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第 40 章

莫寧起初有些張皇, 最後都化作了嘴邊的無奈,很是溫柔的躬身坐到了我面前。幾年的時光,她老了許多, 眼角有淡淡的皺紋, 爲她本來清麗的臉埋下了幾分的悽苦。我不自然的挪了挪身子, 尋思怎樣開口。

“公子要喝酒還是聽小曲兒?”莫寧並沒有點破我, 而是倒了一杯酒給我, 她端着遞給我,臉微微側向一邊。我心中更不是滋味,接過了, 也不喝,穩穩的放在我們面前。

“你們先下去吧, 我同你們姑娘有些話要講。”我譴推了兩旁的丫頭喚了莫寧一聲:“二小姐。”莫寧擺擺手:“不要這樣喚我, 只會讓我覺得難堪。”我沉默, 實在尋不出姿態來面對莫寧,本來是打算找個聰明的娼妓爲我牽線搭橋。查詢多年前的舊事, 可是堪堪碰到她,另我無言以對。

好在她並不知我與李府的糾葛,只是知道我當初投靠了文王,如今穿着一身的男裝走到她面前,物是人非得緊。“飲詞姑娘怎麼會在這裡?”倒是她先打破了僵局, 問道。“來江南遊玩, 順便探查一下朋友的舊事。”我說。“哦?那可查到?”“恩, 還沒有, 我對淮州不熟, 不是很清楚到哪裡去找那些高人。”莫寧擡起頭來看了我一眼,不語。我也不便與她再繞圈子:“如果二小姐可以幫我引薦一下就好了, 酬勞方便,一百兩紋銀。中介費可以另算的。”莫寧嘴邊浮出一絲澀澀的笑,點了點頭。也好,你將你要探查的事情都寫上吧,我會同你留心的。又吩咐丫頭片子取來吟詩弄詞的文房來,我潤筆寫了,交給她,看她收入懷中。

有些尷尬,我伸了伸僵硬的手腳,尋思着怎樣先行告退,可是面對着莫寧又實在說不出口。想必她心中比我還要難堪一些,莫家二小姐,淪落爲私娼,傳出去總是叫人笑話的。

“你不必覺得不適,我踏入這艘畫舫,就明白自己今後的身份,是不會害怕人笑話的。”莫寧輕輕說,手上不停,自己爲自己斟了酒,喝了。酒水嗆起紅暈浮在她的臉上,爲她以前的形象添加了一分生動。雖然她說得在理,我仍是不敢貿然開口,我並不想要唐突她,反而尊重她,是啊,早幾年就知道莫家家道中落,只是想不到,竟然落魄到現在的程度,莫寧現在的選擇只能說明她很勇敢,也很有責任感,至於賺錢的方法,我並不想披上衛道士的外衣去批評。

反倒是她,興許是遇到故人,倒是說多了些話,說回家以後日子有幾多難過,又說莫餘不爭氣,竟然藉着錢去亂花,弄到追債的人到了家裡。這一潦倒起來,就被人介紹做了這樣的買賣。我越聽越不是滋味,想到自己,今日處境是比她好的。長出一口氣,還是告了辭,實在待不下去。

回客棧的時候一直覺得很悶很悶,這個時候很想要抱着生玉,或者與親人愛人吃一頓晚飯。

繁星閃爍,時間流逝的速度讓人覺得悵惘,有一股來不及適應的感覺,也有一股前所未有的孤獨茫然感。回想起莫寧最後說起的那幾句話:“仙樂輾轉來信,他那孩子卻是重情,知道我以前對他的那一點點的好,我卻不敢告訴他如今的狀況,他日你若見到他,也不要告訴他吧。”我道:“我怕是不會再見他了吧。”

我站在星光下,一時間竟是無所適從。

第二日,我就去見了鄧華早。他先是接到了文王的密令,自然十分親切的接見了我。只是一雙眼睛,上下打量我,不知道打着什麼樣的主意。我一直也算是保證禮數週全,只是難免心情不好,寒着一張臉也在觀察他。鄧華早已經年過六十,卻是文王的門生,削長臉,兩抹山羊鬍子,眼睛極小,跟個綠豆似的。看着讓人覺得不舒服。說了半天閒話,他讓人爲我準備了客房,讓我下去了,衣食用度都不差,看得出,對我還是有兩份敬畏的。不過那雙在我身上打轉的綠豆眼始終讓我覺得不舒服。

一忙起來,我很快就將遇到莫寧的事情放在了腦後,因爲在淮州仍然得到前線的戰報。說太子越戰越猛,大有扭轉我軍頹勢的狀況,而最明顯的是他提拔了一名副將,作戰兇猛,貌似戰場修羅。而這個修羅僅及弱冠,正是前些日子做戴罪立功的李笙。有那麼一瞬間我是懷疑的。懷疑文盡忠的死,懷疑李笙的受傷,以及他被派往前線的真相,這樣看來,太子那一邊的人,心計也不是不深。

