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第 12 章

下人喳喳呼呼的跑作一團,圍着來搬查屍體的衙役。我自然跟在後面看熱鬧。荷香已經被井水泡得面目全非,我想起當日她扇我那一巴掌,現在卻像只死魚,人生還真是說不準。這屍體要領回衙門。而知府卻在正廳與李如虹喝茶。春慧兒膽子最大,一邊在前面擠着看,一邊嘖嘖有聲。我瞧着一行人,有些無趣,卻見着莫餘也在人羣中。雖說李家管理的不算嚴格,可這衙役怎麼也算外人。按理說女眷是要回避的,她倒還好,膽子大到這樣的程度,也冒冒失失來觀看。我一向忌諱她,連忙轉向一邊。卻聽見那邊春慧兒和她起了爭執。

原來春慧兒一門心思着看熱鬧,沒注意莫餘過來,也是,主子來這種地方實在是… …。結果一不小心將莫餘撞了個踉蹌,莫餘又是個容不得人的,大耳刮子就去了。春慧兒很早就進了李府,比這莫家兩姐妹,甚至莫冉都早,在李如虹面前也算得寵。怎麼忍得住這樣平白的折辱,當場就灑了淚,莫餘卻是越說越來勁,又準備動起手來,這一下子,逼得春慧兒也要往那井水裡跳,怕是準備做第二個荷香了。

我在旁邊看得有些發笑,春慧兒這樣恨莫餘,不將她推下去,反而要自己投井,還真是讓人覺得啼笑皆非。周圍的人拉的拉,勸的勸,只留下兩個衙役尷尬地搬弄着屍體。我看着人散得差不多了才上前去攙着春慧兒往回走。她還沒順過氣兒來,邊走邊哽咽着白話莫餘,無非是說她是個吃白食的,依附着李家作威作福,在李春娘面前也是隻狗,偏偏還不知羞恥,窮得靠李家接濟,在外還倒貼梨園的戲子… …。一路的數落,倒也消了些積怨,我有些羨慕她,要是我可以這樣辱罵魏青問,然後消除我心中的恨意,那該多好。

春慧兒心情不好,讓我頂着去伺候李如虹。我端茶去的時候李如虹正和李春娘說着話,說這荷香也找到了,鐲子卻不見。看來是府內的人作的案了,這樣一來卻是不能讓官府插手。傳出去也不好,今日回了那知府,說是自己處理。李春娘還在念念不忘那對鐲子,眼巴巴的沒了主意,只讓李如虹自己做主,自己回去躺着了。

“老爺,你的茶。”奉上李如虹習慣的鐵觀音。他接過去,突然問:“你覺得是誰拿的大夫人的鐲子?”我一驚,不明白他這樣問的理由,難道是懷疑我?木然地看他,他低頭飲了一口茶,萬年不變的溫和模樣:“我只是覺得你看事很通透,沒有別的意思。”唯唯諾諾地站在一邊,偷瞄他的臉色:“飲詞愚笨,不敢妄加猜測。”李如虹點了點頭,側過身去,突然說:“仙樂告訴我,他題的詩詞是你所教。”“那不過是飲詞巧得詩書秘聞,強記了下來。”“哦… …你下去吧。”

我靠在欄桓上,尋思着李如虹現在的用意,李家是個大家族,他能爬上現在這個家主的位置,並不能單單靠仁德地位,一定的手腕還是要有的。但是在我看來,他爲人還算溫和,應該不會對付我,除非我會威脅到他的某些目的,我會嗎。不會吧。

李如虹也算個才高八斗的人,當初殿試,一舉奪得了榜眼的名號,這本是值得榮耀,可魏青問這個狀元,卻生生的壓了他的榮耀,使他的光環黯淡許多。再後來,聽說魏青問一路買官求爵不擇手段,升官也總比李如虹快上那麼一步,當今聖上能稱得上明主卻也管不了那許多,使李如虹一直壓着一口氣。再後來,莫冉的事又再一次讓李如虹吃了鱉,呵。不管怎樣,李如虹都應該是憎恨魏青問的吧。

傍晚,李如虹下令一個院子一個院子的搜查。雖然猜到偷拿鐲子的人早會將其變賣,但也要做個樣子,看能不能剝離些蛛絲馬跡。我心中突然一凜。我當掉了李笙送我的玉佩,還剩下幾十兩銀子在那櫃子裡,這一下倒好。準讓人撿個口舌。

果然,不多時,派去的家丁來就來報,將我櫃子裡的銀子交給了李如虹。我那時正站在旁邊伺候他看書,白花花的銀子擱在桌面上,堆到書畫筆墨一邊,看起來有些晃人眼,我覺得有些煩悶,我是奴才吧,所以我的任何東西都無法讓自己做主,都可以作爲懲罰自己的根源。

