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夜驚魂莊主擋刀劍

夜深人靜之際, 宋提刑的書房裡依然燈火通明,窗格上映着他挑燈苦讀的影子。

進去通報的人小聲報告:“大人,申冤之人已經帶到。”

低沉穩重的聲音催促:“快請進來。”

棠寧、梅玉和王重之三人對視一眼, 舉步走進去。

書房裡窗明几淨, 雅潔可喜, 明亮的燈火映照着擺放得整整齊齊的書籍。宋大人挺直地站在桌後面, 眉目間一股正義凜然之氣流露。

他們一走進去, 就齊齊跪倒在地,“草民參見宋大人。”

剛正不阿的提刑官上前虛扶一把,“三位請起, 不是朝堂,不必多禮。”

他們沒有起身。棠寧稍挪前一點, 咚咚磕了兩個頭:“民婦今晨驚擾大人, 實是迫不得已, 出此下策。還望大人海涵。”

宋提刑是久經刑場的人,自然知道她以退爲進, 便說:“請夫人起來說話,否則本府不敢受禮。”

棠寧直起身來,淚流滿面,端莊儀態卻絲毫不改,哽咽道:“民婦身負冤屈, 自昌州千里迢迢趕來, 無處投奔, 唯聞宋青天深明大義, 明察秋毫, 不畏權貴。民婦所有的希望便投在大人身上,求大人爲我趙家滿門伸張正義, 洗冤雪恥!”

她口齒清晰,一番話說得含哀帶怨,任是鐵鑄的心腸,也要化了。

宋提刑叫人搬來軟椅,讓了三人的座,這才說道:“趙大人的案子,本府聽說過。今夜臨時調來一些資料,粗略看了看,其中疑點甚多。你們誰對案情瞭解最清楚?”

梅玉應道:“是我。”

宋提刑拱手:“那就有請趙小夫人將所知詳詳細細說一遍,勿漏任何細節。”

梅玉大喜,再次跪下來,感激涕零:“宋大人,您肯幫助我們?”

宋提刑阻止了她,淡淡道:“切勿如此!本府還需先聽聽你們的講述,再做決定。”

梅玉點點頭,爲自己的口才忐忑。棠寧和王重之給她投去鼓勵的眼光,她定了定神,開始述說自己經歷的種種。

……

大半個時辰後,梅玉的講述告一段落。宋提刑神色凝重,眉微皺起,不怒自威,“趙小夫人知之甚多,乃本案重要證人,怪不得這幾日通緝令都貼到了臨安。”

三人大驚失色,不知何意。

宋提刑看着他們,一語點破:“趙小夫人只是打傷兩個人,何須如此緊急通緝,動用了皇榜?任何人只要往深裡一想,就能覺察到其中蹊蹺。他們必是害怕趙小夫人知道他們秘密太多,恐壞他們事,是以小事做大。”

梅玉愣住了,睜大眼睛:“我……我沒有殺人?”

宋提刑搖搖頭,嚴肅道:“據線報說,趙彥清與那婢女僅是輕傷。”

“阿彌陀佛!”棠寧雙手合十,唸了一句,然後握住梅玉的手激動道,“菩薩保佑,姨娘你並未背上殺生之孽。”

梅玉含淚回握住她。

“大人,依您之見……”王重之插了一句。

宋提刑並未回答,他皺眉思索了一陣,問道:“趙小夫人,你可曾帶了那漢王章來?”

“有,有。”梅玉忙不迭打開隨身的包袱,將漢王章呈給他。

宋提刑把漢王章捧到燈下,仔細端看了半晌,將之交還給她。他又來來回回踱了幾步,凝神思考。驀然,他計上心來,轉身望着梅玉,“趙小夫人,本府有一計。如果對方上鉤,說明趙大人確被誣陷,本府自然幫忙到底。如果沒有,本府亦無可奈何。只是這計策,需得你冒一冒險。”

梅玉咬着嘴脣,眼光堅定:“宋大人,只要能將我家老爺救出來,莫說冒險,就是刀山火海,賤妾在所不辭。”

宋提刑深吸一口氣,凝重說:“本府如要插手這個案子,單憑趙小夫人一面之詞還不夠,必要掌握有利證據,纔好面呈聖上!據你說那趙彥清意在漢王章,而陳太守則欲掩蓋罪行,他們必定十分焦急地尋找你的行蹤。你不如拿漢王章,上演一出引蛇出洞!”

說罷,四人交頭接耳,密語一番。

棠寧和梅玉皆點頭表示贊同,唯王重之心事重重來了一句:“大人,此舉將趙小夫人處於危險境地,況趙小夫人正身懷六甲,萬一不測……是否太過冒險?”

