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皇城舊事

邪教在東澤的勢力在武林同盟聯手攻打下, 也許是因爲意外,也許是此次聯盟的勢力衆大,一個月, 便已經已經潰散敗退。一路北撤, 有的趕往汲昌堡,

有的回了皇城秘密之地, 還有不少, 仍然在途中,避開武林人士的追尋。

人們都清楚,等到他們都回了邪教總舵或是再次佔地聚集凝結起來, 可就沒有那麼容易對付。如今圍追捉捕潰逃的邪教中人的武林人士倒是一路來熱鬧的碰見了很多。

太澤山,因爲險峻, 如今倒是有不少的邪教中人藏匿其中, 圍追衆人倒也拿他們無法, 僵持數日,仍未拿下。

“調整角度, 上面的,給個全景……裡面石室裡檢查過沒?”我和星源在山間尋了一處隱秘之地,鋪了毯子,愜意的吃着午餐,喝着清泉, 一面帶着水妖寶寶化成的冰藍色墨鏡——實際成了全息無線電子眼睛, 那邊, 幾個水妖寶寶們去了洞裡給我好好探查, 我這邊悠閒的看着影像, 嘿嘿,這幾日清虹他們路過時無意發現了這裡隱藏的邪教教衆竟然有百十人, 看來山下那些個聚集的武林人士就是爲了他們了!

於是,終於我們又有了出手的目標,嘿嘿,飯後休閒,小小運動一下有益於身心健康。

“記清楚了?”我側頭問還在仔細看着實況轉播的星源。他摘了墨鏡瞧來,靜靜點頭,眼裡有隱隱笑意和興奮。

哼哼,我們這幾天可是也闖出了些小名號,有的人叫我們是什麼獵狩雙俠,還有什麼夜衣俠侶……雖然名字俗了點,好歹也算個小名人了,也算是幫星源小圓個夢吧。

“小心,今天出手可要快,不能放一個出去!”我迅速的起身,收拾了地上吃得喝得用的,統統存回儲物空間,星源早已經嚴陣待發,站在峭壁上,臨風望着遠處那個被我們密切監視的山洞。

已經向西北行了三四天了,氣候漸冷,乾爽,風高天晴,正午的陽光也只覺溫和。

星源還是黑色長衫,繡跡星星點點,風中翻飛中靈動忽隱忽現,黑色的綢褲和綁腿軟靴上,安置了各種暗器,機關,回頭期待又嚴肅的望來,長髮飛舞,鬆鬆的只用黑色鍛子束起,飄逸冷峻。

尤其腰間是一串黑色的魔核和珍珠穿成的垂鏈,不但看着華貴神秘美麗,隨便取一顆下來,可都是各種不同效果的爆雷彈~

至於我嘛,自然也費了不少心思給自己設計了出門旅行遊玩特製俠客服!

黑色的束腰錦秀綢衣,過膝的天紗黑緞的斜襟裙,蹬着黑色的小靴,嘿嘿,頭髮爲了方便清爽,高高束起,纏繞,伴黑色白色混雜的魔核珍珠串共同垂下,還真是英姿颯爽~very happy~

輕巧的飛身騰挪接近洞口,自然有把門的人,洞口一個還沒看到我們的影蹤,就輕呼一聲倒下,我揚了揚手裡的機關努,遠距離閃電發射,果然好用!小勇的手藝越來越好了。

迅速移近洞,拐角兩個人,我的隨手隔空點了一個人的昏穴,星源迅捷的湊了過去,手刀一記也放倒了另一個。

當然我們沒打算殺他們,這幾天我們遇到的邪教人,都只是用我們的昏藥麻藥給擱倒,反正我們要的只是施展訓練,至於怎麼處置他們,自然有他們武林同盟來操心。

我抿嘴一笑,回頭伸手輕輕和星源對擊一掌,“這次比前幾次出手熟練多了!”便拉下水鏡眼罩,裡面的人都是走動的,還是保險起見,邊看錄像邊行進的好。

貼牆輕輕走近,遇到單的,直接閃電出手放到,他一記飛刀,我一枚花鏢……這是我們的約定,要嘗試用不同的手法,勇於創新!

