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英雄會始

長空萬里,風煙淡薄,萬人聚首於蘊良城正北的遼闊廣場。

北方的尊位樓臺高設,綾紗鼓吹,綢緞飛揚,官袂錦織往來不絕,侍女文書伴案相就。

兩側延伸舒展開,依次漸低的是幾十個簡制高軒木閣,各方霸主世家,門派貴客,漸序陳坐。低頭交談相囑,仰首環目打量。

正中的巨大廣場上,有五十個新搭建的比武擂臺,都被密集的人羣包圍,每個高臺側面上是一面大鼓,如今被紮了紅襟抹額,赤身纏臂的壯漢們捶打敲擊,聲若雷鳴,響徹碧空。

隨樂點而起,人聲漸低,千萬雙眼睛看的是臺正中處,等了吉時一至,那負責主持的城主大人,和被邀爲貴賓的良侯以及武林七老宣佈比賽開始。

長長的兩隊水袖舞女,姿容美好,身形飄搖,攜了長長拖地的羣擺,穿行人潮而過,腳下長長紅毯,一路從遠方收束到了高臺之上。

含笑停站於高臺下,剛好兩側雅閣之下,

我一手支了身旁竹木圍欄,另一手擡了手裡月形的絲扇,挑了紗帷,仔細探頭向下瞧去。

剛好五十個少女,她們手中托盤上,是木牌和紙箋,應該就是那五十個場地的比賽安排。

鼓聲陡然停了,高臺上,几案上香菸微擺,立着的細長杆影,在羅盤上終於轉到了人們等候的位置。

高臺上,

宮裝少女們兩兩成對,一一跪禮,隨手輕擡,層層錦帳撩起,走出一行人,高高於上的嚴肅完成祭天儀式,然後就是揚聲講着什麼比賽的總之規則之類。

我聽着無趣,總不免俗,從古至今。

回頭笑着問道,“那個講話的人是做什麼的?難道就是良侯?好有男人味啊!~”

小魏緊張得一直喝着涼茶,這會聽了我的話,又是噴了出來,好在舉袖攔了,還在不停咳嗽。

芳兒香巧笑了不理,小蝶看看,“可惜他都能做你爹爹了,沒可能的。”

“臺上的人乃是當今聖上同母所出的親弟,軒轅止,聖上登基時,將這天下第一富饒之地,分封了做他的領地,賜尊號良侯。”白楓一直很是平靜的觀望等待,反正第一場已經知道了位置,他是三十七號,星源在二十五,小魏八號臺。

星源疑惑的擡頭瞧瞧那個良侯,皺皺眉,一副想不明白的樣子,又看看我。

……你們男人怎麼懂得欣賞!這樣成熟的有名望的半老男人,對清純少女的殺傷力是很大的,最起碼也是個不錯的憧憬~

我繼續閒裡作樂,瞧着他,俊朗丰姿,華冠美服,舉止大氣,俯仰間傲視羣雄。便是那七個氣韻各不同的老頭——傳說中的武林七老,見了他是很恭謹的。

暗自琢磨,看來,這裡,皇族對武林還是很有影響力的。

終於在驚天戰鼓又響起時,比武終於開始了。看着下面觀者躥動,激越相擁,連我都有些熱血沸騰。

小魏急急起身去了,星源看了我一眼,略有緊張隱於冷肅的神情裡,我笑着搖扇相送“加油加油,可要給我們寒星門打響招牌!老爺還指望你們當活廣告幫他多招些弟子呢!~”他才略略放鬆,毅然的轉身就打了簾攏,下了搖曳的軟梯。

