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神隱現世

“龍神大祭司, 天靈沾。”爾雅邊看邊念,已經走到了正中的圓棺處,我瞧着他神色不對, 眼神示意星源同我一起退後, 雖然明顯看到了他眼中漸漸瘋狂起來的風暴, 分明一副恨不得將這裡移爲平地的感覺, 可是在這個時候提方纔不得動手的約定來惹他, 顯然會很不明智……

劇烈的響動,靈氣狂涌,爾雅已經懸浮了起來, 狠狠的抽出了長鞭,斬斷了中間圓形的石棺, 眼中射出說不出的仇恨光芒。

石屑紛紛從空中落下, 正中石棺裂碎後, 居然露出一塊巨大的黑色玉石,幽暗的幾乎要吸去周遭所有的光線。

我閃身到旁邊的石壁上, 這傢伙有什麼深仇大恨嗎?

“龍神之力?不過藉着什麼該死的神龍僻佑,你們柳沅皇朝滅亡了多少國家,我今天倒要見識下傳說中的龍神之力!”

爾雅冰冷冷的說完,便凝了所有的靈力,黑色的光球聚集手中, 我暗罵, 這個瘋子, 不計後果, 這要是轟塌了, 我們都別出去了……

瘋狂的靈力波動越來越強烈,顯然他是要對中間的黑色玉石擊去, 我正苦笑無法,突然,感到正中的黑色玉石猛地發出靈氣波動,如同漣漪般,黑色的光圈一層層盪漾開……

如同時間靜止般,爾雅的身形懸停於空中,凝聚的靈氣,就那樣聚而不發,甚至連發絲也靜靜浮在空中。

神力?星源也小心的挪到了我的身邊,同樣驚異的看着正中的場景。

我纔要開口商量,突然腳下猛的滑動,身後的石壁居然就消失不見,腳下的石地也向後劃去,載了我直接隱入洞口,星源大驚,伸手抓了我手臂,也跟着閃身進來,而入口的石壁重又出現。

飛速的後退中,風聲從耳邊呼嘯而過,我們都閉了嘴,長髮在風中飄揚起來,也纏繞在一起,鬼知道會到什麼地方去,懸浮石地啊!比我們現代的科技還先進,估計是靈力作的動力吧……

水滴聲,清凌凌的,周圍是五彩石壁,我很鬱悶的發現,雖然停了下來,我們卻到了一個更爲隱秘的密室,星源就在身邊站了,小心的戒備,我微微安心,可是……這裡面亂七八糟的,都是什麼啊!

“這是龍脈深處的蘊靈室。”我心裡正嘀咕着,突然聽到上方一個蒼老的聲音說道。

擡頭!什麼也沒有,只有石鐘乳,色彩繽紛,還有同樣晶瑩的水滴。

“你們是見不到我的,唔,不過真是好久都沒人來過這裡了,看來小傢伙們是又遇到麻煩 了吧。”

我閉嘴心裡念着:“難不成是龍神?可是怎麼不出來呢,還以爲今天能見到一個威風的神龍呢。”

果然,他就像聊天一般迴應道:“我已經離開了,只餘一絲神識守護着這裡,不過,看來你們這次的麻煩也不小,單看那魔核的純度來看,就比從前的那些,魔氣怨氣更重。唉,居然敢動用練魂陣,看來這次惹事的小傢伙,果然很難纏啊。”

“你有辦法對付?!”我一時不免激動起來,這倒容易了很多。

誰知他居然不負責任的笑了起來:“那是你們的事,我若不是爲了保護這些個後代子孫,纔不管這些個俗事,不過我可以給你們點幫助,這幻池中,有些我留下的龍氣,並在常年靈氣密集的催化下,已經自行凝聚成形,孕育了一條新的小龍,我叫他弈,不過他只是純粹的能量體,所以,定要找個宿體纔可以發揮他的能量。剛好,你這裡倒是帶了個合適的人選給我……”

我很自然的瞧向了星源,“他?”

