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懷中的她幾欲昏倒,大概是驚嚇加刺激使她的承受能力幾近崩潰邊緣。我將她抱起來,她和我想象的一樣輕。不過,再高大再經過長期的訓練總是個女人身板,索性我們站的地方離我的營帳不遠!放她在牀上,我凝視着她絕望的臉說:“我不管什麼胡人、奸細,以後有我來照顧你!你是我的...侍女——露兒!”

半夜,我睡在牀上卻突然轉醒。昏暗中見露兒跪在我的面前,淚痕點點,她見我醒了又哭出來。原來她早上從奄奄一息的嬸孃那裡知道,她父親已經死了。而且被綁在涼人軍中大營示衆已經兩天了。我說爲什麼早上看她的樣子那麼絕望?我問她向我下跪是不是求我爲她做什麼,她竟要我去救她父親!想到去救也不過是屍體我本想拒絕,但轉念一想如果此時身份交換,我也一定希望面前的男人爲我做點什麼,畢竟這是我無能爲力的,找不到任何人幫忙。雖然我是女人,但也正因爲我是女人才更知道這是怎樣的祈盼!我扶起她讓她安心入睡,這件事就這麼敲定了,我幫!

看着她絕美的睡顏,我又懷疑起自己是同-性-戀!第二天一早,我便邀校尉們在營帳內談論營救之道。我沒說是爲了一個女人,如果說了保不齊露兒被當做紅顏禍水殺掉!我只說那是一位民族英雄,極盡所能描述他生前事蹟。二十一世紀來的我,什麼英雄事蹟不知道!他們果然被民族大義之火點燃了。我想了一夜的計策終於到實現的時刻了。我警告他們不許戀戰,要知道這些男人都是熱血男兒他們上戰場是爲殺敵,卻成了後勤員,這可都是關在籠子裡的野獸!我告訴他們一旦救出屍體立刻點狀式逃跑。我的目的很簡單,製造混論分散他們的注意力,再製造恐慌趁亂救下露兒的父親。我知道爲救一具屍體我們有點小題大做,但對於這些猛獸能像這樣也算安慰!換上我的鎧甲,之前一度猶豫要不要換,畢竟是偷襲,輕裝便服多舒服。全副武裝走出營帳,露兒看到我時眼睛放射出幾近崇拜的目光,我心裡還挺美,我就是穿給你看的。

天暗下來的時候,我部署了一下跨上了青鋒。第一次正面與敵人交鋒,心裡還是很忐忑,幸而我只要讓人把一具屍體運出來。也怪那些涼人駐紮的地理位置太偏了,他們駐紮在一個四面都是山的山坳裡。我們一行人避開巡邏的人,十幾個人並十幾匹馬上了山,我先讓他們一人一處分散開來反覆吶喊,聲音回疊重複,明明十幾個人並十幾匹馬愣造出千軍萬馬的聲勢。最重要我將兵力分散讓他們找不到人。果然不出我所料,軍中立刻混亂起來,我見敵人人數不多,心下更覺容易。涼人派人來搜山,山坳裡早有身手敏捷的安敬奧穿着涼人的衣服潛了進去!不一會兒,有人來稟告事情很順利。我操起弓箭,拉了一個滿弓打算射下他們的旗幡,誰知山間起風箭走偏射在了一個炭盆上,炭盆翻起火星四濺,周圍立刻燃起大火,涼人又從山上退下去救火,偏巧旁邊的士兵懂那些語言,他一下跪在我面前激動的說:“將軍神勇!少了他們前方的糧草!”我想說是另一次失手,不過卻苦惱我好歹苦練箭術兩年,射蛇也久了,怎麼還會失準?

剛回到營地天就下起雨來,看樣子連天都幫我。

昏暗的營帳士兵爲我點上燈,我應了露兒的要求,怎麼也不見她來謝我呢?

我自始自終也沒見過露兒的父親,我讓安敬奧直接送他回來交給露兒。看着外面的大雨我有些擔心,這雷聲轟鳴總預示着什麼,電視上都那麼演的。我叫人進來才知道露兒自葬她父親後就一直沒回來過。我知道那個地方就是葬她嬸孃那些女子的地方,我害怕墳地,可想到那一個弱質纖纖的小女孩又忍不住擔心。披上草披,拿過油紙傘領上燈籠走進了雨中。雷聲不是一般的恐怖,有雨水浸入我的鞋子,幸虧路還好走些,不然真後悔親自出來找那丫頭。

果然,在離營地百米的幾個土包處,露兒正跪在那裡,我走過去拿傘遮着她嬌弱的身體,她一直在哭,雙肩顫抖。

我不會安慰人所以只能這樣陪着她,忽然感嘆她命運坎坷,想到這我不能讓她跟着我,花木蘭早晚是要面對戰場的,我不會死,但她不一定...