“你有什麼想要說的嗎?”李如虹屏退了下人,手指敲着桌面問我。他的目光有些冷冷的,卻沒有離開書本。我隔着那厚厚的書冊無法揣測他的心思,只能看出他還是給我留了幾分情面,並沒有一棍子打死,這已經很不錯了吧。那我應該跪地求饒還是大呼冤枉。

“如果要算在我身上,就算在我身上吧。”實在沒有更好的藉口,李宅的人都知道,我是窮得最潦倒的那一個,突然冒出這樣大量的銀兩,實在好笑。

“哦?聽說你和荷香有過沖突。”李如虹繼續問。我咬咬牙,不知他是從何得知。也不敢隱瞞:“嗯,前些日子也是大夫人丟了銀子,她帶人搜過我的屋子。”李如虹擱下書:“殺人可是大罪,你再不爲自己開脫,可就晚了。”“我是奴才,說太多隻會被當做狡辯。”“你還沒說,怎麼會知道結果?”“這些銀子是我變賣自己的心愛之物所得,並不是偷盜大夫人的鐲子所致。”“恩,我知道,我是問你,你覺得,誰是拿這鐲子的人?”

我這時終於能擡起頭來看李如虹,他與初次見到的時候有些不同。那個時候他有着和魏青問一樣的冷漠氣息,此時看起來卻要溫和很多,盯着我的眼睛有探尋的意味,但沒有惡意。我壯了壯膽子問:“老爺爲何總是問飲詞這個問題?”“哦,我說實話罷,我只是想看看你有幾分能力,你進我李家是想利用我的權勢,同理,我收留你,也不願你是個廢人。”我喜歡實話實說的人,坦然對着李如虹:“你的意思,是讓我來查出這個人來?”他笑着點了點頭。“那好,這鐲子被盜已經幾日,荷香的嫌疑暫時可以排除,很有可能是偷拿鐲子的人被荷香撞見,才殺她滅口的。而這金鐲特徵明顯,犯人也不可能拿着它私藏,而去從殺人的角度來看,這犯人脾氣暴躁,做事並不周全,應該是急着用錢的人。所以,必須從當鋪查起。”我看了一眼李如虹,他笑了一下:“你繼續。”

“一般來說,這種急着換銀兩的生意,當鋪都會從中剋扣爲數不少的銀兩,而犯人又急着換錢,也沒有贖回金鐲的打算,必定會死當。當鋪撿了寶,現在派人去查,定咬口不會承認,所以想從他們那裡問到這鐲子的下落和變賣的人,着實困難。”

“那就沒辦法了?”“辦法倒是有,就是以官府出面,說這鐲子是贓物,要向當鋪搜查,就能要回來,也能指正出犯人。可是這樣一來,李府的面子可就無法保全了,而犯人到時候也是… …。”“我懂你的意思,那你還有更好的辦法嗎?”“恩,有是有,不過要大夫人配合了。”

翌日,李宅裡又傳出了消息,說是大夫人的鐲子找到了。這個消息呼啦一下傳開,雖然不少人還在臆測着荷香的死,但是總歸是件高興的事。我陪李如虹在李春孃的房間裡坐着,李春孃的手腕處明晃晃地戴着一對金鐲,滿臉春風的撥弄着,口中還在念叨:“準是荷香那丫頭放失了手,怕我責怪,自己去投了井,還真可惜,我倒習慣了她的伺候。”李如虹也笑道:“找到了就好。”正說着,有人進了院子,我探出頭去看,莫寧端着些糕點,來探李春娘來了。

“大夫人,老爺。”莫寧乖乖行了個禮,將糕點擱在桌上:“這是莫寧親手做的幾樣小點心,拿過來給夫人嚐個鮮。”李春娘這時卻沒以前看起來和藹,只是輕笑了一聲,晃了一下手腕上的鐲子:“那謝謝莫家姑娘了。”莫寧愣了一下,擡起頭看了李春娘與李如虹,馬上又恢復了平常的乖巧模樣:“是莫寧打擾大夫人、老爺了,莫寧這就告退。”說罷,又急匆匆的走了。

她剛一走,李春娘就問李如虹:“是莫寧?不會吧。”李如虹看了我一眼說:“也許吧,等會看她去哪就知道了。”

書房內,上好的薰香薰得人昏沉沉的,我有些瞌睡。李如虹精神倒還好:“你怎麼知道偷拿鐲子的人會第一個去大夫人那裡?”“只是做了個假想,假如是我拿了鐲子,我聽說重新出現,一定會着急前來探虛實的。”穩了穩搖晃的身體問:“真的是莫寧拿的嗎?其實和我估計的不一樣。”“哦?那你估計的是誰。”“莫餘。因爲殺人這樣魯莽的事情只有她幹得出,如果偷盜和殺人是同一個人乾的,就多半是她,而現在偷拿鐲子的人是莫寧,殺人的卻不應該再是莫餘了。”