“嘿嘿,我還是第一次見了我們皇族的子孫肯帶了外人進來,從前他們都是小心翼翼的,恐怕龍力落在別人身上,沒想到你倒是大方,直接給我帶了個更合適的容器啊,守護之星啊。”

我頭大的心中尖叫:“什麼皇族,什麼容器?!你別傷害星源!對了,爾雅……”

他突然在我的腦中大笑起來:“原來是個糊塗丫頭!這龍脈處處機關,這一路要不是我一直放水,你們真的以爲可以順利的到達石棺室嗎?即使到了那,也只是更加危險的開始,只有皇族的人,才能在觸動任意的機關後,被傳送到這龍脈最深處的密地。

這個守護之星嘛,每個皇族的人都會有的,也可以叫死衛,就是通過秘術聯繫起來的兩人,他們必須終身服從主人,爲其生爲其死。

至於外面的小傢伙已經被我禁錮了,倒不會有危險,雖然他跟你們有些仇怨,我也不宜出手傷他,畢竟當年滅他們秋諦國,是你們不對在先……

“停停,這些個和我們什麼關係?!”我實在不能剋制的暗自埋怨起來老頭真羅唆。

果然他氣氛的叫囂道:“太沒耐心了,太沒禮貌了!唉,想當年,我的子孫見到了我的殘影留識是多麼的尊敬,那時候,我……現在,居然這個小丫頭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就罷了,還敢罵我糟老頭,哎呀!~”

……

終於在我快要被磨瘋了的時候,該死的老頭總算又開始交待正事。

“小心使用龍神之力,這個,弈才覺醒,我還沒有□□好他,他的神識也不是很健全,一定要在最爲關鍵的時刻再動用他的力量!”話還沒說完,就彩光一片罩向了星源,我無語的看着,做事顛三倒四,沒個先後,讓人有個準備,果然他聽了我心裡的埋怨又是不忿的慘叫一氣。

好在,感覺他並無惡意,而是真的要傳承靈力給星源。

而且,這個龍神還是滿親切哦。

室中靜寂,我也默默思索,雖然也曾經有過這個猜測,沒想到我還真是皇族的?皇太子是知道了這點纔給我寶圖特意讓我來的吧。可是,星源,守護之星又是怎麼回事?可是見他方纔明顯神色有變,身子微震,他是知道的?!居然瞞我!定要審問出來!

=====================================

“龍神你這個老混蛋!”我站在荒郊野嶺裡憤怒的大喊。

龍神那個傢伙,居然就這麼把我們運,哦不,是拋了出來!只記得我們都被彩光包圍了,隨後就出現在這,有本事倒是除了邪教的人去啊,跟我們這顯擺用的什麼啊!

看着站在身邊,沒什麼異樣的星源,捅捅他,迴應是無辜的眨眼,展顏一笑,沒錯啊!

“喂,那個什麼守護之星的是怎麼回事?”

星源低了頭,想了下老實的答道:“得了靈獸之識的那天起,爹只告訴我,以後就是你的守護之星,因爲伊豆是你的守護靈獸……”

見他有些遲疑的神色,我忙追問,“還有呢?”

星源眼神掙扎下,猶豫半晌還是說了,“爹只說讓我永遠記得,你是主子,定要保護你……不可有異心,卻沒說過你的身份。”

我拍頭□□:“主子?有誰把主子送人家當丫鬟去!”

見他也是皺眉不得其所的琢磨想着,我嘆氣,估計他是真的也不知道了。不過眼下,最爲要緊的是——我該怎麼回去啊!

一不知道這是哪,二嘛,沒有工具啊!

瑪瑙還在南方呢,清虹留了幾個小水妖寶寶守着它,天知道會燒到什麼時候,清虹只說是它機緣巧合的得了那麼多的晶核,一時貪吃都吃了下去,如今必須好好閉關消化一下,也許還可以直接進化!

夭夭閉關。方纔進了密室就發現清虹也不在了,伊豆也沒跟進來。

還有水妖寶寶們估計是都在山洞中留着。有清虹在,相信他們自己會回去的,倒是我們兩個,我雖然可以直接小飛了,可是太耗靈力,尤其還有星源……

“唉,看來只好長征了。”

?……

“你說我們幾天能到家?”

“不知道。”

“我當然知道你不知道,這不是讓你猜嘛!”

……

啊!!~~~神啊,不,是該死的龍神啊~~~

我這麼跋山涉水又不知道路在何方的我容易嗎?!