“唔……”又一個,被他隨手一塊不小的石頭從後面砸暈了……居然想出這種方法。

“噓~”我示意,已經到了人多的地方,前面一個小石洞,裡面有二十幾個人,正鬱悶的圍坐了,吃着野果,憤恨的罵着。

我舉起手裡的水槍,眯眼笑了下,星源也回視一笑翻了袖子,露出裡面精巧的附着在手臂上的暗針小型機關發射器……他倒會選好的,我可是很中意這個的,沒想到今天讓他摸來用了。

豎起手指放在嘴上,離開時,靜靜的比了手勢倒計時,五,四,三,二,一,動手~

瞬間同時閃身進了山洞,我的水槍裡是醉仙藥水,沾了皮膚,三秒內立即就倒——內部人員¬(府中下人,府外無辜倒黴的武林人士……)測試結果。只朝着洞中人的臉上手上瞄準開槍……

星源的飛針散射,中者即倒——到底是外敷和內用效果不同啊!

幾乎只是一個照面,洞中人已經大半全倒,只有兩個向另一處洞口逃去,還有三個人配合着上來攔截我們。

默契的對視一眼,星源拔劍出手,對上三人,纏鬥,我直接翻身越過他們,追擊逃犯,“小心!有……”那兩人的聲音還未等傳遠,我已經揚手出了飛紗,上面的小飛刀輕輕劃過他們的背心,雖然只是一道小血痕,滲入的藥量卻已經足夠把他們放倒。

石洞中叮叮噹噹的兵刃相交聲甚是緊蹙,我回頭看去,這三人功夫倒真的不錯,兵器顯然也有淺淡的靈氣散發,比方纔那些普通教衆自然不同,看來該是這些人裡的高手,尤其一個沉着用眼神指揮旁邊兩人的男子,沒準是個首領。

毫不猶豫的回身幫忙分擔了一個,我的輕功身法靈活百變,加上如今運用自如的靈氣指,隔空點穴,沒一會就把兩個人一一解決,昏穴夠他們睡兩個小時的。星源也很快將最後的那個頭目點了穴定在石洞中。

不敢耽擱,恐怕方纔已經驚動了裡面的人,留了那人瞪大眼睛看着我們,瀟灑的又進了裡面,將剩餘的人一一制住,搜刮了但凡見得到的寶物,才喜滋滋的出來。

“喂,別瞪了,何苦做這個無用功,反正你是別想跑掉了,不過……只要告訴我還有邪教從東澤逃離的人還有多少,還有,你們到了北方和皇城打算去哪裡,我就放了你。”邊跟唯一一個清醒着的人交涉,邊把星源剛帶回來的珠寶武器等等的整理了一番,撿了好的存到了我的儲物空間裡收藏着。

“不說?”擡頭見他一臉死硬沒有妥協的樣子。

那人冷笑了下:“便是殺了我,我也不會供出我的兄弟姐妹們的所在的。在你們柳沅皇朝的人眼中,我們這些個被吞併了國家的人都是低等下賤,永遠只能爲僕爲役,做牛做馬供人驅使,生死不由己,只有我們聖教教主才肯收留我們,給我們機會踩在別人的頭上,掌管他們的生殺大權!”

我無語,果然邪教都是會洗腦的……雖然也有點羣衆的現實基礎了。

我邪惡的笑着饒了他走了兩圈,先是打算通知人來收拾殘局。

吹了個口哨,一隻歡快的小鸚鵡撲閃着翅膀飛了出來,停到了我肩上,這小傢伙叫吉祥,最是惜命,拿手好戲是裝死……在纔回府時,逃之夭夭便說要回他的桃園去閉關修行,只給了我一隻沒用的小鸚鵡,說是以後會靠它聯絡我,因爲,它唯一看得比自己命還重的是他追求了幾十年的另一隻小鸚鵡如意,如今被夭夭留在身邊……真是妖孽的聯繫方式啊,夠特別。