李如虹沉默了一會兒,又說:“你覺得這件事怎麼處理?”“鐲子嗎?派人去當鋪下屬的銀樓以高價買回來就好了。至於莫寧,若要留她,你向她敲敲警鐘便好,若是不願留,遣送回莫家的話,她應該也說不出來話的吧。”“那荷香呢?”“埋了吧,說實話,荷香如果不是莫家姐妹殺的,這個兇手絕對不是你樂於見到的。”李如虹突然轉過身來,離在我很近的地方:“我現在倒想要知道,你是誰,有什麼目的。”

我是誰,有什麼目的?躺着牀上想着李如虹這句話,我是誰呢,我也記不清了,大概我就是柳飲詞吧,有什麼目的,大概就是看着魏青問死吧。這人生啊,我都看不清楚,如果我這一生只爲了復仇而活,着實有些悽慘,可是不爲了復仇,我又能做些什麼呢。月上中天,銀光悵惘,在枕頭上蹭來蹭去,這個世界這麼這麼髒。

李宅又開始平靜了下來,李如虹真的算是個好心腸的人,派人買回了鐲子,卻沒有將莫家姐妹送回莫家去,只是比較限制她倆的行動,去李家其他院子也是要通報的了。荷香也被草草的埋了,理由就是大夫人說的那樣,自己投井。這條生命終結得草率而輕易,讓人覺得有幾分心涼。李春娘倒是大病了一場,躺在牀上些許時日。

李如虹這些日子公務倒也輕鬆,常常留在宅院裡面,他還是有幾次試探地問我荷香死的事情,都被我敷衍了過去。有時候自己的直覺靈得可怕,我也有很多時候想說,荷香的死,李夫人的鐲子真的沒有那麼簡單,只是現在這個結果最好,我用不着再插上一腳。而我越是躲閃,李如虹倒是越是積極,沒事兒就讓我在跟前侯着,偶爾我神遊回來,總會遇見他探視的目光。

“今日我得閒,想要上街去走走。”李如虹道。“我就這叫春慧兒和小廝準備好,老爺稍等。”“不用了,你收拾一下,跟我一道吧。”我擡頭看他的臉色不像是玩笑,扭捏着不敢動。“怎麼?”“飲詞這樣的模樣跟着老爺,怕是不妥吧。”“… …,那不用收拾了,就這樣走吧。”好像沒有聽見我說的話,李如虹一背手,徑直出發了。我跟着後面搖頭,還真是命不由我。

春光明媚,這樣的日子,在街上閒晃不是不舒適,可跟着李如虹怎樣都讓人覺得奇怪。我看着他的後腦勺猜測着他在想什麼。

“想要吃些什麼?”“啊?老爺想吃什麼,飲詞這就去置辦。”李如虹笑了一下,嘆口氣:“算了,去天香樓隨意吃點東西吧。”

菜很快就上了上來,李如虹大概是常客,坐的位置很好,既能看見窗外的滔滔江水,又能從另一邊看到人來人往的繁華大街。我坐在李如虹對面得位置滿心忐忑,不知道他爲什麼突然對我這樣好。我不喜歡這種逾越了氛圍,這個世界的每一絲空氣都在提醒我,若是不守規矩,就會變得很悽慘。

“你嚐嚐,這道菜很出名。”李如虹點了點盤中的佳餚,他還是有幾分自持,並沒有做出位我夾菜的行爲來。我低頭吃着,卻是味同嚼蠟。“你不用擔心,我沒有惡意。”李如虹突然笑了一下,我擡頭看他,這笑容有些熟悉,哦,李笙開懷的時候大概也是這個樣子吧。心中有根細細的弦被撥動,他去了宮裡有十個月了吧,也不知道過得好不好。那比侯門更深的宮中有沒有覺得些許寂寞。勾起脣角,多多少少,我對李笙還是有些感情吧,想起他還會覺得溫暖吧。

“你笑起來的時候很溫情。”“… …”“別誤會,今日就當做友人相處吧。”我擱下筷子:“我可以問個問題嗎?”“你說。”“爲什麼你會突然注意起我來。我以爲我很安分的。”“哈哈… …飲詞,你很聰明,可有的時候男人想的和你想的並不一樣。”“哦。”

一路上的民間的攤販衆多,許多玩意兒是我未曾見過的。我一路看着走,倒頗有意味。以前同飲歌是待字閨中,能出門的機會幾乎沒有。後來飲歌嫁入魏府,我倒是出過幾次門,卻因爲她的事情焦躁不安,哪裡有心思東逛西逛。再後來跟着李笙出了一次府卻是得看着他,從未像如今這樣隨着自己的意願來行動過,不得不說,李如虹是個天生的紳士,他會知道在什麼時候不語,什麼時候上前。若是生在現代,這種男人怕就是我所想要嫁的吧。可惜,這一切都是假設。

