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第 47 章

等到春節春節真正來臨的時候, 李笙還沒有想好讓生玉喚他什麼,生玉也不認生,除了黏着我, 就是滿院子的亂躥, 還特別喜歡跟着李笙。李笙有時候會在教場之上練習箭術什麼的, 生玉就會乖乖的坐在旁邊的土堆子上, 目不轉睛的看, 滿臉的狂熱。

整天陪着這一大一小,我也說不上有什麼感覺。只是覺得生活很安定,很滿足。一日三餐吃得很飽很香, 夜晚也睡得很熟。

李管事拿了幾樣圖紙給我看,說將軍吩咐了, 新年裡府中的裝扮和慶祝都由着我做決定。我閒着無聊, 也就尋着那些花樣圖紙選着禮花和窗花紙。李管事早已不是我入府時那樣的神情了, 他也明白我身份微妙,有些小心翼翼。

七七八八的決定了守歲那晚的糕點零碎還有團年的菜式, 天兒已經擦黑,李管事走了又突然退回來。討好的問,要不要請給戲班子,說這個院子裡姑娘小夥的都愛看這個,平常也沒什麼機會。我想着當然好, 就隨着李管事去辦。李管事是喜笑顏開的去了, 我旁邊的小丫頭卻笑了起來, 說那李管事自己對戲迷着了, 這下是遂了心願, 藉着將軍的名目,還不得把平常請不來的角兒都請聽唱個夠。我聽着也沒放心上, 只要大家都開開心心就行了,反正我也聽不太懂。

本來一切都準備得很豐盛,吃團年飯的時候卻出了狀況。聖上宴請百官。李笙實在無法推脫。我望着一桌子菜發呆,想着要不要去喊蔚芳過來一起吃。又害怕她覺得我假仁假義。只是,她恐怕和我一樣希望見到生玉吧,瞞了她這樣久,新年伊始,讓她再見上生玉一面也好。

請李管事去請了蔚芳。譜一見面,她並無什麼反應,只是當我從身後拉出打扮得一身通紅喜慶的生玉時,她再無法隱忍情緒,將生玉拉到懷中,痛哭了起來。

我是知道的,情緒忍住太久,哭出來的時候是件多麼暢快的事情。

之後大家也沒有虛情假意的套近乎,只是坐在一起平靜的吃了年夜飯。生玉是吃得滿嘴油,我和蔚芳也沒有什麼話,其他下人婆子自然也不敢開腔。說是年夜飯,吃得倒比平日裡沉悶了許多。

吃晚飯又擺上了點心,李管事就急急的來請了,說是那邊戲班子都準備好了,敲鑼打鼓的要開始啊。我猜他是自己心急,又明白這些迷京戲的確是跟發了煙癮兒似的,就拖着生玉和蔚芳去了後面搭的臺子。

一路上,我們三個,又好像是在文王府中一樣。

時世總是殘忍和而不由己,我希望蔚芳可以明白,可以不再恨我。時光帶去的那些鮮活如果不能回來,也不要只留下恨意吧。

鏗鏘的鑼鼓聲已起,李管事站在一邊搖頭晃腦,院子裡的其他丫頭小廝也都圍在後面,小聲的喧鬧起來,這樣,還勉強有了節日的氣氛。看着平常如鋼柱的侍衛也伸長了脖子,我也覺得輕鬆起來。

卻恍惚,從檯面上走出一個熟人。沈青梅大概比我還要大上一兩歲,沒想到,到現在他還在走臺子。我以爲他早已開班授徒了呢。何況,到了現在,以魏青問的權勢,保他一身富貴平安應該也沒有問題吧。

我是不懂戲的,但是從其他人如此如醉的表情中仍能看出沈青梅的絕世風華。只生玉同我,對那咿咿呀呀,哼哼唧唧的音調不太感冒。他使勁吃着面前的糕點,我則害怕他吃太多,而與他鬥智鬥勇。