不過,沒了夭夭在身邊,真的是……感覺冷清很多啊。

“知道該找誰,怎麼說吧?”我拍拍小鸚鵡的腦袋。

吉祥得意叫囂道:“邪教,敵人,快來!”便飛了出去,這些天它倒是和武林同盟的人都混得很熟了,大家叫他小福星,因爲每次它的到達,都意味着又一批的邪教人落網。

“好了,下面,該對我們的英勇無畏寧死不屈堅決不招……的邪教大人用刑伺候了~”我轉身溫和笑道。反正離那些人來還有段時間。

星源十分利落重複這幾天他做的慣手的行刑助手工作,將人架了起來,我隨手取了個竹製的癢癢撓出來,腋窩,腰肋自然不能少的襲擊一遍,見他居然忍得住,雖然滿臉通紅,卻未有半點懼意。當下哼道:“點穴!”

星源立馬出手,笑穴點了下去,果然跟方纔小打小鬧不是一個等級的。

“說是不說?”我眯眼危險道。

回答是咬緊了牙,渾身顫抖,怒目而視,嘖嘖,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啊!“寶寶們出來吧!”我那叫一個興奮和期待啊……不過還是後退了幾步——我怕腳臭。

幾個水妖寶寶從洞外上飛下跳的竄了進來,利落乾淨的退了他的鞋子,直接在他的腳心勾勾撓撓,嘿嘿,我之前有專門教過他們腳底穴位按摩,估計夠這個男的好好享受一回。

“啊哈哈……混,混蛋!……唔啊!……放開我,殺了我吧……你哈哈哈,你們……卑鄙……”我悠閒的坐着聽他憤恨的不成聲的怒罵,星源已經有些不忍,因爲他知道,其實我們也不是真的需要他的情報。

反正清虹那邊追查的也算是清楚的很。

“只要交代幾處你們的聚會場所我們便放了你,否則,是不會停的。”星源道。

那個男的總算忍不住,眼睛通紅的看了我們:“我說!”

我點頭示意,寶寶們意猶未盡的停了手,偎到了我的身邊。

“皇城落花巷的黎府,墨府,北方汲昌堡全部。”他冷冷說道,眼神不易察覺的閃爍。

我微笑,清虹探察到的地方何止,不過,他說的幾處倒是最爲危險,陷阱機關最多的,他倒夠記仇,想讓我們去送死?我倒要讓你瞧瞧我們怎麼挑了那~當然,那點看我是否心情夠好,是否有是有時間。

“走吧。”我懶懶一笑,星源隨手解了他的穴道。

見他還是愣在那裡,我們也不理,直接先一步出了洞口,飛身而去,星源竭力的運了輕功,點着山石隨我下山,我就方便隨意的凌空飄然灑意的緩緩下落。

看他眼中的羨慕笑道:“突破到了第三層境界,凌空術只是小CASE!”

星源邊一高一低的跳着下落,邊期待嚮往的微微一笑。我相信,以他的資質和努力,想要達到更高的境界,甚至超過我,也不會遠……我可沒那麼多閒情雅緻如他這般視武如命。

半路時,清虹飛飛揚揚的飄着現個身,閒閒道:“已經在那個人的身上下了追蹤陣,如果他在邪教中地位還可以的話,沒準能探得什麼新鮮得消息。還有,南邊那水妖傳了信,說是瑪瑙已經醒了,正噴着火滿天找你……要吃的,如今被他們幾個連手調了水給鎮壓了,還算老實,他們幾個這就啓程直接飛往皇城。”

當初我那麼捨得留了好幾個水妖寶寶陪它,害得清虹情報蒐集都有時調遣不過來人手,就是怕它醒了就發瘋胡鬧,果然,還是水妖寶寶們克得住那個囂張調皮得小傢伙。

“這附近剩下的人就交給你們了,你們不方便出手傷人性命,就按我這幾天的方法,通通打暈,送給武林同盟就好。我們……要儘快趕到皇城了。吉祥跟你也熟得很,還是用它來跟那些人聯絡吧。”

清虹賊兮兮的笑了下,十分開心的就又散成水霧飄走,這個傢伙,白長了騙人的仙人般清雅脫俗的樣子,骨子裡整人的事,比我還愛好,真是白讓我從前惋惜了一番,他怎麼就跟夭夭那個傢伙成了朋友……現在看來真是,物以類聚啊!

