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辭別歸程

不知覺的, 已經飛到了流光泛彩的星星河上空,晚霞,已經濃妝豔抹暈紅了整片西天空。河水金紅色的波光粼粼。

沿河而下, 又想起了雨時曾經憧憬的笑着說過:“星星河下游的美麗胡蝶谷中聚集了一個深潭, 聽說, 真命相屬的戀人在那裡共同看到彩虹的話, 就會得到幸福。”

也許, 他們會在將來,同來;

也許,他們曾在過去, 來過。

靜的山谷,百花綻放的甜蜜, 彩蝶紛飛, 細雨過後, 洗滌的不然塵凡的清靈。

湖面光線斜斜照耀,絢麗的虹色如夢。

風中, 有濃綠或是淺黃和殷紅的落葉飄零。

我們相識在風花揚舞的季節,那份朦朧的心動,旖旎夢境般的感情……如今花期已末,才知道,原來落花是一種美麗, 卻同時也是一種淡淡哀傷的無奈。

出神的望着河面, 身後有輕微的腳步聲, 踩在草上, 衣料磨娑着很好聽。

不用回頭也可知是誰。“你說我是不是很傻, 自以爲是,自作多情, 我以爲是好心的幫忙姐妹們,結果鬧到現在這樣的結局,我以爲……原來自己更是像個小丑一樣,胡亂鬧騰了這麼久,到底在幹什麼……”

微感無力的靠樹抱膝坐了,下巴擱在腿上,“我真不知道來這裡是對,還是錯,如果我從來沒來過……”

如果我沒有來過,平安,就那麼順其自然的死去,芳兒香巧還在府中做丫鬟,不必想什麼愛恨情仇,每天只要做好手上的事,就很開心。

小白小魏在園中學武得成,出來歷練,作兩個少俠,然後回去繼承家業,娶妻生子。

星源……還在藥園,純淨的世界,可以繼續做他得呆子牛,沒有煩心的事,偶爾揹着他的老爹偷學些武藝。至少,他也不必要守護他的公主,揹負死衛的命運。

而我,也許長眠,也許,會輪迴轉世,忘了從前的一切,開始新生。

星源也在我身旁蹲下身,我最喜歡見他的黑色衣襬如水一樣,落滿地,鋪得一片溫柔。

突然看到他遞來的小木人,“可是你已經來了,就別走……我喜歡平安,尤其是開心快樂的平安……不想失去她。”

我驚訝的側頭看去,黑色的眼眸,依舊是夜幕一樣的深沉,大海一樣的廣闊。

微閃的光芒,如繁星那般攝人心魄,也如同海中漩渦,讓人深陷。

一瞬間涌上心頭的是滅頂的感動與震憾。星源能說出這樣的話,需要多大的勇氣……伸手觸到那精巧可愛的小木人,感到如同那聲音一般的些微顫抖。

清雅秀麗的宮裝衣飾,笑容卻是俏皮淘氣的。緊緊攥在手心,捂在懷裡,彎了彎嘴角,這是我平日的笑容嗎?

仰頭看天,只因覺得眼中水氣漸重,我怕它凝成珠串掉落。

心裡卻是一片空白,從沒想過的場景,要怎麼應對……

遠處的水面,傳來水妖寶寶們的嬉鬧聲,看來他們都很有覺悟,沒有偷聽什麼,就是不知是什麼時候離開的。

拍水聲越漸響徹,潭水本如鏡,如今卻不時擊起了一股股高浪,失力消散時,霧氣滿空。

夕陽終於在落下前,將最後一縷餘暉投射而來,我見到了,滿空繽紛錯雜的七彩天虹……

側頭看,是星源也同樣安靜祥和的側臉,專注的眼神也在看那,光影折射,虹彩變幻。

=====================================

“香巧一早就搭了商隊的馬車走了,不過倒是可以放心,項公子也同她一路回了東澤,有他照應應該沒有問題。”芳兒拉起了正我在被子中,睡到日上三竿的我,淡淡笑道。

“哦。”點頭,留在這裡,更是痛苦,不如回去,不見了,心也就沒那麼痛了。“我也決定明天就走了。”

芳兒看我,輕輕一嘆:“我要在這裡繼續訓練我們方家的死士。等了很久了,應該快到時候了,溫澤給的情報我都看了,汲昌堡,早已經在□□的控制下,滅我方家的,恐怕也就是□□。”

“自己保重,別衝動,不要冒然出手,記得提前聯繫我,□□的人,有很多秘術,防不勝防。”

