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39 下

“哇哦!!!好漂亮!!!~”黑色夜空中綻放的美麗煙花,五彩變幻,街上更是熱鬧的很,街兩旁的店鋪都掛了各色彩燈絡子等等精美飾品。

七夕廟會在星星河下游,香芷廟所在的街上舉辦,遠遠望去,燈盞沿街點亮如龍,蜿蜒起伏,來往的男女大多成雙成對,或是像我們一樣幾個女子一衆結伴。

那幾個男的呢?哼哼,當然是繼續幹活看家了,反正今天主要節目是求姻緣籤和買東西,也沒他們什麼事。

我們定要在八月八日開店——偶挑的吉日,但是實在太趕了,我們如今可是僱了很多人,白天黑天的施工!

一路熱鬧的沿街走着,

這讓我想起了從前逛街的時候,總是羨慕的看人家好姐妹成羣,說笑,我總是一個人,因爲在學校時,寄宿制管理很嚴格,每天全天的學習訓練,就連我自己出去玩,還是因爲成績突出,表現優異而得到的教官特批。

工作後整日圍着主人,完全是她的生活,我幾乎看不見自己,好容易的節假日也是獨自旅行探險……

“哇!這個好可愛!平安,快試試吧!”小蝶唧唧喳喳的一直就沒有停過,拉了我到一個小攤前,扯了個紅色的花飾,有暗金色的長穗。

倒很配我的衣服——她們集體選中的一身鮮豔的紅色,金線繡的花樣,都說很襯我的膚色,會更顯白嫩,我也懶得拒絕,隨她們折騰好了——雖然讓我自己打扮可能更熱鬧……我雖然愛賺錢,更愛花錢,活得舒服是正經!

偏頭讓小蝶幫我戴好了頭飾,我抿嘴笑着,擺了下頭髮,今天梳的是微偏的疊雲鬢,剩下的長髮散在身後,據說這是時下最流行的,小姐們都很喜歡的髮型。

香巧感興趣的沿街看着叫賣的繡品和各種竹條編的可愛籃子還有草制小動物……她每樣都會拿起來放手裡皺眉研究一會,芳兒笑道:“老毛病又犯了,看到什麼都要學學是怎麼做的,也難爲她聰慧,每次研究一會,差不多就知道該怎麼製作了。”

芳兒今晚最忙,跟着我們付錢和——討價還價,每次都是淡然微笑,很好涵養的柔聲和被她說得臉紅暴怒的攤主爭取最大利益!好樣的!省了我多少事!

這一路走的緩慢,又是買了小吃,又是拿着火花在手裡轉着玩,還買了幾個面具,帶了在臉上,混在人羣裡看熱鬧的雜耍,不停叫好,給了錢呢!

一起到酒樓前,參加這手工藝品製作大賽,自然有香巧出戰,我們三個鑽到了搭起的葡萄架下,貓着吃着免費發的各種甜點小吃

——什麼乞巧果子,還有花瓜。

(巧果的做法是:先將白糖放在鍋中熔爲糖漿,然後和入麪粉、芝麻,拌勻後攤在案上捍薄,晾涼後用刀切爲長方塊,最後折爲梭形巧果胚,入油炸至金黃即成。手巧的女子,還會捏塑出各種與七夕傳說有關的花樣。

乞巧時用的瓜果也有多種變化:或將瓜果雕成奇花異鳥,或在瓜皮表面浮雕圖案;此種瓜果稱爲“花瓜”。)

可是,也沒聽見牛郎織女的對話,倒是擠在一處的衆女們自己聊開了鍋:

“啊,你是張老爺的千金,聽說賈公子上你家提親了,是真的嗎?”

……

“芙蓉姐姐,你怎麼也來了,錢大哥呢?”

……

“阿信,我方纔看到香紅她們和古公子在一起呢!”

“這算什麼!我還看到孔雀公子了呢!天啊,真的好帥啊!”

“還家財萬貫的,那樣的人天下幾個,哪輪得到我們……”

“他好像還陪着秦雨時去了廟了呢,真是的,她哪裡好!憑什麼整日纏着宇文公子!”