回了城中住着的客棧,小伊豆還在香甜甜的睡着,抱上它,結了帳,用將搜來的珠寶到溫澤他們家的珠寶行給賣了,我手裡可是有他曾經給的貴賓卡,就是贓物他們也照收不誤。

換了不少的銀錢,全部買了些糧食和生活物資,讓珠寶行的掌櫃幫忙代我捐給了武林同盟,作他們的革命物資還有就是分發給受過邪教迫害的百姓以及窮人。曾經我去給宇文流瀲搗亂的時候,見過他安排過這樣的事項,也有專人負責。

很快就安排好,牽了馬車出來,下午了,距離皇城還有兩天路程,下一站落腳,估計剛好明天天亮到……我和星源最近總是日夜顛倒,披星戴月的趕路,早上衝到客棧裡補交一上午,下午遊蕩着找邪教人的麻煩……

爲什麼?恩,可能我真是有夜貓子族的血統,還有就是……晚上趕路清淨,沒那麼多討厭的人,白天,武林同盟的人很多都是大馬長刀的急匆匆氣勢洶洶的在路上踏塵而過,也是對邪教的人出手和聯繫人去收押畢竟白天方便。

選了僻靜的小路,向城郊去,我坐在車裡抱了豆豆隨手扶弄,星源架着車,西北行路,濃脆的風景逐漸變得金黃,斜陽裡,落葉,飛花,卻不覺蕭條,而是金燦燦的有種喜悅的感覺。

“救命!救命!”吉祥的破落嗓子總是叫得那麼難聽。

打了車鏈,小鸚鵡慌忙委屈的飛了進來,落在我的肩上,“圍捕!混蛋!”

我翻個白眼,難道武林同盟的人還想捉它……等等,那……

果然,很快後面就有了急促的馬蹄聲雜亂的靠近,聽着人不少,有個百十人,我們可是一直幫他們的忙,不會恩將仇抱吧。

出了車廂,直接站在車上,星源的身邊,他穩穩的勒馬停下,四周已經都被人圍了起來,看他們的臂上標誌是武林同盟的人沒錯。

“兩位請留步!”一個人快馬加鞭的趕來,人羣讓開了通路讓他靠近。只瞧一眼便知道,他該是宇文家派到分在各處武林同盟駐軍的聯繫負責人,那樣宇文家侍衛特有的標誌錯不了,我還嘲笑過,他們的孔雀標誌繡起來多麻煩,不如改成骷髏頭,多震撼有氣勢~

“找我們有什麼事?”我不耐煩的問道。

那個宇文家的冰塊臉侍衛恭敬道:“這幾日多謝兩位多次出手相助,幫助我們剷除圍捕邪教餘孽,公子派出很多人,希望請兩位少俠一見,共謀對付邪教之事。”

“我們不感興趣,告辭,請讓路。”

周圍的人聽了我的話,不少都是義憤填膺的,看他們都是各個家族門派的精英人物,來請我們估計都是一肚子不服。

不過大家倒是沒有讓路的意思。

那個侍衛又開口道:“公子收信正在趕來途中,希望兩位稍候片刻。”

我冷笑,“你們是要強留人了?有這些精力不如去對付邪教的人,卻派了這麼多人來攔截我們……我想該告訴你件事——我最討厭別人管我怎樣,干擾我的事!”一邊把玩着手裡的一縷髮絲,摘了幾顆魔核下來,輸入了靈氣,一邊淡淡看他們道。

話畢不待他們答話,便揚手扔了魔核,在衆人眼前爆裂,塵土飛揚,“我這次只是個演示,如果,這些扔到你們身上……我不想跟你們動手,最好在我們真正出手前都閃開。”

狼狽的後退,人仰馬翻,那個侍衛卻依舊倔強的攔在車前:“得罪了,還請見諒,公子吩咐務必請兩位留下,如今邪教猖獗,兩位少俠武藝高強難道都不爲百姓着想,共同對付……”