露兒總算髮現了我,她臉色有些蒼白,在燈籠下有些恐怖,我心中一驚,將身上草披解下彎腰披在她身上,我看着依舊跪着的她說:“如果你實在無處可去,大可以跟着我。但,你若不願意我可以派人送你回涼國去!”

她先是一呆仰頭望向我,而後沙啞着嗓音說:“回去又能怎樣呢?那裡已沒了我的家。將軍,我自是要跟隨你的,只恐將軍嫌棄我...”

我扶起她說:“你可要清楚你這是隨軍!”她點着頭,淚水卻流下來,我抱過她說:“以後隨我征途莫要怕苦。露兒,走吧!人死不能復生,你要注意自己的身體。”

“後來呢?”露兒坐在牀上,手裡捧着一隻碗,碗裡有軍醫爲她煎的藥。露兒到底還是感冒了,發了三天燒,一直待在我的營帳由我照顧。

我仰頭嘆了口氣,說:“先把藥喝了,要不然一會該涼了!”露兒喝了藥,我把藥碗放在桌上說:“楊過自然決定要等小龍女十六年...”

她的病漸漸好轉,爲了轉移她的注意力,我將金庸先生凡關於平民英雄且膾炙人口的幾部武俠經典講給她聽。

聽到我剛剛講的那一段,露兒傷心了說:“小龍女怕是跳下懸崖死了...”

我笑了,拍拍她的頭說:“我怎麼會讓她死呢?”

就算我同意,金庸也不同意,就算金庸同意,金庸迷們也不會同意!況且,要尊重版權,否則被告侵權是小,愚弄古人這罪名我可擔不起!所以,我絕對尊重原著!再說,我也不同意那麼完美的神鵰大俠孤獨一世,這可是影響我一生的書,害的二十一世紀的我,22歲沒交過一個男朋友,還特別崇尚姐弟戀。

“將軍,是時候用些飯了。”士兵端了飯菜進來,我走過去.

露兒口中唸唸有詞:“也只有龍姐姐才配得上我大哥哥!”“...此情此景難爲情!”

我拿筷子夾了豆腐放在嘴裡真想爲古代的飯做首詩,痛斥一下!不過全是綠色食品,肉類也絕對沒打過激素,不然花木蘭不可能現在還沒發育!露兒見我皺眉柔聲問:“將軍,何事令將軍煩憂?”

我吐出大白話:“太難吃了!”

露兒先是一愣,這時有人進入帳內跪在我面前說:“報!將軍,上將軍信函!”

我看了一下,上將軍讚我幫前線將士打了勝仗,這是什麼時候的事,這事我怎麼不知道?難道是燒糧草的事情?然後他又指責我沒把糧食交給前線將士,爲個女人無故滯留營地,吩咐我交接一下各項事宜繼續去各地徵糧!

汗哪!鐵定是那須副將告狀!大男人告狀?那可惡的須副將,噁心的男人!我記住你了!你別栽我手上,否則我決不放過你!第二天派人交接了一下糧食,終於我又該上路了......

第二十九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四章第十章第三章第十五章第九章第十六章第十八章第五章第十四章第二十六章第六章第十一章第五章第二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五第九章第四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七章第十四章第二十二章第二章第二十七章第八章第二十一章第四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六章第九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六章第十六章第十八章第十四章第六章第十一章第三章第二十八章第十章第二十八章第十章第十二章第二十七章第十章第七章第二十五第九章第四章第八章第五章第十八章第四章第十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五第九章第九章第十四章第十五章第六章第二十一章第七章第七章第五章第二十一章第七章第十二章第十三章第二十二章第十八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六章第二章第五章第十七章第十三章第七章第二十九章第九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九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二章第十八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七章第二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五第十四章第十四章第二十四章第十一章
第二十九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四章第十章第三章第十五章第九章第十六章第十八章第五章第十四章第二十六章第六章第十一章第五章第二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五第九章第四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七章第十四章第二十二章第二章第二十七章第八章第二十一章第四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六章第九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六章第十六章第十八章第十四章第六章第十一章第三章第二十八章第十章第二十八章第十章第十二章第二十七章第十章第七章第二十五第九章第四章第八章第五章第十八章第四章第十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五第九章第九章第十四章第十五章第六章第二十一章第七章第七章第五章第二十一章第七章第十二章第十三章第二十二章第十八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六章第二章第五章第十七章第十三章第七章第二十九章第九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九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二章第十八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七章第二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五第十四章第十四章第二十四章第十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