“喜歡這個嗎?”李如虹問。我才發現我拿着一支銀簪發了半天的呆。“不是。”我擱上。李如虹笑了笑,拿起來對小販說買了。我趕緊上前阻止:“不用了,你送我,我也會賣了的。”李如虹奇怪的看了我一眼。卻沒有再說話。我今日心中是有些高興的,彷彿找回了一些人格與地位,與李如虹比肩走着。

這一日與李如虹吃吃喝喝直到黃昏纔回府。他一路上也沒有擺出官老爺的架子,我從最初的小心翼翼也放開了些。想來我骨子裡就是這種欺軟怕硬的習性吧,看着李如虹淳厚,也就顧不得再裝模作樣。

看着李府前恢弘的石獅時李如虹又問我:“你真的很缺錢嗎?當初你爲何不向我討要,而要留在李府。”我低着頭,不敢回答,難道我要說,我是想尋着你這個高官厚位的機會來利用。我並不會天真的以爲,一個下午的交情,能讓他繼續將我留下來。“也罷,反正你都留下了不是。”見我不答,李如虹擺擺手,走了進去。我跟在後面,知道,這一進去,他又將是主子,我還是奴才。

11.第 11 章41.第 41 章13.第 13 章34.第 34 章31.第 31 章19.第 19 章2.第 2 章7.第 7 章21.第 21 章3.第 3 章23.第 23 章2.第 2 章32.第 32 章13.第 13 章35.第 35 章9.第 9 章43.第 43 章22.第 22 章11.第 11 章17.第 17 章1.第 1 章35.第 35 章16.第 16 章35.第 35 章10.第 10 章22.第 22 章9.第 9 章41.第 41 章3.第 3 章43.第 43 章7.第 7 章45.第 45 章40.第 40 章38.第 38 章47.第 47 章10.第 10 章3.第 3 章19.第 19 章38.第 38 章38.第 38 章22.第 22 章47.第 47 章27.第 27 章23.第 23 章17.第 17 章40.第 40 章37.第 37 章28.第 28 章39.第 39 章47.第 47 章16.第 16 章42.第 42 章19.第 19 章42.第 42 章6.第 6 章26.第 26 章4.第 4 章38.第 38 章21.第 21 章39.第 39 章32.第 32 章35.第 35 章18.第 18 章14.第 14 章15.第 15 章15.第 15 章36.第 36 章43.第 43 章22.第 22 章25.第 25 章43.第 43 章3.第 3 章16.第 16 章21.第 21 章27.第 27 章12.第 12 章13.第 13 章37.第 37 章38.第 38 章4.第 4 章43.第 43 章7.第 7 章27.第 27 章7.第 7 章36.第 36 章39.第 39 章6.第 6 章47.第 47 章48.魏青問21.第 21 章42.第 42 章28.第 28 章47.第 47 章28.第 28 章26.第 26 章35.第 35 章28.第 28 章1.第 1 章
11.第 11 章41.第 41 章13.第 13 章34.第 34 章31.第 31 章19.第 19 章2.第 2 章7.第 7 章21.第 21 章3.第 3 章23.第 23 章2.第 2 章32.第 32 章13.第 13 章35.第 35 章9.第 9 章43.第 43 章22.第 22 章11.第 11 章17.第 17 章1.第 1 章35.第 35 章16.第 16 章35.第 35 章10.第 10 章22.第 22 章9.第 9 章41.第 41 章3.第 3 章43.第 43 章7.第 7 章45.第 45 章40.第 40 章38.第 38 章47.第 47 章10.第 10 章3.第 3 章19.第 19 章38.第 38 章38.第 38 章22.第 22 章47.第 47 章27.第 27 章23.第 23 章17.第 17 章40.第 40 章37.第 37 章28.第 28 章39.第 39 章47.第 47 章16.第 16 章42.第 42 章19.第 19 章42.第 42 章6.第 6 章26.第 26 章4.第 4 章38.第 38 章21.第 21 章39.第 39 章32.第 32 章35.第 35 章18.第 18 章14.第 14 章15.第 15 章15.第 15 章36.第 36 章43.第 43 章22.第 22 章25.第 25 章43.第 43 章3.第 3 章16.第 16 章21.第 21 章27.第 27 章12.第 12 章13.第 13 章37.第 37 章38.第 38 章4.第 4 章43.第 43 章7.第 7 章27.第 27 章7.第 7 章36.第 36 章39.第 39 章6.第 6 章47.第 47 章48.魏青問21.第 21 章42.第 42 章28.第 28 章47.第 47 章28.第 28 章26.第 26 章35.第 35 章28.第 28 章1.第 1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