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好疼!渾身都疼!不過,我決定不管,我想知道我活着並且回了二十一世紀!可是睜開眼我失望了,我覺得還不如不醒呢!至少,夢裡的我正吃着冰激凌,要知道我已經五年,整整五年沒吃過冰激凌了,我依然在什麼也沒有的古代做着帥哥!(人家二十一世紀年都過完了,你還沒到秋天!SNOW:是你寫的慢好吧?)想到這裡,我忍不住擡眼看着這個房子,花木蘭死不了我早就知道,沒想到從懸崖上掉下來都沒死,果然是女超人的體質!

不知道,那個賊頭子有沒有我一樣的幸運?沒什麼特別的房子,就茅草木質屋子。見桌子上擺着陶製茶壺,我自覺下牀,不過手臂還是很疼,發現衣服還是那天的麻布衣服,就是有些潮,不過傷口已經包紮過了。倒了水,我邊喝着邊伸頭看向窗外,一大片的蘆葦,在夕陽下的金色有種孤單的味道,不過很美!“你醒啦?”

我回頭看見一個古代村姑打扮的女孩端着飯菜走進來,她看到我害羞的低下頭。噢!我很想說對不起,我忘了我有張妖孽禍害的帥哥臉,下次保證不拿正眼看除露兒以外的女孩子。可是,我受傷了難道她沒發現我是女的?

她把碗放在桌子上,看着碗裡的純綠色食品,我苦笑着說:“是姑娘救了在下,給在下處理傷口嗎?”我忙作揖說:“大恩不言謝!”

她仍舊是低着頭,說:“不!是小女子的爹爹救了你!你的傷是村裡的瞎眼公公治的,我什麼事也沒做,你可莫要行這樣大的禮。”

我說:“姑娘當得起,你這不是還給在下送飯嗎?”心裡卻想,原來給我看病的是位盲人,難怪她不知道我是女人!

吃了一肚子綠色植物,我決定四處走走消化消化,站在茅草屋前,眼前果林農田間錯落茅草屋,大約百餘家,是個大村呢!可是我明明記得,我的路探說方圓百里內除了那打家劫舍的山賊沒有村落,這個村子是哪裡冒出來的呢?

“壯士醒了?”

我回頭看見一箇中年老漢站在我旁邊,他的模樣讓我想起了花木蘭的父親。

不過,壯士?

我頂多就是一個少年,雖然不是瘦骨嶙峋卻也當不起壯士這個詞。不過我還是禮貌性的向他打招呼,知道他是女孩子口中的爹爹我又問他:“老伯,不知在下何以能來此?”

那老漢邀我坐在一塊供休息的石頭上說:“壯士,是從林子那邊的溪水裡飄來的。”

我順着他所指點的方向看去,果然有小溪的樣子。難怪衣服那麼潮,就不知道給我換一下衣服嗎? 就在我神遊到林子那一方,聽到那女孩子的聲音:“水哥,你莫要問我!”

那個水哥的聲音傳來:“阿笙,你是看上雲姨家的阿魚了?”

“胡說!”

緊接着,茅草屋裡走出了兩人,我還沒仔細研究過茅屋,那個水哥他是從哪裡進去的?他看到我,我衝他點了下頭,算作打招呼,可是卻看到他眼裡的火焰,彷彿恨不得燒死我。

他走到老伯身邊問:“莫叔,這小子是誰?不像村裡人?”

阿笙一把扯他離開自己的父親說:“是誰與你何干?”

我突然很想笑,這老漢姓莫,女兒叫阿笙,那不是陌生嗎?不過我忍住了!阿笙走到我身邊,嬌氣地問:“我還沒問你名字呢!”

我連忙站起身作揖道:“在下雲都校尉花英雄!”

是的!我們軍營現在駐紮雲都。

“花英雄?花英雄。”阿笙默默品味着我的名字。

“阿笙,阿笙!”

遠處的小道上,有個年輕人手裡領着什麼飛奔而來,走近看到是魚,不過——好小!

他將魚遞給阿笙,說:“給!晚上給叔加菜!”

他也發現了我,說:“小子醒了?”

我疑惑地看着他,阿笙連忙解釋說:“是爹爹和魚哥救你回來的。”

說完,低頭抿着嘴脣,爲什麼一開始不直接說呢? 我沒再計較又是作揖道:“大恩不言謝!”

他擺擺手,然後他對旁邊的水哥說:“你又來作甚,笙妹不愛跟你玩!”

水哥頂回去說:“阿笙愛跟你玩?”

然後兩人同時問阿笙:“你愛跟誰玩?”

阿笙左看右看,突然抓住我說:“英雄!我愛跟英雄玩!”

那兩人同時瞪向我,眼神的熱度足以燒死我和後面的茅屋以及那大片的蘆葦。我又不好意思推開她只能尷尬的笑笑。

小村的晚上非常安靜,從莫老伯那裡知道了一些事,這是個與世隔絕的村落,他們的先祖都是三國時期的難民,自無意間進入這裡後,近百餘年來無人出入,這裡所有職業世襲,比如水哥是教書先生,比如魚哥打魚,他們所有東西均分,除了村長莫老伯單獨住,其餘人都住在一起!村長也是世襲的,但是阿笙是女孩子,所以那兩個年輕人才會來討好阿笙,一方面爲村長之位,另一方面爲抱得美人歸。不過,這些與我無關!我只想出去!既然進的來就一定出的去!

“英雄,你睡了嗎?”是阿笙。

我停下整理鋪蓋的手,說:“沒!阿笙姑娘進來吧!”

她走進來昏黃的燭光粉紅的臉,她說:“我能和你說說話嗎?”