那邊戰情越是高昂,這邊文王催得越緊,鄧華早也是到處聯絡州郡官員,企圖招兵買馬,瞞天過海。只是這事實在重大,所有人都是緊捏着一把汗。先說淮州的官員。鄧華早是州牧,掌櫃軍權,但是政權卻是掌握在太守手中,雖然二人看起來沒有太大交集,但是總是要顧及的。這天不是,鄧華早就設宴宴請淮州太守。我看到賓客名單的時候才知道,以前我在江南治水的時候遇到那個郴州知府丁茂槐這兩年終於脫貧致富,爬到了淮州太守的位置。

我穿得正正式式,一副師爺的打扮,不過是監視鄧華早與丁茂槐的談話,並將它們稟報給王爺,順便觀察下丁茂槐的態度。現在事緊,若他流露阻撓之意,那鄧華早底下的高手中,隨時會取他的性命。

丁茂槐還是老樣子,有些不修邊幅,看到我先是一愣,也沒多說,只是忙着與鄧華早打着哈哈。兩人先是飲酒作樂,撿着些不着邊際的話講了。等到笙歌快盡時,鄧華早猜屏退左右,只留下我與丁茂槐,開始說了正事。

鄧華早說話還是很講技巧的,先是感嘆西域各國逐漸強大,我國雖民強卻是兵弱,怎樣怎樣的,一大堆。然後說國憂外患的時候,文王殿下爲民擔憂,想着爲國家效一分力,準備在江南組建一隻軍隊,但是害怕西域各國異動,只能私密進行,斷不能向外地透露信息。他邊說邊仔細看着丁茂槐的表情。我也同樣,睜大眼睛看着丁茂槐的表示。

丁茂槐沉默了半晌才說:“那軍費?該不會讓州郡財政來處吧”“這個不用丁兄擔心,文王殿下爲民請命,所有開銷都從王府支取。”我聽着驚駭,軍費不比其他,私人拿出這樣的錢來,真不知道這錢要去哪裡弄。倒是丁茂槐有趣,也不關心這個軍隊幹嘛,就擔心着自己的小財政。我想起他當日在郴州治水的樣子,又隱隱覺得事情沒這麼簡單。也不便說,繼續聽他們胡謅。果然,丁茂槐談了半天表達了一個意思,這軍隊自然要人管理,他有幾個親戚,到現在還沒有一分餉銀高的職業,問着鄧華早可不可以讓那幾人在軍隊混個高點的位置。鄧華早一聽,這丁茂槐跟他一樣是個愛撿便宜的主,自然應了,還一臉輕鬆的看我,表示這件事他辦得漂亮,王爺那邊是有功的。我心中冷笑,也不言語,生玉還在文王的手中,我此生最恨別人要挾我,我又怎麼會真心實意爲你着想,就讓鄧華早這個飯桶爲你賣命好了。

酒宴結束,丁茂槐又開始發起酒瘋,拉着我的手,硬說我似他一位故人。鄧華早攔也攔不住,也不好跟丁茂槐撕破臉,但是想着我是文王派來的人,也不敢讓丁茂槐真的對我幹些什麼。我擺了擺手,讓鄧華早不管此事,倒是任丁茂槐拉着手:“既然這樣,那我送送丁大人吧。”

一上轎,我立刻拍開了丁茂槐的手:“丁大人,別來無恙啊,你那三碗不過崗的酒量,怎會兩杯馬尿就醉了。”丁茂槐果然坐直身子,嘿嘿笑着:“柳姑娘,我是人不醉心醉啊。柳姑娘還是這樣迷人。”我懶得回嘴。只得問他:“你故意引我出來所謂何事。”丁茂槐道:“以前聽魏青問魏大人說你是李如虹的人,怎麼好,現在跟了這鄧華早。”我瞪他一眼:“這事自然不用大人勞心,只是飲詞問大人一句話,對付文王,你們有幾分把握?”丁茂槐瞪大眼睛看我半天,也不語,我咳嗽一聲:“你可以相信我一下,何況片面之詞,你就是對我說了,也沒有其他人作證。”丁茂槐又想了一會,掀開簾子四處瞧了瞧才說:“你想要什麼?”我想了一下道:“自由,海闊天空。我和我的人。”丁茂槐還在考慮着,我又加了一句:“還有紋銀千兩,我要養活我們。”他纔是一笑,說:“好。”

這一路,我使勁問丁茂槐他背後的主子是誰,他卻不肯透露半句,只是知道他肯定是太子那邊的人。那邊瞧人也準,請他來扮豬吃老虎,是再適合不過了。

和丁茂槐作了交易,我開始當起了雙面間諜的生活,只等着文王這一倒臺,我就可以自由,到時候魏青問如果是文王那一派的,也難免被禍及,破敗也是註定的。我每日懷抱着這樣的想法才能入眠,越發想生玉得緊,他大概得有三歲了。只是不知道模樣有怎樣的變化,還會不會想起我這個面目冷淡的孃親。