“知道了!小平丫頭!~”

我也笑着抱了下她,在一起這麼久,終要分開。

午飯時,小魏來找,芳兒卻已經去了琉璃廠下的基地,她想消失下去,誰又找得到。我看他還是委屈得一臉茫然不知狀況,也不多嘴,只是吃飯。小魏急得跺腳就又出去了。

如今只剩我和白楓星源,吃得無味,飯後去看小蝶,她和小白一直鬧着矛盾,偏偏她的好友千音還在白楓的劍中潛修,這讓她更是鬱悶。

雨時沒有來,小蝶見我,也是不知該說什麼好:“雨時是我的好妹妹,知道了她和宇文公子的婚事我也很震驚,而且,沒想到她會那麼愛她的表哥,我一直以爲她只是個什麼也不懂的小丫頭。”

我也笑着釋然:“她能開心就好,我不會和宇文在一起的。”小蝶輕嘆:“你們都是我的好姐妹,我哪個也不想見了傷心。她,也大了,如今親事也定了,我想我也可以放心走了。果斷日子,我會同芳兒一起去北方和皇城,幫她報仇,而且……也要見見那個負心的男人。”

在龍宮帶了這麼久,是真的有感情的。

下午和姑娘們一同又做了幾個化妝品禮盒,準備帶回東澤給姐姐和其他好姐妹的。又去學堂看了,小溪雖然捨不得我走,卻是畢竟百年修行,灑脫的很,只是拍了我的肩膀笑道:“我會選擇合適的人,來接任校長的,等到閒了,還是會找你玩的!送你的小蛇劍,可別丟了哦!”

孩子們的讀書聲,彷彿最乾淨的洗禮,哀傷,煩惱,統統不見了。

和女孩子們一起打了絡子,畫了好多的花樣送給了大家,看她們都是興奮欣喜的笑着說要繡了這個當畢業設計的作品!(幾:都是平安在學堂中灌輸的現代名詞。)

回了龍宮,已經是晚上,月色當空。

才翻牆回了後院,就見白楓正坐在房頂喝着酒。他一向是很自制的人,除了談生意應酬,過節偶爾少喝點娛樂,只有心情很不好時,纔會如此這般的海飲。

又是十幾壇碼在房頂,我笑着落到他身邊,也盤腿坐了,抱酒喝起來,今天我也有理由了!失戀啊!多麼偉大的事!

白楓自顧悠悠說道:“我知道,你們可能都在怨我。我也不在乎,其實,我也是想了很久才下的這個決定。從前我一直以爲,只要好好待她,給她一個名分,永遠不離不棄,便不算辜負。

可是她並不快樂,也許因爲,我一直都不愛她……如今,聽說項公子很傾心她,我查了那個公子的背景和爲人,是個很不錯的人,至少比我更能給她幸福,不如,還她自由。

王小姐,我已經見過了,是個很聰明精明的人,她要的只是聯姻的利益,和少夫人的身份,我們是合作,誰也不虧欠誰……”

我安靜的喝着酒,聽他自己慢慢說着。

又空了一個酒罈,隨手換了一個滿的,拍拍他的肩笑道:“至少我不怪你,甚至要感謝你。如果不愛她還娶她,只會誤了她一輩子的幸福,長痛不如短痛嘛!而且……從前我自以爲聰明,管得太多了,現在……我不再多管閒事了,只是尊重你們的選擇。

無論怎樣,我們大家都是最好的朋友!”

然後就是安靜的猛灌着酒,都沒再說話,可是白楓的表情卻好看很多,果然理解萬歲!有了不快憋在心裡總是不行的,說出來,才能暢快。

月夜星空如同昨日,那一次他醉了,這一次,我同醉。

“一路順風。”腦中暈暈的,分不清是他的話還是風。爲了體會眩暈的感覺,我特意沒有用靈力護着,只求真實的一醉。

“我會常來玩的。”胡亂應了聲,擺擺手就跳下了房頂,好在輕巧的沒什麼閃失。不過腳下輕飄飄,走起路來,總覺得天暈地轉的,真好玩,很刺激啊,不由嘀咕着:“雲霄飛車,海盜船?”