=====================================

“芳兒香巧,小蝶小白小魏,我們回來了!”熱淚盈眶啊!走了三天,終於遇見了商人的車隊,搭了個順路車,輾轉到了大城市一個,又買了馬車,我們總算是還算及時的趕了回來,不過,比大家已經晚了七八天。

“汪汪!!!”一見到撲到我懷裡撒嬌的豆豆,立馬就踏下心了,把着它好一通折磨愛撫。

星源也停好了馬車,跟着進了後院,“他們呢?”

他這一問,我才意識到,是啊,大家早該到了啊,爲什麼都沒人理我們?難道是生我們的氣,不會啊,他們知道我們去做什麼了的。

疑惑的看向剛從池塘中浮起來的清虹,懸身慵懶的飄灑在水面,微微笑着說道:“可能大家太高興了吧,最近龍宮要辦喜事了。”

“喜事?!”我們才晚回來幾天,到底錯過了多少節目?!

“恩,小魏的家人來了蘊良,很厲害的姐姐和一個悶葫蘆姐夫,說是要帶他相親定親去,對方是南鄉惟房絲衣製品的龍頭老大王老爺的三千金,王頡。”

我正愕然,他又不緊不慢的補充了:“小魏自己不願意,如今,好在小白幫他們解決了。”哦,我總算微微放心,難得這次同去南邊,小魏整日逗着芳兒開心,相處的不錯,要是他這再娶個什麼小姐回來……“不過,小白怎麼幫的忙?”這樣的聯姻,南北兩方的錦衣製造,他們兩家都大有好處,怎麼可能輕易放棄呢!

清虹眼中露出淡淡邪惡的笑意:“他自己和那個小姐訂了親。”話音一落,人也沒了蹤影,回到珠墜裡避難去了!

“清虹!你這個傢伙,不要說話這樣斷來斷去,最後纔到重點好不好?!”

我怒吼了一氣,院子裡總算又出來了不少下人,尤其是蘇紫,一馬當先,見了我那叫一個親熱:“平姑娘!您可回來了!這些天,龍宮可是鬧翻了天了!唉呦,小魏公子被他的姐姐給帶了回去到他們自己的宅子住了,芳兒姑娘整日關在房中不出來,香巧姑娘還好,聽說白公子定親,還似乎正常的去製作衣飾,可是小碟姑娘很是大發脾氣,幾次和白公子衝突,差點打了起來,連小溪姑娘也來幫着說項了一回……”

我被她一時說的頭也大了,這都什麼啊,亂亂的,命大家別管這些個事情,都好好領了工錢做工,星源先回去休息,他要是相見小白或小魏也自便。

我猶豫了下,還是先去芳兒那。

她的情況最不對,以她高傲的個性,再怎樣也不會讓人知道她的苦處。何況,小魏也並沒有訂親啊……

進了芳兒的房間,就發覺不妥,這麼劇烈的靈氣波動,練功也不必要啊!急忙趕到她臥房邊,果然見她正盤腿坐了在牀上,臉色極其慘淡,頭上是混亂繚繞的靈氣,冷汗順着臉頰流下,衣襟早溼了大半。

忙出手幫忙調息,走火入魔。看她體內靈氣亂竄,該是練功時心中不淨加上急於求成才造成的!

終於等到靈氣都平穩下來,芳兒緩緩睜開了眼睛,平靜的,卻是有如死灰,我拉緊了她的手:“你這是做什麼?想練功也不是這麼個急躁法啊!命都不要了?!”

芳兒抖了抖嘴脣,終於開口:“我見到了,沒想到,居然又見到了,那個男人,那晚殺了我的媽媽,妹妹,要不是四叔死命護着我,連我,也成了他劍下的亡魂。他居然,來了這……他是,小魏的姐夫,雖然早猜測,當初滅我方家的既然是汲昌堡,北方榮辱與共,結盟爲友的各家各派都有可能沾染上關係,沒想到,真的確定了……”

我一時居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纔好,只能緊緊抱了她顫抖的身體。

突然聽她自嘲的笑道:“我一直不敢太過和他接近,就是怕這個萬一,想不到,如今確認了,卻……還是心裡撕扯的疼痛,我就算真的對他沒有感情,也不想,和他爲敵……”