梅玉心急地說:“我不要緊!”

話衝出口,王重之尷尬地閉上了嘴。

梅玉愣了愣,情知自己的魯莽傷了他,懊悔地低道:“對不起,王大哥,我……我知道你是爲了我好,我……”

王重之擺擺手,安慰她:“不要緊,我明白你的心情。”

棠寧稍瞥了他兩眼,默不作聲。

宋提刑正色道:“趙小夫人是本案重要證人,本府自會派人暗中保護她,王公子不必多慮。”

商量完畢,宋大人依然叫心腹趁夜悄悄將他們送回客棧,並囑咐不可聲張。

---------------------------------------------------

第二日,京城最大的當鋪“聚財典當”門口,來了一位衣衫襤褸的婦人。

大街上人來人往,繁華興旺。

她風塵僕僕,似躊躇不安地在門口探看了一會兒,方小心翼翼走進去,怯生生問:“掌櫃,這裡可以典當,是嗎?”

胖胖的掌櫃擡眼,將她上下打量一番,見是位俏生生的少婦,卻寒酸得緊,就從鼻子裡哼了一聲道:“你有何物值得典當?”

梅玉故作拘謹地笑笑,從布包裡掏出一方錦盒,放到比她個子還高的櫃檯上:“麻煩掌櫃幫我估個價。”

掌櫃漫不經心打開錦盒,心想說不定這個盒子比裡面的東西還值錢些哩。當他看清楚裡面物件時,神情凜了凜,不論印章的內容,單是一方完整的墨玉翡翠便已十分值錢。他將那方翡翠拿在手裡掂了掂,疑惑地望了一眼梅玉身上破爛的衣裳。

梅玉對他憨憨一笑,低頭略整了整身衣衫。

“咳……”掌櫃尷尬地縮回目光,繼續研究漢王章。

他越看,頭上越冒汗,此物貴重,遠出於他的想象,可一個鄉婦怎麼可能拿出的貴重的翡翠印章呢?

沉吟片刻,他對梅玉道:“麻煩夫人稍等,我不能肯定此物值多少錢,能不能讓我拿進去給老闆看一看?”

梅玉想都沒有想,點頭答應了。

過了整整一刻鐘,掌櫃才重新出現,身後還跟着一位錦衣貂裘的中年人。看掌櫃點頭哈腰的模樣,中年人應是當鋪老闆了。

衣飾華麗的老闆走出來,不動聲色將她上下掃視,“這位夫人,你要典當這方金石?”

“是的。”梅玉淡淡道。

當鋪老闆玩味地看着她,“你想當多少錢?”

梅玉微微一笑:“民婦不識貨,想請老闆估價。”

當鋪老闆伸出一個巴掌,五根手指晃了晃,“這個數,怎麼樣?”

梅玉淡定依舊:“這是個什麼數?民婦愚笨,不明白。五兩?五十兩?還是五百兩?”

當鋪老闆一聽她報的數字,眉梢挑了挑:“五百兩,怎樣?”

梅玉清清楚楚捕捉到他眼中快速閃過的驚喜,抿嘴一笑,“老闆開玩笑吧?我這方金石,曾經有人願意用越王勾踐劍和吳王夫差戟來換。民婦不懂行情,但至少知道,你就是出五萬兩,只怕也買不了一個越王勾踐劍吧?”

當鋪老闆一聽,知道騙不了她,咬咬牙道:“原來夫人是識得的。我這聚財典當,已是京城最大的當鋪,只怕夫人出了我這裡,找不到別地能典這金石。這樣吧,一萬兩,十天內就要贖,否則過期,怎樣?”

十天,實在太過爲難人。他賭定典賣漢王章的人,肯定急需用錢。

梅玉聽得價錢差不多了,也不多費口舌:“如此甚好,請寫票據吧。如不是民婦需要錢,哪裡肯這般賤賣。”

當鋪老闆立即簽下當票,心疼地將十張千兩的銀票拿出來,“說好了,十天之內不來贖,就過期了。”