白楓展眉一笑,也起身從容而行。

我們幾個女人邊吃了瓜果,品了香茗,邊指點的在高閣裡瞧着外面。

每個比武臺都配有一個紅色武服的裁判大人,和一個黑色衣服的記錄人員。

五十個場地一一開始了。

第一日比武,是海選淘汰,敗一次即出局。

一直到每個臺上只餘個未有敗績的人,參加下輪考驗。

我看着星源穩重以對,白楓從容不迫,小魏靈活巧妙,倒是都很輕鬆。

報名參加比武的,共又三千多人,當真是良莠不齊,也不知是怎樣兩兩分組的,但是這還真看運氣,第一輪會否碰上個無用的傢伙或是厲害人物,結果是完全不同的。

我看了半晌,更覺無趣,看來前幾天的篩選果真沒什麼看頭,好戲,精彩的應該是最後兩天可以動用靈氣和各種武器手法的高手角逐。

想起昨晚星源告訴我,他們已經將山上那片燒出的空地圍了起來,白楓也送了文書去城主大人那,要買下那裡。——無故燒山毀林是要坐牢的,我們剛好廢物利用修個避暑的山上隱居客棧。

熬到了下午,乾脆辭了大家一個人出來玩。

……我今天,因爲參加這樣的開幕式,特意穿了淡青色滾金邊的薄紗宮裝,斜挽了小巧的髮髻,散下的也都爲了舒適涼快,用絲帶綁好成一束。

手隱了在水袖下,行步艱難……長長的裙襬,在身後地上悉倏的輕拂路面,雖然我也很喜歡這樣衣物的柔媚漂亮,可是穿的好辛苦啊……

好在街路都是青石地,拼街的縫隙裡,是柔嫩鮮綠的碎草,倒是不用太過擔心衣服難洗……雖然也不用我來洗。

閒閒散步到了城東未央山下……因爲一路沒什麼人,估計都去看那比武的熱鬧去了,我還是挑了幾處小巷施展了凌空飛舞之術,急趕了幾段路,才這麼快到的。嘿嘿,如今靈氣充足,我已經可以像妖精們一樣懸浮於空中了。

看着滿山鬱鬱蔥蔥的樹木繁茂……我進去,現在這樣好像進去不大,方便。

算了,反正空地擱那不會跑。

正好,轉路去了學堂,瞧瞧孩子們怎樣了。

輕推了門,裡面熱鬧的聲音接連入耳,看去,是庭院中,學武的孩子們,分別跟着幾位老師,學着舞刀弄劍。小溪在被一羣孩子們圍在正中,正詳細的講解並演示着,姿態瀟灑優美。

輕笑了沒打擾,只和她一個眼神交換,“繼續你的,我隨便走走。”

幾列房舍中,孩子們按從前念過書的多少,分了幾個不同的班級,分別不同的夫子教了。迴轉的長廊,飛檐勾角,被院中樹影投射,一段明一段暗。

我一間間閒走,含笑看去,有的屋裡孩子們在讀書,夫子來回踱步,執了戒尺巡視着;有的屋子,孩子們認真臨摹着字帖,夫子偶或更正一兩個有誤的,手把手的教;還有的屋子,歡笑聲陣陣,倒是回答問題的學生,太過離譜了……

心裡柔軟,這樣的淨土,這樣的靜謐,不然塵雜——希望能帶給孩子們美麗的人生和希望。

穿梭間又至一舍,居然是開茶話會?!孩子們圍坐了一圈,研討學習……好有創意的夫子,居然應用了現代的教育方式?!

可是,等等怎麼眼熟有點……隨後溫柔的笑音,我更是不敢相信的捂了低呼的嘴……我可是上午明明還在雅閣見他,怎麼下午居然也跑了這裡來?!

聽了我的聲音,緩緩回首,一襲普通的夫子長衫布服,得體而清雅,長髮順從,轉動間還閃着柔亮的光澤。

往日總是讓人感覺華貴耀眼的他,今天居然十足的書卷氣,雅緻已極,見了我,先是一怔,而後凝眉舒展,溫潤一笑……真的是很像個合格的溫柔夫子啊!

安排了孩子們溫書寫字,他才折身出屋,我還是不敢相信的伸手指了他:“你,你……宇文流瀲?!你不務正業?!比武也逃。”

他輕聲一笑,“那平姑娘不是也逃出來了。”

“我又不用比武,你不是也報名了嗎?”