“省省吧,我最討厭你們這種四分五裂,根本沒什麼建樹的同盟軍,整日內力爭權分力倒是用的精神比對付敵人還多,我倒寧願自己出手,也好過加入你們成了誰的籌碼工具。”

那人微一施禮,隨後迅即向我們的馬出手,看樣子想破壞馬車,延誤我們的行程,不過這半天冷冷看着大家戒備的星源可不是擺設,那個侍衛才動身形,他便如影隨形的貼身過去,攔截交手,頃刻幾招已過,停下時,侍衛已經姿勢古怪的定在了地上,只剩眼珠亂轉,星源倒負責,連啞穴也點了。

周圍的人待要上前幫忙,我冷笑下隨手抓了把飛針滿天射出,讓他們都好好的躺地上消停會好了。

破空之聲帶來了綠色的箭影,靈活的擊落了了不少飛針,剩下的則都是射入了不少人或馬的身上,無一倖免的暈倒躺下。

沒來的急欣賞戰果,宇文流瀲已經翩然落在我們對峙的空地上,看得出他最近很是勞累,臉上是難掩的疲態,趕來的也很匆忙辛苦,風塵僕僕,可不像平日總是從容優雅的他。

我沒說話,心裡微亂,很久不見了,這些時日的心止如水,以爲全忘記,沒想到見他還是有些感慨萬千,不過倒是沒有什麼心痛了……好現象。

宇文流瀲的眼中閃過絲意外又有些瞭然,淡淡笑道:“想不到是你們,平……平姑娘,沈公子,多日不見,今日重逢,不如相聚小敘。”

淡然一笑,比他還自然客氣:“不必,我們還有要事在身,還望宇文公子行個方便,放行讓我們走人。”

眼見他眼裡有絲難掩的驚訝和痛楚閃過,想不到我也會語氣生冷嗎,“今日絕無不敬之意,只是……兩位一直以來總可找出藏匿的邪教人,並將他們制服,我們只是希望可以合作,奉兩位爲上賓,不知你們意下如何。”

“剩下的邪教人我們自然會捆好了奉上,至於合作還是免了吧,我們不過是小打小鬧自由慣了,可不敢比宇文公子和諸位俠義之士爲國憂民的肝膽氣節,上賓當不得,沒的折殺了我們,告辭!”

飛紗出手,盈彩耀耀的飛刀,自然是人見人躲,白紗輕舞若蛇,在人羣中開出了一條路。宇文流瀲一直站在那裡,沒有閃避,也沒有言語。

星源翻身回車,站在我身邊,輕揮了鞭子,白馬緩緩行了起來,我抱拳瀟灑笑道:“宇文公子,多加保重!”輕狂又無所謂的掃了宇文流瀲一眼,他微抖了下脣,閃爍變幻着神色,不可置信,訝異……交錯而過,看他微風中微微拂起的長髮和斑斕絢麗的衣角,藍色的小香袋垂在腰間,孤零零的無助,我繡的麻雀?

呵,這麼見不得人的手藝製品他倒還戴着,何苦,你的雨時不是早爲你縫製了精美可愛的彩蝶雙飛,本來因爲我當時的心慌意亂,迅速離開,都忘了自己睚眥必報的本性,宇文,別讓我知道你還有情,否則,我怕會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報復折磨一番……

衆人都沒有再阻攔,漸漸行遠,草原樹林,蜿蜒的前路,我吁了口濁氣,心神清爽,見星源有些沉默的低頭出神,幾乎忘了趕車,便笑着蹲在他身邊,道:“喂,別理那些無聊人,跟他們在一起最無趣了,咱們還是當獨行俠吧,我這幾天教你的歌學會沒?唱來聽聽吧,不然單是趕路多沒勁兒?”

