巴措,這是卓正揚,和我一樣,做汽改的,格陵人。人齊了,卓總,你講一下大概的情況吧。”

三個人打過招呼之後,卓正揚就把羅非扣押司機的事情告訴了薛海光。薛海光一聽居然是涉軍事件,就有點爲難。

“卓總,坦白說,以前姬水二汽還在的時候,我在這條線上多少也有點人脈,如果是個普通角色,我現在就能幫你把事情解決了。但是這羅少校,坦白講,我薛海光沒打過交道,也不願意去打這個交道。巴措,你怎麼看?”

“他爲啥針對您?”巴措問,“川藏線上的人都知道羅少校是個頂天立地的好漢,您看起來也是個人物,爲啥不能和平共處。在我們西俄洛,男人和男人較勁,要麼爲了女人,要麼爲了好馬。”

卓正揚非常尷尬,只好避而不談。

“我和羅非之間的矛盾由來已久,我也希望藉由這次的事件能夠有個了斷。兩位並不應該被牽扯進來,是我沒有考慮周全。”

薛海光心想,一定是爲了女人。媽的,我連夜趕來解決卓正揚的風流鳥事,這算啥。得,趕快把這個人情還上,兩清。

“卓總,話不能這樣說。俗話說的好,一個好漢三個幫,三個臭皮匠,頂個諸葛亮,巴措抵得上三個幫手,我抵得上三個臭皮匠。咱們現在不把羅非當少校看,咱們就當他是個土匪,綁了咱們的人,咱們怎麼把人給弄出來。咱們是不能和土匪講道理的,對不?要不這樣,巴措,你想辦法混進兵站裡,把司機給弄出來,咱們來個瞞天過海。”薛海光又轉向卓正揚,“只要司機安全了,你和羅非怎麼談都有了底氣,對不對?”

巴措點點頭,一副完全不把這個當回事的模樣。

“太簡單了。我有個兄弟每天清晨都往兵站送補給,弄個人出來,不難。”

卓正揚想了想。

“見機行事吧。多謝您的幫忙。”

“嗨,客氣啥!”薛海光大手一揮,隨口來了一句,“以後葵葵還要您多照顧。”

卓正揚立刻答應。

“一定。”

仗義每多屠狗輩。

巴措果然神通廣大,卓正揚和薛海光還在吃早飯,那司機就跟着巴措後面進來了,見到卓正揚跟見到親人似的,大罵羅非不是個東西。原來這個司機未復員的時候在羅非手下做汽車兵,這次出了事故,當場已經認定責任是一半一半,羅非以敘舊爲名,把他軟禁在兵站裡,他也不知道自己成了羅非和卓正揚談判的籌碼,直到巴措出現要帶他離開,兩人一溝通,他才知道羅非有這麼一肚子壞水。

“敗類!我呸!我一定要寫信揭發他公器私用,媽的,真給我們軍人丟臉。”

卓正揚心想,再不和羅非徹底把這事解決了,他非走向邪門歪道不可。雖說他們廢了一門裝甲炮,可破冰者也被他們吞了兩輛,剩下的事情應該交給保險公司處理,他羅非濫用私刑,就是置自己的前途於不顧。

他和羅非約了時間見面。羅非同意了他的提議。

卓正揚,薛海光,巴措。三個人開着牧馬人出城,薛海光還特意換了一身輕便的衣服,看是否需要幫忙。

“伯父,您不要進去。”

“對,薛哥,您在車上等着。”巴措跟着卓正揚一起跳下車,兵站門口拴着兩隻藏獒,薛海光也不太敢靠近。於是就在車上吸氧,還是覺得不舒服。不僅僅是缺氧,更重要的是心裡難受。

星期二肯定趕不回去送葵葵。他是故意的,他不想看女兒上飛機。

葵葵長這麼大,還沒坐過飛機呢。頭一次坐飛機,就要飛那麼遠,沈玉芳給她準備的行李,恨不得有兩個葵葵重,她怎麼拎得動。

他抹了一把臉。終於哄得葵葵肯出國。一個月前她開始申請,現在已經拿到offer,她是在格陵出生,有兩百多個國家的免簽證護照,一切都順利得不可思議。

他們的苦日子終於到了頭。何祺華,還有沈玉龍,兩個殺千刀的王八蛋,葵葵一定要離他們遠遠的,遠遠的。

他把一包氧氣吸得乾乾淨淨,遠遠地看見卓正揚和巴措踏出兵站的大門,朝他走過來。

“程燕飛一定是個漂亮姑娘。”巴措說,“能讓兩個男人爲她決鬥,了不起。”

卓正揚立刻解釋清楚。

“那和我沒關係。我的女人在格陵等我回去。”

薛海光待他們到了跟前,問了句:“辦完了?”

卓正揚點點頭。

“辦完了。”

“順利不?”

“還行。”

他的手放在車門上,思忖了一下。

“伯父,你來開車吧。我不太方便。”

薛海光不明就裡,看了看巴措。

巴措揚了揚下巴,薛海光才注意到卓正揚的右手袖底露出半截繃帶。

“行,我來開。”

“兩人都掛了彩,隨便包紮了一下,還是得去縣衛生所看看。”巴措道,“很精彩的搏擊。我做仲裁。卓總,我佩服你。男人就應該用這種方法解決問題。我想羅少校以後都不會再騷擾你和你的女人。”

“謝謝。”

薛海光嗤鼻。爲了個女人,搞成這樣,有什麼意思呢。

第九章第七章第八章第十二章第七章第十章第十九章第二十二章第四章第十三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八章第十六章第二十八章第三章第十二章第七章第五章第七章第三十二章第二十四章第六章第三章第十二章第十八章第六章第二十三章第三十一章第二十四章第十三章第二十六章第十七章第九章第二十四章第十四章第七章第三十二章第五章第七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一章第二十五章第三章第二十五章第十章第十五章第六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一章第十一章第五章第十四章第一章第十六章第二十二章第九章第七章第十一章第二十四章第九章第十九章第十五章第三章第二十四章第十章第十二章第五章第八章第三十一章第十六章第二十九章第二十三章第三章第二十六章第三十一章第四章第十九章第三十二章第二章第20章 -二十一章第四章第二章第十九章第九章第三十二章第四章第二十六章第七章第七章第十八章第五章第九章第十三章第一章第二十五章
第九章第七章第八章第十二章第七章第十章第十九章第二十二章第四章第十三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八章第十六章第二十八章第三章第十二章第七章第五章第七章第三十二章第二十四章第六章第三章第十二章第十八章第六章第二十三章第三十一章第二十四章第十三章第二十六章第十七章第九章第二十四章第十四章第七章第三十二章第五章第七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一章第二十五章第三章第二十五章第十章第十五章第六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一章第十一章第五章第十四章第一章第十六章第二十二章第九章第七章第十一章第二十四章第九章第十九章第十五章第三章第二十四章第十章第十二章第五章第八章第三十一章第十六章第二十九章第二十三章第三章第二十六章第三十一章第四章第十九章第三十二章第二章第20章 -二十一章第四章第二章第十九章第九章第三十二章第四章第二十六章第七章第七章第十八章第五章第九章第十三章第一章第二十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