……

感到芳兒有些輕抖,我問道怎麼了?……那個什麼公子不會是她老相好的?不對,那時她也不大啊。

“雨時妹妹,五年前才十歲,如今也該是大人了,那時她和芳兒最是要好。”小蝶道。

芳兒苦笑一聲道:“現在早已物是人非,我們兩個也許早被姐妹們忘了,也好,不被認出,省得給大家添了麻煩。”

離開了酒樓,沒走多遠,也到了廟門前,小蝶侷促道:“你們去吧,我,我就去河邊走走。”

我看她似乎有絲難過的苦笑,估計是想起了從前,想起了那個負心的男人。

香巧羞澀猶豫,芳兒還在感慨,我推了下她們笑道,“我陪小蝶走走,聽說星星河邊螢火蟲很多呢!我去捉些回來,開店時可有大用,嘿嘿!”

見她們被人流直接給擠了進去,我也拉了小蝶的手穿過了一片小樹林,跑了去河邊,靜靜的,河水幽幽,月光下,倒映着周圍的林木和天上星光明月,當真好似人間銀河,難怪有星星河一名。

河邊草叢間,一簇簇綠色的光點,靈活的畫着各樣軌跡,我大叫一聲就撲了過去,

難得小蝶也笑了,跟我一起捉了起來,我隨手也遞給她一個我之前逛街買的絲綢袋子,嘻嘻偶可是早預謀準備好了。

我撈,我追,我罩!……

一時兩人玩的興起,倒是攪和得岸邊的螢火蟲大亂,原本飛得緩慢愜意的綠色,如今也都散亂開,一羣飛了去林間,一羣到了水面上,我笑道:“分頭圍劫!看它們往哪跑。”

小蝶咯咯笑了一下,居然就已經飛了起來……真不厚道,居然對待這麼可愛的小東西用靈力妖法,看她飛遠進了林子裡,我祈禱——不要有人看到嚇道纔好。

我則哼着輕鬆的歌,邊笑了聲:“我看你們能逃到幾時!”

一面去了鞋子,沿着河邊淺岸,踩了滑軟的泥,湯水繼續追下去,一時間,只感到夜風舞動,花草清紛,浸到小腿的淺水柔和溫涼,渾然忘我的只知道看着眼前的綠色熒光追逐,似乎甚至已經忘了我到底爲什麼要捉到它們,只是覺得那樣的純淨夢幻般的光點,捉到了手……

水漸深,我跳起來要罩住幾個調皮的在我眼前晃了半天的螢火蟲,落地時,正得意,誰知腳下一滑陷,直接就失了重心跌坐在了水裡……啊~都怪我不肯用飛的或是讓夭夭清虹出手,結果倒好,弄得一身狼狽,身上衣服都溼了,回去準被她們嘲笑……

倒是不料有人居然真的敢笑出來,我慘兮兮又惡狠狠的擡頭尋聲看去,卻是個長衫男子從河邊的樹上跳了下來,衣發飄飄的,很奇怪的衣料呢,月光下還有淡淡的熒光,似綢如水。

“姑娘可要幫忙?”溫和的聲音傳入耳朵,我低頭瞧瞧我還在水裡坐着,而他的語氣似乎有些難忍的笑意……也是,我這是發什麼傻呢……

不過,既然有人瞧見了……“不必了,本姑娘心情好,水裡面涼快呢!”

他沒有答話,卻走近了,在岸邊停了,伸了手笑道:“星星河的水質寒涼,姑娘還是快些上岸的好。”

我看着伸到眼前的修長的手,正要伸手推開,擡頭一句你煩不煩還沒出口就噎住了——妖、妖,絕對是妖孽!跟桃之夭夭有的一拼了!

遠處的燈火透不過幽暗的樹叢,只有淡淡月輝灑在他的身上,衣服上淡紫的刺繡花邊如同人一般,不染凡俗的感覺,整個人看來真的是很美麗,比妖精更多了份淡然出俗,比仙人多了分矯黠的壞笑?