白楓落在我身邊,扶了我,淡笑道:“真難得你也會醉了。”

“嘲笑我……”憤憤推開他。

卻被他緊抓了手腕,我歪頭看他,眨眨眼,月下白衣的少年,還是一如初見的儒雅秀逸。模糊的看不清他眼中神色,只覺得似有言語。

半晌,他鬆了手,嘆道:“以後自己小心,還是別喝醉了,一副迷糊相。”

我摸了門進去前,回首,他還站在月下,風中衣發微微拂動,靜默的看着我,給人一種很落寞的感覺。

我一邊夢遊般摸回自己的房間,一邊暗自惋惜。

但凡選擇了權勢與利益,也註定了要與孤獨爲舞的,小白……

=====================================

總算沒事了,清虹帶了水妖寶寶們出去四處打探消息,觀測局勢去了,對於□□,他還是很上心,謹慎應對的,真是個好妖怪。只留了個小水妖給我當水鏡,以作聯繫之用。

我和星源只僱了輛馬車上路。省錢沒要車伕……其實主要是不喜歡再多個外人。顛簸的行進着,豆豆窩在我腿上睡着,最近它一直是每天起碼睡十八個小時以上,醒了又多半時間要用來吃東西……我真的懷疑我在養小豬。

靠了車子側壁,發呆出神,那天對星源的話,我是裝傻充愣的沒有迴應。

真是孬種,可是,我不知道自己對他的感情到底有多深。我只知道,我會心疼他,也會因他而開心,更是本來離開宇文的傷痛,因爲有他陪在身邊也感覺舒服很多。

從前,對他的感情我從未留心注意過,如今知道了才發現,不知何時起,他看向我的目光中,充滿了壓抑的深情和無奈的掙扎。

也才明白,他隱忍憂鬱的神色,不是按照我說的裝出來,而是無法剋制的內心呈現。想想我的無心言語行爲,豈不是傷了他的心很多回?!

正走神發呆,忽然急行的馬車一頓,我可憐的腦袋立馬和前面的車壁來了個親密接觸。

“咚”的撞擊聲,顯然讓星源很緊張,跳下前面駕車的座,繞道了車後打了簾子歉意的問道“平安,那個,沒受傷吧,剛纔看到一隻小兔子從前面跑過,我……”

擺擺手,扶着腦袋苦笑:“沒事,新手駕車能有這個水準,我已經很滿意了。”

擡頭纔看出,他眼中有些恍然和失落的神色,想起我們現在還是有些尷尬微妙的氣氛,我乾笑了下:“有點口渴啊,附近有沒有溪水。”

“我去看看。”人影立即閃開,飛身上樹,向遠處尋去。

強烈鄙視我自己……這是什麼破爛理由,我的儲物空間裡,各色美酒和飲料,應有盡有。

下了車,看着遠山輪廓,碧草連天,只對這遠處樹影發呆,心裡翻轉的念頭不斷。

很快,黑色的身影又從遠處回來。欣喜的淺笑,眼眸中明亮的暖色,彷彿永遠眼中只你一人的凝視……心口有些微微的疼。

接了他遞來的小竹筒。“林盡頭就有一條小溪沿石而下,水很清澈。”

就到口邊淺淺嘗了一口,很甘甜清爽。可是看他……趕了大半天的車,我們兩個車裡車外的都在發呆,沒有吃過東西也沒有河水……乾澀的脣,突然感到心酸。

沒有忍住,低頭,一滴淚珠剛好落在了竹筒中那狹小的水面,漣漪一片。

“平安?”星源驚慌不知所措,我擡頭間忽覺輕鬆,原來只有左搖右擺時最絕痛苦,真的下了決定,竟然是如此輕鬆。

“星源……”我瞧着他,緩緩問道:“要是你老爹不許我們在一起,你願不願意跟我私奔?”這一次,我不想留下遺憾,不想辜負不論是我的還是他的真心。更不想,因爲自己的猶豫躊躇弄不清自己的感受而再錯過。

至少心中明瞭的是,一直以爲我是獨自前行,他們只是順路的夥伴,如今才明白,對於他的陪伴我竟然已經習以爲常,有他在身邊就像呼吸樣自然。捉弄他,聊天談笑……孤寂時,不自覺的我會轉身向他,尋找一絲安慰。