雖然對臺面上的人顯得有些不尊敬,可我還是不太想仔細去聽那些唱詞,仔細去看沈青梅的扮相,那會讓我忍不住的回想起以前的事情來,也忍不住的回想起那個人來。

每次回想,仍然是如鯁在喉。我的性子近來改了許多,唯獨膽小稟性難移。

等到曲終人散,我抱着生玉準備回去。那邊李管事則跑了過來。他的臉上洋溢着簡單的滿足感,又有些奇怪的問道:“戲園子的沈老闆要見姑娘你,姑娘你見還是不見?”我站在原地左右爲難,生玉等着去放炮仗和禮花,使勁的跩着我。我無法,只得讓他與蔚芳先去了。自己站在原地等沈青梅。

沈青梅很快就來了,他的額頭鬢角還有些水汽,大概是剛卸完妝就趕來了。我笑着同他打招呼,說了兩句吉利話。沈青梅的笑容溫溫柔柔的,說我終於見着你了。我覺得奇怪,詢問的眼神看他。他又搖搖頭,說不說那些了。

氣氛有些僵硬,我和他爲了暖和,只好沿着碎石路緩緩走着。遠處是炮仗聲和下人中偶爾爆發的歡笑尖叫。沈青梅搓了搓手,停下腳步說:“你還可能回到他身邊嗎?”我不語,他又解釋:“我這個問題唐突,但是卻是我真心期望。”我笑笑,冷淡的回答:“憑什麼。”沈青梅被我的話噎了一下,也不生氣,只是道:“我覺得欠他的,想要還給他。”“哦,那是你們兄弟情深的事情,何況,你們之間誰都不欠誰的。”“你明明是明白。我欠他的,我的怨恨,家族的怨恨,所有的責任,我都壓在了他的身上。看起來我寬容大度與世無爭,那是因爲我明白,這個世界人有另外一個人去做那些事情。”沈青梅的情緒難得有些激動。我卻沒什麼感覺,你是想要告訴我魏青問很可憐嗎?可是那一切還不都是他自己的選擇。

我覺得他沒有多可憐,至少在我面前,他一直都保持着那樣完美的,施捨的風度。連在江南的挽留,都毫無讓人憐憫的地方。所以對於沈青梅有些哀慼的眼神,我表示愛莫能助。我指了指天邊的絢爛禮花讓它看,它這樣美,可惜轉瞬即逝,無法挽留。

沈青梅看了一會兒,就搖頭走了,走之前說即使這樣,他還是希望我可以見魏青問一面。

沈青梅說的時間是在大年那一天。李笙這日難得沒有被請進宮赴宴,又推掉了所有的應酬飯局,在府中準備了一桌子的菜,從早晨起來,他就陪着生玉在花園牆角樹林裡玩了個遍。我有些心神不寧,摔碎了一個花瓶和一塊鎮紙,好在並不貴重。

直到吃飯的時間,我才通李笙講,說我想要出去一趟。一個人。他也不答應就緊皺着眉看了我許久,最好說好,只是讓我記得早點回來,他等我一起吃飯。說完還不放心似的將我送到了門口。

我走出不遠,又回頭看了看,李笙的長袍邊角被風吹得翻飛,他揹着雙手,眼神複雜,俊美無暇的臉孔上看不出情緒。他背後是我熟悉的府院和我所有溫暖的來源,而在哪之後還有一股深沉的感情。雖然我並不明白那種感情真切的來源是愛還是習慣和依賴,又或者是什麼奇怪的羈絆。可是它的確強大溫暖,無堅不摧。

我敲開茶樓暖廂的門時,裡面的小兒迅速退了出來。還不忘體貼的將門掩得緊緊的。我有些好笑,我和魏青問看起來莫非是那來幽會的狗男女。

笑意輕撇在嘴邊,還沒來得及收斂,就看見站在窗邊的魏青問轉過了身來。與那日在馬車上見到的他並沒有多大的差別,除了臉色很白之外一切都是我熟悉的魏青問。與我的笑容相比,他就顯得嚴肅了許多,我很難看到他這樣嚴肅的表情。一般來說,他對着我不是不屑就是輕蔑,亦或者帶着些愧疚和憐憫。其中沒有一樣是我想要的,我喜歡的。