“我們南北西東四家有個小小便利,可以直接參加最後兩天的角逐。”

“那也跟當夫子沒關係啊……”

斑駁的樹影間,他臉上的笑容卻是說不出的明朗適意,“當夫子,是我自小夢想,我這一生最爲尊重的人就是自幼教導我的夫子,可惜……”

他微微無奈笑道,“先是去神朗學藝,回來又要接替家業,本以爲我是沒了這個機會,

呵,還好未央學堂很多的夫子都是閒暇時來擔當了課,我倒也可以一償夙願。”閒逸的聲音淡淡的滿足,如果說平日的他,比珠玉寶石更爲奪目耀眼的話,那此刻的他,當是比那月光更加涼澈溫和,側頭看孩子們時,眼中流露的是難掩的喜愛。

我一時也有點惘然,不是誰都可以過自己想要的生活哪怕你家財萬貫,名揚天下……

只是希望,我和我的朋友可以自由。

“恩,那不打擾了,你繼續~好好教,呵呵,宇文……夫子。”

我還是有點不適應……

宇文流瀲點點頭,轉身方要進屋,忽然又偏頭笑了道:“平姑娘這樣的裝容倒也很別緻,合適。”

看他眼裡笑意中彌散的讚許,這樣溫柔親近的凝視,溫柔的脣彎着優雅的弧度……心中微微的恍然,回神,他已經進了屋子,拿了書在手中……

不再耽擱,直接繞了迴廊,穿過月洞門去了後院,女孩子們如今在一間大的通堂裡學習裁織。我們請的是城裡有名的巧手吳媽媽和趙姨娘。

“平安姐姐!”三十多個都是十一二歲的小丫頭一見我就興奮的都擁了上來,吳媽媽這在窗下檢查着孩子們的繡品,這時擡頭嚴厲道:“沒點規矩的丫頭們,也不知給平姑娘請安。”可是臉上深深的皺紋卻是舒展開的,滿眼慈愛。

趙姨娘是個三十多的寡婦,如今是把孩子們都當成了自己的親生女兒。

從坐塌起身,笑着整了衣,款步到我身邊,微微一福,就哄着小丫頭們回去自己的小凳子上坐了。

我笑着總算解脫了,“都給我好好聽課,這次誰的繡活完成的最好,恩,獎勵幾顆彩糖。”

屋中立時響起了銀鈴般的笑聲。

這些小傢伙,不過開學那天,我和她們一同玩了會,倒是都記着我,如今見我居然都還滿親的。

“這是在做什麼?”我也在趙姨娘安排的軟塌上坐了,攏好了裙襬,挽了挽袖子……不是一般的不方便,側頭小聲問着我身邊那個正認真細緻在小塊薄錦上繡着小花的女孩。

她也很可愛的湊到我耳邊輕聲道:“是要做香袋哦~趙姨娘說,女孩子們長大後,要送香袋給喜歡的男孩子,所以,從小就要練習製作,不然以後做得不好,會很丟人,嫁不出去的!”

看她滿臉認真,我嗤的一笑,點了她的腦袋:“人小鬼大。”

“是真的嘛,平安姐姐有沒有心上人啊?你這麼漂亮溫柔,一定很多人喜歡你,對不對?”我抖,我溫柔?!

呵了她的癢,“瞎說,小孩子不許瞎打聽。”

她忍不住咯咯笑了起來,

“咳咳。”吳媽媽坐在高處,斜眼暱了我們兩個,我合手謝罪,嘻嘻一笑,她無奈搖頭,不再理我們。

小傢伙也不敢說話繼續忙她的了,我也隨手翻着中間大籃子裡放的各色錦緞,送給心上人?