如果,今天沒有他人仍自身邊支持,我真不知道,我怎麼面對現在的這份獨自回程,不同來時熱鬧輕狂的孤獨,怎麼獨自承受這份強烈的反差。

“我是平安的守護之星……永遠,也不會離開。”被他緊緊擁在懷裡,欣喜的發抖的聲音,在耳邊清晰而過。

溫暖安心,陽光與青草的味道,眯眼靠在他的肩上,今天很放縱自己讓淚不止的留,究竟時爲了現在的感動還是,強忍的昨日舊帳。

等到淚痕拭乾,過去,已經永遠成了過去。

我清清嗓子,對天大喊大笑,原來遭遇了感情,連我,也會變得如此混亂迷茫,方寸亂,不比心更亂,這樣的軟弱……

現在,就讓我輕鬆的作回自己吧。

=====================================

【星源】

老實說了吧,這個故事的男主已經定了是星源了,

因爲目前來講,平安要的是安心踏實,可以完全掌握,不需要耗費心思去彼此猜測,可以永遠 陪在身邊的人。

誰說男主一定要最爲出色呢?難道就不許俺們一個厲害的女豬,圈養個聽話的小美男……當然星源還不至於落魄至此,只是,他就像一個影子,陪在女主身邊,形影相隨,不離不棄。

愛情有很多種,有的不在乎朝朝暮暮,

也有的,恨不得和心愛的人一刻也不分開。

佔有慾很強的平寶寶,是希望可以完全擁有對方,這樣也許會毀了對方,

卻,也是一種愛的方式……

現實中自不會有這樣甘心情願的男人,只要在小說裡YY啦~

89.爭戰36.寒月山莊6.神偷48.中秋月夜(下)74.卷末語84.暗夜波瀾65.細思斟酌84.暗夜波瀾7.盜藥88.壽典33.朋友8.回門7.盜藥76.姐妹歸屬25.汝瑤64.賽場爭鋒59.魔鬼訓練(下)45.再遇蛇妖60.英雄會始21.可兒14.星源13.出府43.龍宮開業32.水鬼70.公子到來8.回門79.【公告】62.狐妖尋子58.魔鬼特訓(上)56.機緣巧合21.可兒34.決定16.武鬥35.序曲76.姐妹歸屬12.賜幸9.治病1.序46.中秋月夜(上)1.序6.神偷4.見衆23.踏青27.善鋼16.武鬥15.改變67.東南災患44.翡翠觀音65.細思斟酌3.平安69.靈魔相鬥3.平安55.潛引出水19.報復48.中秋月夜(下)46.中秋月夜(上)5.伊豆11.革新76.姐妹歸屬52.山腹密地39.七夕邂逅89.爭戰27.善鋼46.中秋月夜(上)3.平安55.潛引出水30.開張44.翡翠觀音45.再遇蛇妖73.水逝花落48.中秋月夜(下)77.【番外】星源篇9.治病40.39 下28.合作23.踏青10.姐妹90.結束28.合作5.伊豆79.【公告】65.細思斟酌70.公子到來74.卷末語72.神隱現世20.牽涉14.星源5.伊豆40.39 下11.革新4.見衆22.祈天14.星源19.報復30.開張67.東南災患8.回門37.後勤基地47.中秋月夜(中)28.合作
89.爭戰36.寒月山莊6.神偷48.中秋月夜(下)74.卷末語84.暗夜波瀾65.細思斟酌84.暗夜波瀾7.盜藥88.壽典33.朋友8.回門7.盜藥76.姐妹歸屬25.汝瑤64.賽場爭鋒59.魔鬼訓練(下)45.再遇蛇妖60.英雄會始21.可兒14.星源13.出府43.龍宮開業32.水鬼70.公子到來8.回門79.【公告】62.狐妖尋子58.魔鬼特訓(上)56.機緣巧合21.可兒34.決定16.武鬥35.序曲76.姐妹歸屬12.賜幸9.治病1.序46.中秋月夜(上)1.序6.神偷4.見衆23.踏青27.善鋼16.武鬥15.改變67.東南災患44.翡翠觀音65.細思斟酌3.平安69.靈魔相鬥3.平安55.潛引出水19.報復48.中秋月夜(下)46.中秋月夜(上)5.伊豆11.革新76.姐妹歸屬52.山腹密地39.七夕邂逅89.爭戰27.善鋼46.中秋月夜(上)3.平安55.潛引出水30.開張44.翡翠觀音45.再遇蛇妖73.水逝花落48.中秋月夜(下)77.【番外】星源篇9.治病40.39 下28.合作23.踏青10.姐妹90.結束28.合作5.伊豆79.【公告】65.細思斟酌70.公子到來74.卷末語72.神隱現世20.牽涉14.星源5.伊豆40.39 下11.革新4.見衆22.祈天14.星源19.報復30.開張67.東南災患8.回門37.後勤基地47.中秋月夜(中)28.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