我正看得入神,發覺時已經被他帶着起了身,等到清醒的時候,意識到自己的手還被他握着,條件反射的抖的抽了出來,標準的不知是柔道還是臺拳道來着,伸腿絆向他,另一隻手還劈向了他的背心,迅捷如閃電啊,

看他毫無防備的錯愕的一躲,卻是剛好閃身到了水裡,哈哈,軟泥再次立功,雖然沒有跌倒,可是也滿狼狽的濺了一身的水,我擡頭挑釁的看着他,其實……心裡暗歎——遭了,跟教官們對練的習慣,自動防衛……

當然,偶是不會道歉的,抿嘴瞧着他得意的笑道:“公子也好生雅興啊!水中果真很舒服吧。”邊整理溼了的衣服,邁上岸。

看着他也是苦笑的緩緩上了岸,理着身上的水,很優雅,尤其身周的綠色光點縈繞,點綴着這份美景,真的是很養眼哪……綠色?

“呀~~~我的螢火蟲都跑了!”我慘叫了起來,我這一晚上這麼辛苦,這麼狼狽都是爲了什麼啊,方纔倒了的時候袋子開了,居然讓它們都跑了!

一面恨恨看着面前顯然有些被驚嚇到的美男,都是他!要不是他害我看得呆了,怎麼會……

“咦?”居然還敢抱我?!飛了?

我一時蒙了倒忘了反抗……

輕飄飄的離地,我側頭看回去,是金光熒熒的飛針,那個……

還沒說出口,他剛落了地,就又是旋身帶着我跳了起來,“刷”的一聲狠狠鞭響,“快放人下來。”

我繼續抽搐中,姐姐們,我像是會被人綁架的人嗎?

尤其被他擁在懷裡的感覺,很,恩,奇怪,軟軟暖暖的,尤其還有淡淡乾淨清新的味道,啊……我想什麼呢,救人是正經,起碼別讓我也被他害的被誤傷啊!

“停!”眼見香巧手裡十跟飛針又攻到,我忙喊了出口,那針每根都是加了玉蜂精魄的,我親自練制的自然知道厲害,單裡面每根針上不同的□□,麻藥,沾上就夠受。

香巧靈活的控了手裡的線,幾根飛針,瞬息也都不見了蹤影,回了她的袖子。

呵呵,這可是我很喜歡的東方不敗的經典武器!

重又落地,我恨恨的推開了身邊的人,跟她們笑道:“你們激動什麼?是我在欺負人呢!怎麼這麼快就求完簽了?”

兩人怔了下,隨後又幹笑了下,香巧不好意思道:“是我們糊塗了,聽了你的慘叫,還以爲碰到了什麼厲害人物。請公子莫怪。”

芳兒也嘲笑道:“我就說誰有那個能耐。”

正在這時遠處的小蝶也回來了,邊走——還好是走的不是飄的,邊笑着揚了手裡的袋子:“平安,快看看,我捉了不少呢!”還好,估計也夠用了。

“那,在下就不打擾幾位姑娘了。”聲音略顯無奈,旁邊的美男識趣的告辭退場,瀟灑的施展輕功,翻身入了林中。

我很禮貌的揮了揮手裡正用來擦水的帕子,等他進了樹林,終於忍不住,指着他走的方向,回身激動的跟大家叫道:“看,看清楚沒?極品美男啊!!!”

……不用懷疑的,遠處一聲重物跌倒的聲音。

小蝶突然臉色古怪的道:“他?宇文公子?”

“你認得?”

“我只是偶而晚上出去散心,也聽到不少他的傳聞,雖只見過他一次,那樣的容貌氣度,卻是記得清楚。

況且,他當時是和雨時在一起的,恩,也許今天也是等去求籤的雨時吧。”

“宇文公子,難道是活財神的兒子,幾年前去神朗拜師學藝的那個?”芳兒突然插嘴道。

小蝶笑道:“正是,當年也不過十二三歲,漂亮得不象話,就迷倒了多少小姐,勾走了多少芳心,如今回來了,可是接替了宇文老爺,管理起了緞雀樓等產業,又有了一身好武藝,更不知要欠下多少情債,好在他平日都是待人有禮卻冷淡的,又常陪雨時出來,倒是讓不少人死了心。”

“緞雀樓是他家的?……雨時常和他在一起?”我也八卦一個。

“恩,南鄉活財神,其實是指的宇文世家,富可敵國,產業極廣,緞雀樓代表着宇文家稱爲南方一霸。

雨時的爹爹是宇文家玉器店的老闆、大當家,自小她和宇文少爺就相熟,好似兄妹般,他去神朗的時候,雨時還哭了幾天呢。”小蝶淡淡道。

我上了岸,穿着鞋子,眯眼笑着,宇文家很有錢啊,緞雀樓?南方一霸啊!