腦海中忽然閃現……手一抖,不是……吧。

怎麼就一下想到他了……

咬咬牙,猶豫一下,還是也選了塊錦緞,天青色的,湛藍如天,清澈如水,左右無事,取了針線也研究着設計着款式、花樣,取了紙細細畫了描邊,又簡單的將紙縫在了錦布上固定。

挑選着選了個小號的竹製花撐,將錦緞在其間夾緊,伸指戳了下,剛剛好~彈性,緊繃。

然後是選線,五顏六色,各號小針,插在軟厚的箋紙上,又去拿了個空的小竹籃,將準備好的東西都放在裡面。

OK~開始繡繡繡……

晚飯同孩子們一起用了,是特製的每人一個托盤,上面各色小碗碟,按我搭配的食譜,每日都是營養套餐。

做得很不錯,味道很,溫馨,有家的感覺。

孩子們都吃的很開心,如今我們這裡有女學生三十多個,幾個是原來的小乞丐,其他的都是些窮人家的孩子,來這以後吃住自然比從前好了很多,一個個看起來也水嫩了很多。

飯後是休閒時間,每晚孩子們會被夫子或下人們安排做不同的事。

今晚有一羣去龍宮領冰棍,到大街小巷裡賣去了……他們都愛搶這個活,因爲可以偷吃。

一隊人去果園採果子,一隊去菜園田裡看種花菜……一隊跟了夫子去練畫,還有的今天要留在院子裡學下棋。

小溪開心的也拉了一個老夫子在那下象棋,看那個老先生緊張嚴肅應對,凝眉苦思,小溪居然還是毫不厚道的邊贏他個輕鬆愜意,邊跟孩子們講着下法。

然後讓他們到院子裡兩兩對弈。

如今我們的各種棋類,除了讓白楓送了去各種休閒娛樂場所,或是富貴人家,主要的就是我們學生用來做思維培訓,嘿嘿,尤其是這幾位老夫子迷上了以後,很多的文人都開始慕名來求棋回去研究着玩了。

聽說棋仙甄老更是打算寫本象棋棋譜。可惜目前正在刻苦鑽研麻將和撲克的玩法,以至此偉大構想被拖延……

女孩子們晚上要學彈琴,慧蘭已經在前院的教室等她們了,我便領了一隊女孩子,歡聲笑語的走了出來。

她們都是一色的粉色長裙,邊繡是可愛的雲鳥碎花,底層百褶長羣及地,每個人一個斜挎的長帶錦布揹包,嘿嘿,這可是我設計的校服。

男孩子們自然是月白色的書生長衫,儒生布襟包頭,白色的軟布長靴。

往來人影頻繁,熱鬧的一大家子。

屋中琴音響起,從未有過的歡快明躍,慧蘭自從和孩子們相處後,人倒是親和多了。

我側坐了在迴廊的扶手上,傍晚,天色緋紅,雲霞蒸騰,偶或一陣涼風,吹來飄花馨香。

“校長,夫子,方纔英哥帶我們去採果子時,從樹上掉下來不小心受傷了!”突然一個小男孩從側門跑進了院子,嚷嚷着大叫。

小溪毫不猶豫,一手指我:“大夫。”一面繼續下她的棋,那個老頭伸頭瞧了我一眼,也放心的唔了一聲,捋了鬍子,續低頭苦戰……這羣不負責任的!!!

被一羣小P孩邊叫喚邊拉扯的,牽牽絆絆……“喂那個,別踩我的裙子,啊,你,鼻涕別往我衣服上擦!!!!……你,是不是男人?!居然還哭……”我強烈不滿加抗議的被他們給擁擠到了事發現場,正要問受傷的人呢,才發現有人倒是比我早到。

是宇文流瀲,正在一棵果樹下,蹲了身子,細心的爲一個靠樹坐在草地上的小男孩包紮傷口。白色的衣襬,鋪散了一地,長髮從肩上散下,幾縷,遮了側着的容顏,很祥和。

修長的手,將衣物撕扯的布條爲男孩在腿上細心的綁了結,笑笑拍他的腦袋:“已經沒事了,好在只是擦破了皮肉,沒傷到筋骨,大家以後再上樹可要小心些。”溫柔的話,卻有不容抗拒的威嚴,孩子們乖乖的都點了頭。

受傷的小男孩一直很堅強,連眉也不肯皺,規矩的道謝“多謝文夫子。”便要起來,卻又一疼差點跌倒。

我急伸手扶了,哼道:“傷了還逞強,這樣只會好得更慢。你們幾個,拿個木板什麼的,擡他回去。”旁邊的孩子們立馬幾個乖乖的跑回院去。

他擡頭看我,眼裡是倔強。可被我邪惡的笑着一瞪,“想殘廢了就自己走。”,還是沒吭聲,乖乖等着。

突然旁邊也起身了的宇文流瀲微微俯身橫抱了他道“不必等了,我送他回吧。”