“知道了。”梅玉接過銀票,轉身就走了出去。

她朝街角打了個手勢。

王重之站在那裡,微不可見地點了點頭。他轉過身,將早聚集在那裡的小乞丐召過來,把滿滿一袋銅板分給他們。

小乞丐們呼啦一聲,四散開去。

不到一個時辰,整個臨安城大街小巷都知曉了消息:漢王章出現在聚財典當行裡。

-----------------------------------------

夜,萬籟俱寂,喧鬧的客棧也漸漸安靜下來。

梅玉和棠寧說了一晚上的話,最後一次剪了西窗的燭芯,也漸漸進入夢鄉。

空曠的街道忽然出現五、六個黑衣蒙面人,快速無聲地飛躍上客棧的屋頂。其中一個人倒掛在屋檐上,將耳朵貼近窗格,仔細傾聽。

聽到裡面的人均勻綿長的呼吸,他回身做了一個手勢。所有黑衣人一起破窗而入,手中長劍閃耀着凜冽的寒光,挑開牀幃,準備亂劍砍死裡面之人時,毫無防備地面對裡面劈出的鋒利刀影。

牆角處悄無聲息跳出好幾個人,將蒙面人團團包圍在中間。

“全部要活捉!”宋提刑的心腹張龍低沉地喝道。

黑衣人倉皇迎戰,知道自己中了埋伏。

一時間窄小的房間裡,擠着十幾個大男人,刀光劍影映花了眼睛。

梅玉和棠寧縮在牀角,一動不敢動,緊張地看着他們交手。忽然戰圈中一個蒙面人飛身抽離,拼着背部捱了深重的一刀,用盡力氣揮劍斬向梅玉。

梅玉驚叫一聲,抓起枕頭當在身前。

“刷——”枕頭被劍氣割開,棉絮漫天飛舞,遮擋住了人的視線。

趁着這個時候,棠寧拉着梅玉跳下牀,往門口跑去。蒙面人緊追不捨,手中長劍灌注了真氣,投擲出去,化作一道長虹,直刺梅玉背部心臟的地方。

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王重之不知從哪裡冒出來,將她倆推到一邊,“小心!”

鋒利的劍峰穿透他的骨骼,他悶哼一聲,跪在地上。

梅玉大驚,回身痛呼:“王大哥!”

棠寧拉住她,“快走!他們的目標是你!”

梅玉被她扯着離開漆黑的房間,不住回頭看。王重之噴出一大口血,拼着所有力氣道:“快走!”

客棧外邊早停了一輛馬車。聽到樓上打鬥的動靜,駕到了門口。宋提刑親自候在門邊,見到她們踉蹌跑出來,喝道:“快點上車!”