“坐吧。”他開口道,自己先坐了下來,我這才注意到他手中拿着一隻笛子,通身碧綠,很是漂亮。“魏大人好雅興啊,飲詞從來沒見過魏大人吹奏樂曲呢。”我隨口說說,當做寒暄。“恩,要聽嗎?”魏青問低着撫摸了一下玉笛,問道。我點點頭:“請便。”

悠揚的笛聲響起,空靈婉轉,聲音純潔無暇,曲調卻是複雜繁瑣,像是絮叨着那三紅塵的萬丈繁華,又像是道盡那人生百態的無奈滄桑。連着我這樣一個俗氣的人,突然都有些落淚的衝動。

我衝着閉眼吹奏的魏青問使勁鼓掌,還讚揚他:“以前還不知道,現在才發現魏大人果真才華橫溢啊。”本來是想要活躍一下這裡的氣氛,可是魏青問睜開眼,卻似沒聽到我的讚揚一樣,反而看着我笑了一下:“那你現在知道了,願意跟我走嗎?”

“走,走去哪呢,萬丈紅塵之中,總是走不出那男歡女愛,喜新厭舊的怪圈裡去。感情這回事兒,魏大人同我一樣,都是過來人了,怕不是不明白的吧。”

“飲詞,你這是何必?”魏青問悶聲道,走得更近了些。我並無懼於他的靠近,仰起頭,看他依然英俊的面目:“不是何必,是必須。魏青問,你一切都明白,我們之間的所有苦楚,牽絆,其實都是我們自己做的孽,怪不得人。”

他的身影頓住,站了一會兒,幽幽說道:“我本來希望你可以幸福的,在江南時我就明白你我沒有結局的,可是如今看你幸福了,這幸福卻不是我帶來的。可真讓人難過。”“蒙魏大人錯愛啊,飲詞感激不盡。”我拱手道。

魏青問後退了一步:“我可真傻,我那麼明白這些事情,可是還是控制不住想要見你,早早的就來等着,只爲了你同我講感激不盡這四個字。”魏青問的語氣悲嗆,與我的記憶中大相徑庭。我坐在凳子上,雙手藏在衣裙之內,緊緊拽住自己的裙邊。

我心軟了嗎?是的,從進門那一刻我的心就不受控制的跳啊跳,那是隻有見到魏青問的時候纔會有的狀況。可是,那又有什麼用呢,情感是那麼微妙的事情,由不得人控制,也由不得人把握,把握不了自己的心,卻能把握住自己的行爲。

我和魏青問這兩個人,糾葛了這麼久,卻從來不敢肯定,到底有沒有真誠的去愛過誰。就像是一場精彩的博弈,卻無法甜蜜完美。或許他是我心中永遠無法拔出的尖刺,我在他心目中也會是一個永遠耿耿於懷的影子。我們雙方都站在了自己安全的位置,希翼對手伸出一隻手,或者跨出一隻腳。

可是一步,就是天涯。

坐了很久,我也很仔細的看了魏青問的容貌,歲月流逝,與初次見面之時,他也添加了惱人的紋路和時間的滄桑。我逐漸將手心放開,鬆開自己的裙角,然後站了起來,向着魏青問道別。

“飲詞還有家人要照顧,就先走一步,還請魏大人代我向着府中幾位夫人問好。”說完就轉身走了。我尚不知你是不是我的有緣人,可是魏青問,或許我這一生從始至終都只愛過你吧,至少到現在,是如此。