恩,好像就是活財神買下的河邊地產,讓百姓流離失所的吧……

唯一奇怪的是,問她們求籤問卦的結果的時候,卻都不答。我琢磨着難道是結果不好?可是兩個都跟河蚌似的閉了嘴……我又不能用撬的,只好由得她們了。

5.伊豆69.靈魔相鬥57.未央學堂21.可兒65.細思斟酌46.中秋月夜(上)86.死劫8.回門36.寒月山莊71.龍脈密地46.中秋月夜(上)13.出府48.中秋月夜(下)86.死劫84.暗夜波瀾21.可兒13.出府43.龍宮開業90.結束74.卷末語88.壽典70.公子到來15.改變81.籌建戲班6.神偷13.出府76.姐妹歸屬73.水逝花落59.魔鬼訓練(下)73.水逝花落8.回門12.賜幸19.報復23.踏青65.細思斟酌72.神隱現世77.【番外】星源篇33.朋友24.劍魂54.御座火鳥75.辭別歸程32.水鬼45.再遇蛇妖64.賽場爭鋒4.見衆28.合作74.卷末語74.卷末語14.星源39.七夕邂逅28.合作41.緞雀樓行39.七夕邂逅41.緞雀樓行35.序曲21.可兒37.後勤基地90.結束28.合作52.山腹密地22.祈天5.伊豆57.未央學堂2.醒來43.龍宮開業43.龍宮開業27.善鋼56.機緣巧合79.【公告】87.錯亂52.山腹密地89.爭戰2.醒來22.祈天14.星源85.石牢禁制88.壽典55.潛引出水26.重生87.錯亂2.醒來17.元宵4.見衆23.踏青15.改變70.公子到來10.姐妹80.母女相見48.中秋月夜(下)64.賽場爭鋒84.暗夜波瀾75.辭別歸程39.七夕邂逅55.潛引出水44.翡翠觀音74.卷末語38.鬼屋幽魂
5.伊豆69.靈魔相鬥57.未央學堂21.可兒65.細思斟酌46.中秋月夜(上)86.死劫8.回門36.寒月山莊71.龍脈密地46.中秋月夜(上)13.出府48.中秋月夜(下)86.死劫84.暗夜波瀾21.可兒13.出府43.龍宮開業90.結束74.卷末語88.壽典70.公子到來15.改變81.籌建戲班6.神偷13.出府76.姐妹歸屬73.水逝花落59.魔鬼訓練(下)73.水逝花落8.回門12.賜幸19.報復23.踏青65.細思斟酌72.神隱現世77.【番外】星源篇33.朋友24.劍魂54.御座火鳥75.辭別歸程32.水鬼45.再遇蛇妖64.賽場爭鋒4.見衆28.合作74.卷末語74.卷末語14.星源39.七夕邂逅28.合作41.緞雀樓行39.七夕邂逅41.緞雀樓行35.序曲21.可兒37.後勤基地90.結束28.合作52.山腹密地22.祈天5.伊豆57.未央學堂2.醒來43.龍宮開業43.龍宮開業27.善鋼56.機緣巧合79.【公告】87.錯亂52.山腹密地89.爭戰2.醒來22.祈天14.星源85.石牢禁制88.壽典55.潛引出水26.重生87.錯亂2.醒來17.元宵4.見衆23.踏青15.改變70.公子到來10.姐妹80.母女相見48.中秋月夜(下)64.賽場爭鋒84.暗夜波瀾75.辭別歸程39.七夕邂逅55.潛引出水44.翡翠觀音74.卷末語38.鬼屋幽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