兩名蒙面人追殺上來,宋提刑身邊的貼身隨從與蒙面人纏鬥在一起。

棠寧和梅玉連滾帶爬進入車中,還沒坐穩,就聽到宋提刑“駕”一聲,馬蹄飛奔,倉促離開客棧。

身後,幾名官兵全力抵擋着蒙面人。

夜色,濃得化不開。

與此同時,聚財典當行那邊,亦隱隱傳出打鬥的刀劍聲……

6.學族規家主怒衝冠26.解詩情姨娘勸紈絝43.封家產棠寧淚辭親(上)3.編花環趙公悼前人40.無名火家主逐貴客16.吃飛醋少爺暖安慰48.夜闌深無人涉影來(下)9.滿月席諸位懷心事8.過新年巧婦語驚人20.情不識不知愁滋味26.解詩情姨娘勸紈絝1.痛失妻文素買妾婢17.驚迷路叢林黑影生48.夜闌深無人涉影來(下)29.闖大禍父親痛鞭笞2.出意外簡白喜得孫26.解詩情姨娘勸紈絝9.滿月席諸位懷心事48.夜闌深無人涉影來(下)34.七月七既見長生殿2.出意外簡白喜得孫40.無名火家主逐貴客46.接上18.見仙蹤鴻飛共患難7.理家務農人莽鬧事33.迎新娘趙秦成眷屬18.見仙蹤鴻飛共患難61.番外之趙櫻月24.始弱冠小兒拒婚嫁30.登進士趙府掛喜報6.學族規家主怒衝冠2.出意外簡白喜得孫43.封家產棠寧淚辭親(上)4.學認字姨娘喜害羞45.進天牢雙人齊淚下41.激爭吵官兵忽闖門56.坐牢獄孕婦夢亡魂9.滿月席諸位懷心事25.行大禮假意探真實3.編花環趙公悼前人20.情不識不知愁滋味48.夜闌深無人涉影來(下)46.接上41.激爭吵官兵忽闖門18.見仙蹤鴻飛共患難10.傷別離合家攜出遊18.見仙蹤鴻飛共患難14.難落魄李妻論寡婦15.遇棕熊頑童逗少女52.出虎口哪料入狼窩1.痛失妻文素買妾婢55.夜驚魂莊主擋刀劍56.坐牢獄孕婦夢亡魂56.坐牢獄孕婦夢亡魂18.見仙蹤鴻飛共患難53.重相逢雙婦齊策劃4.學認字姨娘喜害羞15.遇棕熊頑童逗少女9.滿月席諸位懷心事37.鄭老闆親證漢代石36.除夕夜新官攜小妾16.吃飛醋少爺暖安慰26.解詩情姨娘勸紈絝48.夜闌深無人涉影來(下)48.夜闌深無人涉影來(下)55.夜驚魂莊主擋刀劍50.得美人族叔百推搪41.激爭吵官兵忽闖門9.滿月席諸位懷心事6.學族規家主怒衝冠20.情不識不知愁滋味24.始弱冠小兒拒婚嫁13.遭虐待後生遇仙妃26.解詩情姨娘勸紈絝34.七月七既見長生殿40.無名火家主逐貴客16.吃飛醋少爺暖安慰11.烤鹿肉老爺論蘭卿57.登殿堂仙蹤呈真相53.重相逢雙婦齊策劃60.結局34.七月七既見長生殿60.結局28.恢復更新20.情不識不知愁滋味57.登殿堂仙蹤呈真相28.恢復更新24.始弱冠小兒拒婚嫁44.(下)2.出意外簡白喜得孫44.(下)61.番外之趙櫻月56.坐牢獄孕婦夢亡魂13.遭虐待後生遇仙妃30.登進士趙府掛喜報35.漢王章初次現真身
6.學族規家主怒衝冠26.解詩情姨娘勸紈絝43.封家產棠寧淚辭親(上)3.編花環趙公悼前人40.無名火家主逐貴客16.吃飛醋少爺暖安慰48.夜闌深無人涉影來(下)9.滿月席諸位懷心事8.過新年巧婦語驚人20.情不識不知愁滋味26.解詩情姨娘勸紈絝1.痛失妻文素買妾婢17.驚迷路叢林黑影生48.夜闌深無人涉影來(下)29.闖大禍父親痛鞭笞2.出意外簡白喜得孫26.解詩情姨娘勸紈絝9.滿月席諸位懷心事48.夜闌深無人涉影來(下)34.七月七既見長生殿2.出意外簡白喜得孫40.無名火家主逐貴客46.接上18.見仙蹤鴻飛共患難7.理家務農人莽鬧事33.迎新娘趙秦成眷屬18.見仙蹤鴻飛共患難61.番外之趙櫻月24.始弱冠小兒拒婚嫁30.登進士趙府掛喜報6.學族規家主怒衝冠2.出意外簡白喜得孫43.封家產棠寧淚辭親(上)4.學認字姨娘喜害羞45.進天牢雙人齊淚下41.激爭吵官兵忽闖門56.坐牢獄孕婦夢亡魂9.滿月席諸位懷心事25.行大禮假意探真實3.編花環趙公悼前人20.情不識不知愁滋味48.夜闌深無人涉影來(下)46.接上41.激爭吵官兵忽闖門18.見仙蹤鴻飛共患難10.傷別離合家攜出遊18.見仙蹤鴻飛共患難14.難落魄李妻論寡婦15.遇棕熊頑童逗少女52.出虎口哪料入狼窩1.痛失妻文素買妾婢55.夜驚魂莊主擋刀劍56.坐牢獄孕婦夢亡魂56.坐牢獄孕婦夢亡魂18.見仙蹤鴻飛共患難53.重相逢雙婦齊策劃4.學認字姨娘喜害羞15.遇棕熊頑童逗少女9.滿月席諸位懷心事37.鄭老闆親證漢代石36.除夕夜新官攜小妾16.吃飛醋少爺暖安慰26.解詩情姨娘勸紈絝48.夜闌深無人涉影來(下)48.夜闌深無人涉影來(下)55.夜驚魂莊主擋刀劍50.得美人族叔百推搪41.激爭吵官兵忽闖門9.滿月席諸位懷心事6.學族規家主怒衝冠20.情不識不知愁滋味24.始弱冠小兒拒婚嫁13.遭虐待後生遇仙妃26.解詩情姨娘勸紈絝34.七月七既見長生殿40.無名火家主逐貴客16.吃飛醋少爺暖安慰11.烤鹿肉老爺論蘭卿57.登殿堂仙蹤呈真相53.重相逢雙婦齊策劃60.結局34.七月七既見長生殿60.結局28.恢復更新20.情不識不知愁滋味57.登殿堂仙蹤呈真相28.恢復更新24.始弱冠小兒拒婚嫁44.(下)2.出意外簡白喜得孫44.(下)61.番外之趙櫻月56.坐牢獄孕婦夢亡魂13.遭虐待後生遇仙妃30.登進士趙府掛喜報35.漢王章初次現真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