我很想說孤男寡女共處一室不妥來拒絕她,可想到今天的情形,本着日行一善,我也是女人,女人幫女人天經地義的想法我點頭答應。

她坐在我牀上說:“英雄,你覺得水哥和魚哥,哪一個好?”

哪一個好?我想想今天見得兩個人,要是我我可一個都不選,太小家子氣,還不如我男人(你這是在罵你自己嗎?男人婆!SNOW:去去去!)!

不過,她總得選一個嫁吧!我搖搖頭,說:“阿笙姑娘,這種事我不好說!”

她突然抓住我的手問:“你覺得我好看嗎?”

嗯?厄...“好看...”“吧”字讓我硬生生吞了,總不能說沒露兒好看,你就是一村姑他們任何人配你正好,我敢說我會被她一斧頭砍出去!

她期期艾艾問:“那你願意...娶我嗎?一輩子呆在這裡,做這裡的村長!”

村長?Oh,No!我不是帶着鬍子的山羊,我不要做村長!

我尷尬的笑笑,說:“可是...”

她急迫地說:“出不去的,你這一輩子都不可能離開的!”

我一下子站起來,不可能!如果花木蘭沒出去,當了這個古怪村子的村長,那,那句“同行十二年,不知木蘭是女郎。”哪裡來的?

第二天,一個盲眼老爺爺來了,說是給我換藥,換藥過程中我問了一下出去的事情,沒想到他也不知道。

傍晚,莫老伯回來看我的眼神怪怪的。吃過飯,我們坐在院子裡賞月,八月十五雖然早已過了,月亮卻是漂亮的很!清朗的天空,掛着冷白的月,遠山的風帶着特有的涼意。

莫老伯的聲音顯得渺遠,他說:“英雄啊!雖然,阿笙漂亮,你也要知道你不是村裡的人!”

突然莫名其妙來這麼句真讓人像吃了蒼蠅般難受!

他說:“我總想着,笙兒再大一些總會在兩個年輕人中間選一個,沒想到你就出現了。其實,如果笙兒喜歡你,那也...”

我連忙打斷他,岔開話題問:“老伯,真的沒有離開村子的辦法?” 他長嘆口氣,說:“離開幹什麼?外面總在打仗!”

他知道打仗?

我問:“您知道出路?”

“是啊!銀魚村的秘密只有歷代村長知曉!先祖爲了讓子子孫孫幸福安樂,所以只告訴歷代村長,並逼迫村長髮誓不告訴村子理任何人,不許村子裡任何人不得離開!”

我不知道這個規定好與不好,但如果是我苦樂也要闖闖的。

我連忙握住村長的手,說:“我不是村裡的人,我可以離開了吧?老伯告訴我方法!”

他猶豫着,我焦急着。

他說:“其實,笙兒只要喜歡你...”

我連忙激動地說:“笙兒姑娘花容月貌,我實非令嬡良配!”

快放我走!快放我走!

他搖搖頭說:“好吧!明天早上我就帶你離開!”

我激動的捧着他的手說:“謝謝謝謝謝謝!”

第二日我和莫老伯來到樹林對面的小溪旁,我看到溪邊立着石碑,上面寫着“銀魚村”,溪水潺潺,旁邊繫着一條小舟。莫老伯用黑色的布矇住我的眼睛,讓我上了那條小船,他要我數二十個數,慢着數,然後自行摘下眼罩。其實,他完全沒必要這麼做,我從未有再回來的念頭,更不會像《桃花源記》中那個無聊的人,處處做記號還找人尋找。

上了船,我乾脆就躺了下來,感覺舟身猛的一蕩,我大聲說:“老伯謝你幾日照顧,英雄就此告辭!”

莫老伯大聲說:“舟中有吃食!”

我又謝了他,數到二十個數,我摘下了眼罩,看着天空,很遠!周圍空氣中有着初冬的寒氣,已經這麼久了。不知道露兒好不好?我坐起來,向後看看,除了溪水兩岸乾枯的樹枝什麼也看不到了。

第十四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四章第十七章第八章第十四章第二章第二十七章第十五章第十八章第十五章第十三章第十二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二章第十八章第四章第十二章第七章第十三章第十章第十章第二十五第二十一章第十六章第十章第十二章第二十一章第十七章第二章第七章第十五章第七章第十九章第四章第二章第十一章第九章第二十六章第四章第十四章第二十五第十九章第十二章第十七章第九章第四章第二十六章第四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五第八章第二十五第十六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三章第十一章第五章第十九章第二十五第十九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六章第十四章第二十七章第十一章第十五章第十二章第四章第二十三章第八章第六章第十三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七章第十三章第二十二章第十四章第十一章第三章第十六章第二十一章第二十五第二十六章第十二章第十二章第十八章第八章第二十九章第五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三章第五章第二十二章第十八章
第十四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四章第十七章第八章第十四章第二章第二十七章第十五章第十八章第十五章第十三章第十二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二章第十八章第四章第十二章第七章第十三章第十章第十章第二十五第二十一章第十六章第十章第十二章第二十一章第十七章第二章第七章第十五章第七章第十九章第四章第二章第十一章第九章第二十六章第四章第十四章第二十五第十九章第十二章第十七章第九章第四章第二十六章第四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五第八章第二十五第十六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三章第十一章第五章第十九章第二十五第十九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六章第十四章第二十七章第十一章第十五章第十二章第四章第二十三章第八章第六章第十三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七章第十三章第二十二章第十四章第十一章第三章第十六章第二十一章第二十五第二十六章第十二章第十二章第十八章第八章第二十九章第五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三章第五章第二十二章第十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