我的腳步有些沉重,卻也心中踏實,人這一輩子總不能只爲情愛而活。擁有過也就無所謂失去了。我做不到佯裝不知咫尺天涯的距離,那就在這距離的無限延伸中仰望彼此吧。

下樓的時候看到鮮衣怒馬的李笙。他在風中望着茶樓的出口。馬蹄嘶鳴的熱氣在他的周圍掀起一股子氣場來。我走過去,問他來幹嘛。他抓了抓腦袋,說怕我忘記路了。可愛又幼稚的謊言。我長出一口氣,說,走吧,打道回府。

我走在前面,李笙下馬跟在我後面。人影寂寥,可我知道這世上總有一個人在家中等待我,也總有一個人跟在我身後,這就夠了。

14.第 14 章25.第 25 章38.第 38 章41.第 41 章48.魏青問15.第 15 章35.第 35 章27.第 27 章11.第 11 章22.第 22 章39.第 39 章24.第 24 章14.第 14 章6.第 6 章2.第 2 章34.第 34 章39.第 39 章22.第 22 章24.第 24 章29.第 29 章13.第 13 章22.第 22 章37.第 37 章12.第 12 章12.第 12 章36.第 36 章19.第 19 章5.第 5 章18.第 18 章4.第 4 章8.第 8 章19.第 19 章43.第 43 章42.第 42 章16.第 16 章15.第 15 章45.第 45 章34.第 34 章4.第 4 章39.第 39 章16.第 16 章5.第 5 章21.第 21 章4.第 4 章28.第 28 章21.第 21 章35.第 35 章8.第 8 章45.第 45 章27.第 27 章5.第 5 章13.第 13 章41.第 41 章43.第 43 章13.第 13 章1.第 1 章40.第 40 章43.第 43 章1.第 1 章9.第 9 章40.第 40 章6.第 6 章9.第 9 章32.第 32 章15.第 15 章13.第 13 章3.第 3 章8.第 8 章7.第 7 章31.第 31 章17.第 17 章43.第 43 章8.第 8 章8.第 8 章23.第 23 章1.第 1 章4.第 4 章41.第 41 章43.第 43 章22.第 22 章37.第 37 章35.第 35 章4.第 4 章26.第 26 章26.第 26 章48.魏青問7.第 7 章26.第 26 章19.第 19 章26.第 26 章5.第 5 章7.第 7 章43.第 43 章42.第 42 章39.第 39 章17.第 17 章
14.第 14 章25.第 25 章38.第 38 章41.第 41 章48.魏青問15.第 15 章35.第 35 章27.第 27 章11.第 11 章22.第 22 章39.第 39 章24.第 24 章14.第 14 章6.第 6 章2.第 2 章34.第 34 章39.第 39 章22.第 22 章24.第 24 章29.第 29 章13.第 13 章22.第 22 章37.第 37 章12.第 12 章12.第 12 章36.第 36 章19.第 19 章5.第 5 章18.第 18 章4.第 4 章8.第 8 章19.第 19 章43.第 43 章42.第 42 章16.第 16 章15.第 15 章45.第 45 章34.第 34 章4.第 4 章39.第 39 章16.第 16 章5.第 5 章21.第 21 章4.第 4 章28.第 28 章21.第 21 章35.第 35 章8.第 8 章45.第 45 章27.第 27 章5.第 5 章13.第 13 章41.第 41 章43.第 43 章13.第 13 章1.第 1 章40.第 40 章43.第 43 章1.第 1 章9.第 9 章40.第 40 章6.第 6 章9.第 9 章32.第 32 章15.第 15 章13.第 13 章3.第 3 章8.第 8 章7.第 7 章31.第 31 章17.第 17 章43.第 43 章8.第 8 章8.第 8 章23.第 23 章1.第 1 章4.第 4 章41.第 41 章43.第 43 章22.第 22 章37.第 37 章35.第 35 章4.第 4 章26.第 26 章26.第 26 章48.魏青問7.第 7 章26.第 26 章19.第 19 章26.第 26 章5.第 5 章7.第 7 章43.第 43 章42.第 42 章39.第 39 章17.第 17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