渾渾噩噩的半年時間,丁茂槐還是偶爾吃吃我的小豆腐,裝作一副好色猴急的樣子。我也總是對着鄧華早抱怨,以防備他的猜忌。軍隊有十萬人,已是基本成型。果然,丁茂槐的幾個“親戚”都在軍隊中位居高位,雖然軍權仍然在鄧華早手中掌握,但是其中安插的人也是不少。丁茂槐也成天混跡于軍隊,與軍隊流子一起吃喝玩鬧,也不知道他在幹些什麼。我靜看着事態的發展,想着我總是安全的,我在某些時候總是賣了人情給丁茂槐的,他也答應他日幫我自由,可就是太子失敗了,我大不了裝一切都不知道,繼續爲文王賣命,做個傀儡而已,只是苦了生玉,他這一生如果只在王府度過,該是多麼的乏味啊。

這一年,已是春節,家家戶戶都貼出了大紅色的對聯福字。連鄧華早的府中也不例外。我想着生玉得緊,我是每月都要寫信給吳先生的,想着他幫我表達對生玉和蔚芳的思念之情。奈何蔚芳不會識字,從未有回信,我站在窗口看外面紛紛的大雪。這南方的雪花不似京城的厚實,落下來,就化掉了,只能留下遺憾的美感。

大抵這世上的事情都不能沒有遺憾。

年過完,太子的親軍已經將西域各國收復,歷城國也俯首稱臣,退居原國界五百里之外,每年向着我朝納稅進貢。□□揚眉吐氣,這歷時三年的戰爭終於是結束。太子軍隊凱旋歸朝。我在窗口讀着這個信息,心中又放下一件事,好在,李笙還好好活着。

25.第 25 章15.第 15 章31.第 31 章36.第 36 章36.第 36 章40.第 40 章31.第 31 章40.第 40 章31.第 31 章4.第 4 章41.第 41 章34.第 34 章7.第 7 章16.第 16 章48.魏青問23.第 23 章38.第 38 章7.第 7 章23.第 23 章36.第 36 章15.第 15 章45.第 45 章48.魏青問21.第 21 章26.第 26 章48.魏青問5.第 5 章1.第 1 章2.第 2 章4.第 4 章25.第 25 章32.第 32 章31.第 31 章29.第 29 章14.第 14 章47.第 47 章3.第 3 章29.第 29 章5.第 5 章31.第 31 章35.第 35 章27.第 27 章7.第 7 章16.第 16 章47.第 47 章42.第 42 章17.第 17 章37.第 37 章19.第 19 章14.第 14 章32.第 32 章29.第 29 章47.第 47 章47.第 47 章12.第 12 章33.第 33 章26.第 26 章1.第 1 章38.第 38 章5.第 5 章11.第 11 章5.第 5 章19.第 19 章7.第 7 章18.第 18 章1.第 1 章40.第 40 章21.第 21 章6.第 6 章5.第 5 章31.第 31 章14.第 14 章43.第 43 章38.第 38 章12.第 12 章21.第 21 章32.第 32 章39.第 39 章38.第 38 章43.第 43 章37.第 37 章11.第 11 章21.第 21 章2.第 2 章9.第 9 章16.第 16 章16.第 16 章2.第 2 章10.第 10 章32.第 32 章41.第 41 章4.第 4 章16.第 16 章15.第 15 章31.第 31 章23.第 23 章47.第 47 章19.第 19 章
25.第 25 章15.第 15 章31.第 31 章36.第 36 章36.第 36 章40.第 40 章31.第 31 章40.第 40 章31.第 31 章4.第 4 章41.第 41 章34.第 34 章7.第 7 章16.第 16 章48.魏青問23.第 23 章38.第 38 章7.第 7 章23.第 23 章36.第 36 章15.第 15 章45.第 45 章48.魏青問21.第 21 章26.第 26 章48.魏青問5.第 5 章1.第 1 章2.第 2 章4.第 4 章25.第 25 章32.第 32 章31.第 31 章29.第 29 章14.第 14 章47.第 47 章3.第 3 章29.第 29 章5.第 5 章31.第 31 章35.第 35 章27.第 27 章7.第 7 章16.第 16 章47.第 47 章42.第 42 章17.第 17 章37.第 37 章19.第 19 章14.第 14 章32.第 32 章29.第 29 章47.第 47 章47.第 47 章12.第 12 章33.第 33 章26.第 26 章1.第 1 章38.第 38 章5.第 5 章11.第 11 章5.第 5 章19.第 19 章7.第 7 章18.第 18 章1.第 1 章40.第 40 章21.第 21 章6.第 6 章5.第 5 章31.第 31 章14.第 14 章43.第 43 章38.第 38 章12.第 12 章21.第 21 章32.第 32 章39.第 39 章38.第 38 章43.第 43 章37.第 37 章11.第 11 章21.第 21 章2.第 2 章9.第 9 章16.第 16 章16.第 16 章2.第 2 章10.第 10 章32.第 32 章41.第 41 章4.第 4 章16.第 16 章15.第 15 章31.第 31 章23.第 23 章47.第 47 章19.第 19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