星源微一顫回神,側頭看來,目光清澈明亮,溫和又心虛的一笑,“還……沒學會。”

我撇嘴,我就夠五音不全的了,沒想到他比我還音樂白癡!教了那麼多遍都不行,當下輕輕嗓子,腦海裡選着歌……反正就是我唱跑調了也沒人知道,誰叫他們沒人有幸知道原版呢。

“滄海笑  滔滔兩岸潮浮沉隨浪記今朝

蒼天笑紛紛世上潮誰負誰勝出天知曉

江山笑  煙雨遙濤浪淘盡紅塵俗事知多少

清風笑  竟惹寂寥  豪情還剩一襟晚照”

我扯了嗓子大唱起來,反正附近無人,這樣豪氣的歌,唱來最是調節心情……而且我會的也多半是這類的歌,誰叫那些個教官大多是男人,還都是彪悍的,經常逼着我們休息時常給他們聽,一屋子女孩子,把好好一首歌唱得叫一個溫柔纏綿啊!我還因爲最是唱得有氣勢,教官欣喜的送了張他最愛的MUSIC芯卡給我!

星源聽了我這邊唱得陶醉,也不由得跟着開懷一笑,拼比起音量,放開喉嚨合着我唱了起來,

“滄海笑  滔滔兩岸潮浮沉隨浪記今朝

蒼天笑紛紛世上潮誰負誰勝出天知曉

江山笑  煙雨遙濤浪淘盡紅塵俗事知多少

蒼生笑  不再寂寥  豪情仍在癡癡笑笑 ”

唱到後來,兩個人都笑倒了,我拍拍他:“不錯啦!比我唱得好聽多了~”心裡舒服好多啊!難怪曾經聽人家說KTV是最好的發泄方法呢!

一路不停的換着小調歌曲,馬車晃悠着駛向皇城,倒是也滿有趣~

其實,我這樣心裡微微的躁動不安,還是因爲沒有決定,到底要不要去認親……

走之前,是管家突然找了我們兩個,說起從前的事,他說原來邪教原本也是朝廷的一個下屬秘密機構——潛影,與潛引分別是皇家直屬的暗殺和情報組織。

如今的牽引情報負責人,便是由我的舅舅鍾離引來負責統領。

Wωω ✿ttκǎ n ✿co

幾年前,他因爲接受情報機構後,發現十幾年前,我的生母謹妃生下的孩子並非夭折,而是被人帶走,連同她的妙靈之因一同消失,便特意動用了牽引的人全國來尋,也因此驚動了太子。

這兩年他們發現了最爲可能的人,便是秦雨時,太子南下特意趕去確認,不想還是通過我身上的靈氣認出了我纔是真正的公主,那是妙靈之因特有的波動。

可是,一來我不知曉自己的身份,二來,宮中仍然危險,太子也並未公開宣佈,只是留了些禮物給我便兩處賑災後就回朝處理更爲緊急的事務了。

那潛影的死士,雖然是直接由皇帝統領,可是,爲了提高他們的功力,向來由國師負責幫助培訓,爲他們每人束靈,結印靈獸……誰也沒想到這代的國師竟然有廢王自立的想法。只是,他的神功還差最後一部,那就是得到天下靈力至尊,萬獸之王——妙靈之因。

宮中的傳國玉璽,因爲皇帝本身龍子,有印在手,靈力卓絕,他難以得手,曾經爲了得到這世上第二塊妙靈之因,便勾結了現在的皇后聞人稀,下毒暗害謹妃,最後在她分娩後體虛時進補的湯藥中,下了誘發毒藥的藥引……謹妃一夜病重,她的花魂爲了救她留她和我的性命,耗盡了靈力,自己回到玉中沉睡。

沉若公子因爲無意中得悉此事,又曾受謹妃恩惠,那時蒙謹妃急召幫忙出手,便在國師派的暗衛下手殺人奪玉之前,先行去帶了我和玉出來,一路三兄弟躲避國師追殺,從此全部隱匿江湖。