擡頭瞧,剛好觸及他的目光,眼中隱隱波光間,是透明柔軟的溫柔。

心不爭氣的急跳了一拍,忙側頭避開,“哦,對啊……”怎麼這麼個免費勞力都忘了用了~

63.決戰前夕43.龍宮開業46.中秋月夜(上)9.治病77.【番外】星源篇59.魔鬼訓練(下)75.辭別歸程31.舊事63.決戰前夕67.東南災患48.中秋月夜(下)28.合作18.天緞82.風起雲涌19.報復86.死劫46.中秋月夜(上)4.見衆71.龍脈密地20.牽涉61.洪家兄弟64.賽場爭鋒23.踏青80.母女相見3.平安70.公子到來22.祈天77.【番外】星源篇7.盜藥23.踏青12.賜幸26.重生86.死劫85.石牢禁制5.伊豆69.靈魔相鬥76.姐妹歸屬90.結束23.踏青33.朋友6.神偷2.醒來31.舊事5.伊豆54.御座火鳥45.再遇蛇妖36.寒月山莊46.中秋月夜(上)35.序曲75.辭別歸程64.賽場爭鋒48.中秋月夜(下)40.39 下72.神隱現世45.再遇蛇妖38.鬼屋幽魂20.牽涉40.39 下13.出府40.39 下75.辭別歸程25.汝瑤75.辭別歸程4.見衆27.善鋼46.中秋月夜(上)31.舊事74.卷末語28.合作78.皇城舊事56.機緣巧合85.石牢禁制69.靈魔相鬥73.水逝花落46.中秋月夜(上)35.序曲72.神隱現世66.險中訴情36.寒月山莊44.翡翠觀音38.鬼屋幽魂20.牽涉26.重生60.英雄會始4.見衆3.平安75.辭別歸程21.可兒74.卷末語85.石牢禁制48.中秋月夜(下)42.養顏秘方4.見衆88.壽典59.魔鬼訓練(下)79.【公告】39.七夕邂逅76.姐妹歸屬90.結束22.祈天
63.決戰前夕43.龍宮開業46.中秋月夜(上)9.治病77.【番外】星源篇59.魔鬼訓練(下)75.辭別歸程31.舊事63.決戰前夕67.東南災患48.中秋月夜(下)28.合作18.天緞82.風起雲涌19.報復86.死劫46.中秋月夜(上)4.見衆71.龍脈密地20.牽涉61.洪家兄弟64.賽場爭鋒23.踏青80.母女相見3.平安70.公子到來22.祈天77.【番外】星源篇7.盜藥23.踏青12.賜幸26.重生86.死劫85.石牢禁制5.伊豆69.靈魔相鬥76.姐妹歸屬90.結束23.踏青33.朋友6.神偷2.醒來31.舊事5.伊豆54.御座火鳥45.再遇蛇妖36.寒月山莊46.中秋月夜(上)35.序曲75.辭別歸程64.賽場爭鋒48.中秋月夜(下)40.39 下72.神隱現世45.再遇蛇妖38.鬼屋幽魂20.牽涉40.39 下13.出府40.39 下75.辭別歸程25.汝瑤75.辭別歸程4.見衆27.善鋼46.中秋月夜(上)31.舊事74.卷末語28.合作78.皇城舊事56.機緣巧合85.石牢禁制69.靈魔相鬥73.水逝花落46.中秋月夜(上)35.序曲72.神隱現世66.險中訴情36.寒月山莊44.翡翠觀音38.鬼屋幽魂20.牽涉26.重生60.英雄會始4.見衆3.平安75.辭別歸程21.可兒74.卷末語85.石牢禁制48.中秋月夜(下)42.養顏秘方4.見衆88.壽典59.魔鬼訓練(下)79.【公告】39.七夕邂逅76.姐妹歸屬90.結束22.祈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