到了香巧屋裡的時候,她正拿了衣服針線發呆,我嘆氣,又一個。

剛纔在樓下小蝶依舊很憤怒的說什麼小白太過分了,怎麼能這樣對香巧,不過忽然住了嘴,神色有些尷尬,雨時也一直低頭不出聲,我不禁奇怪,怎麼才一段時間不在一處,大家,好像都生分了好多,而且似乎都有心事。

擡頭見了是我,香巧勉強笑了下,“我真的以爲早放下了,沒想到聽了這消息,還是……這幾天我都沒見他,其實,真的再有一段時間,我就可以好好的和他說再見了,我已經和哥哥聯繫過,要回去家裡嫁人了……”這是個,失戀的季節嗎?爲什麼,姐妹們好壞的,總要趕在一起?快樂的龍宮,如今,每個人卻都並不快樂。

30.開張27.善鋼90.結束78.皇城舊事42.養顏秘方35.序曲82.風起雲涌75.辭別歸程18.天緞39.七夕邂逅20.牽涉32.水鬼1.序17.元宵9.治病10.姐妹38.鬼屋幽魂28.合作89.爭戰42.養顏秘方5.伊豆41.緞雀樓行23.踏青52.山腹密地48.中秋月夜(下)37.後勤基地30.開張20.牽涉63.決戰前夕34.決定7.盜藥74.卷末語67.東南災患81.籌建戲班8.回門80.母女相見85.石牢禁制17.元宵56.機緣巧合22.祈天46.中秋月夜(上)1.序75.辭別歸程52.山腹密地66.險中訴情37.後勤基地57.未央學堂19.報復86.死劫72.神隱現世88.壽典32.水鬼75.辭別歸程86.死劫25.汝瑤8.回門41.緞雀樓行4.見衆77.【番外】星源篇87.錯亂13.出府32.水鬼8.回門27.善鋼72.神隱現世72.神隱現世60.英雄會始86.死劫71.龍脈密地78.皇城舊事67.東南災患70.公子到來14.星源81.籌建戲班47.中秋月夜(中)65.細思斟酌22.祈天33.朋友38.鬼屋幽魂64.賽場爭鋒6.神偷76.姐妹歸屬52.山腹密地54.御座火鳥86.死劫76.姐妹歸屬39.七夕邂逅31.舊事40.39 下48.中秋月夜(下)57.未央學堂58.魔鬼特訓(上)61.洪家兄弟33.朋友75.辭別歸程44.翡翠觀音8.回門38.鬼屋幽魂14.星源81.籌建戲班
30.開張27.善鋼90.結束78.皇城舊事42.養顏秘方35.序曲82.風起雲涌75.辭別歸程18.天緞39.七夕邂逅20.牽涉32.水鬼1.序17.元宵9.治病10.姐妹38.鬼屋幽魂28.合作89.爭戰42.養顏秘方5.伊豆41.緞雀樓行23.踏青52.山腹密地48.中秋月夜(下)37.後勤基地30.開張20.牽涉63.決戰前夕34.決定7.盜藥74.卷末語67.東南災患81.籌建戲班8.回門80.母女相見85.石牢禁制17.元宵56.機緣巧合22.祈天46.中秋月夜(上)1.序75.辭別歸程52.山腹密地66.險中訴情37.後勤基地57.未央學堂19.報復86.死劫72.神隱現世88.壽典32.水鬼75.辭別歸程86.死劫25.汝瑤8.回門41.緞雀樓行4.見衆77.【番外】星源篇87.錯亂13.出府32.水鬼8.回門27.善鋼72.神隱現世72.神隱現世60.英雄會始86.死劫71.龍脈密地78.皇城舊事67.東南災患70.公子到來14.星源81.籌建戲班47.中秋月夜(中)65.細思斟酌22.祈天33.朋友38.鬼屋幽魂64.賽場爭鋒6.神偷76.姐妹歸屬52.山腹密地54.御座火鳥86.死劫76.姐妹歸屬39.七夕邂逅31.舊事40.39 下48.中秋月夜(下)57.未央學堂58.魔鬼特訓(上)61.洪家兄弟33.朋友75.辭別歸程44.翡翠觀音8.回門38.鬼屋幽魂14.星源81.籌建戲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