宮中傳出公主夭折,謹妃發瘋,靈玉丟失的消息。

皇帝悲痛,從此只醉心歌舞酒色,國事由軍政大臣分持抗庭。

我不由暗歎,他倒是藏的夠絕的,把我扔了府裡當丫鬟……估計誰也想不到他會這麼待他一向敬重的謹妃之女,難怪連潛引的人都查不到我,而是認定了雨時。

這些年,謹妃因爲沒了威脅,深居冷宮,稀皇后也就沒有將她放在眼中,只是任其自生自滅,而將劍鋒指向了一位將軍之妹蘭妃,而另一個冉妃早已被她收服,聽她差遣。

稀皇后乃宰相之女,自然在朝中也是有了政流的支持,她如今也有了一子,雖然尚年幼,看她的所作所爲,不似沒有立自己的孩子爲王的打算,想不到所謂朝中爭位的鬥爭,竟然牽涉如此之廣……看來目前忠於皇族和太子的軍將一派,和他們相爭很是不易啊。

71.龍脈密地85.石牢禁制84.暗夜波瀾55.潛引出水73.水逝花落44.翡翠觀音13.出府59.魔鬼訓練(下)90.結束4.見衆45.再遇蛇妖38.鬼屋幽魂69.靈魔相鬥32.水鬼74.卷末語45.再遇蛇妖63.決戰前夕84.暗夜波瀾2.醒來18.天緞86.死劫26.重生40.39 下46.中秋月夜(上)34.決定12.賜幸7.盜藥76.姐妹歸屬4.見衆63.決戰前夕56.機緣巧合9.治病16.武鬥52.山腹密地74.卷末語87.錯亂19.報復16.武鬥13.出府31.舊事58.魔鬼特訓(上)54.御座火鳥12.賜幸84.暗夜波瀾38.鬼屋幽魂88.壽典57.未央學堂74.卷末語5.伊豆89.爭戰41.緞雀樓行43.龍宮開業15.改變89.爭戰76.姐妹歸屬34.決定21.可兒34.決定52.山腹密地85.石牢禁制44.翡翠觀音4.見衆54.御座火鳥16.武鬥30.開張7.盜藥77.【番外】星源篇17.元宵38.鬼屋幽魂27.善鋼31.舊事57.未央學堂1.序63.決戰前夕47.中秋月夜(中)2.醒來43.龍宮開業70.公子到來24.劍魂82.風起雲涌7.盜藥73.水逝花落13.出府87.錯亂17.元宵59.魔鬼訓練(下)34.決定82.風起雲涌24.劍魂15.改變35.序曲65.細思斟酌24.劍魂5.伊豆63.決戰前夕4.見衆31.舊事16.武鬥57.未央學堂58.魔鬼特訓(上)
71.龍脈密地85.石牢禁制84.暗夜波瀾55.潛引出水73.水逝花落44.翡翠觀音13.出府59.魔鬼訓練(下)90.結束4.見衆45.再遇蛇妖38.鬼屋幽魂69.靈魔相鬥32.水鬼74.卷末語45.再遇蛇妖63.決戰前夕84.暗夜波瀾2.醒來18.天緞86.死劫26.重生40.39 下46.中秋月夜(上)34.決定12.賜幸7.盜藥76.姐妹歸屬4.見衆63.決戰前夕56.機緣巧合9.治病16.武鬥52.山腹密地74.卷末語87.錯亂19.報復16.武鬥13.出府31.舊事58.魔鬼特訓(上)54.御座火鳥12.賜幸84.暗夜波瀾38.鬼屋幽魂88.壽典57.未央學堂74.卷末語5.伊豆89.爭戰41.緞雀樓行43.龍宮開業15.改變89.爭戰76.姐妹歸屬34.決定21.可兒34.決定52.山腹密地85.石牢禁制44.翡翠觀音4.見衆54.御座火鳥16.武鬥30.開張7.盜藥77.【番外】星源篇17.元宵38.鬼屋幽魂27.善鋼31.舊事57.未央學堂1.序63.決戰前夕47.中秋月夜(中)2.醒來43.龍宮開業70.公子到來24.劍魂82.風起雲涌7.盜藥73.水逝花落13.出府87.錯亂17.元宵59.魔鬼訓練(下)34.決定82.風起雲涌24.劍魂15.改變35.序曲65.細思斟酌24.劍魂5.伊豆63.決戰前夕4.見衆31.舊事16.武鬥57.未央學堂58.魔鬼特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