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隨緣

雖然殿前一片狼藉, 不少的偏殿別院禁燬於爭鬥之中,可是絲毫沒有影響皇帝的好心情。而且,其實三天來, 這裡的士兵和工匠效率當真不是一般的高, 殘虛全部拆除, 空蕩蕩廣闊的廣場比從前的大了幾倍不只。

望了外面綠茸茸的草毯也讓我感嘆於古人的園藝技術!平整的草坪, 新移栽的古樹, 看起來環境清幽,天然自成的感覺。

只是長長的禁衛軍排列開來,太監宮女捧着各種玉器, 羽扇……皇家總愛用氣勢震人。

朋友們也都走了,白楓帶着寶劍中的千音, 要回去蘊良繼續他的生意, 明年春天成親;芳兒將方家早轉給了他的四叔管理, 自己決定到鄉下隱居,也可能會去學校給小溪做特聘老實, 小魏美顛顛的跟着她一同去了,說他可以當武術教練,幫着師傅多收幾個弟子壯大師門,好在芳兒現在也不再計較,只是安靜的笑着默許了他在身邊煩擾。

想想大家如今的結局, 分開確實是難免, 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 也沒什麼好憂傷……所以我們笑着道別, 說好了, 明年的雷雨季節,再聚於一汀茶樓, 也許那時又有很多好聽的新的故事可以聽了。到時候,定要讓白楓那個大財主請客,把所有我們感興趣的消息都點來聽……

忽然衣袖被人扯了下,我眨了眨眼,從冥想——發呆的狀態回覆,身邊的小宮女急得渾身發抖,小聲的提醒道:“公主殿下……”

“請公主殿下恭領聖恩!”老公公又扯着嗓子重申了一遍,我才知道要我上前領東西啊!

拉起了麻煩的衣服,起身,身前的宮女們掀開重重珠簾紗幕,又繞過一個半透明的絲綢山水屏風我才見了大殿上的場景。

喜慶的希紅色佈滿了嶄新的殿堂,上面繡的都是祥雲,金絲龍鳳。古木鏤花圖騰,金漆紅木柱……

今天我是爲了讓娘高興,才陪她一同來參加早朝,連覺都沒睡好,沒辦法,誰叫皇帝說今天要封她爲後呢!而且看來好像順便也封了個正經的公主稱號給我。

感受着衆人打量的目光,雖然那日我在巨鼓上白衣飛紗的指揮陣法大家早已見了,可是畢竟遙遠,今天我被安排在大殿中部側廳的簾幕後呆着,這一出來,向上方高高坐在龍椅和冊封典禮專門安排的皇后座位上的父親母親走去時,一路倒是被大家看個清楚了。

不過也就這一次,聽說後宮的女眷除非有封典大禮,外臣是見不得的!

淡淡一掃,驚豔的,讚歎的目光都毫不掩飾的出現在各色臉龐上。

微微一笑,反正我都不在乎,不在乎拋頭露面,也不在乎大家的看法。

身上穿的是母親這些天爲我特意縫製的禮服,希紅色的錦緞,華美厚重,雍容富貴。銀色金色的線跡繪製着寫意悠然的祥鳳浮雲。細碎的珠玉寶石裝飾在襟口袖邊,斑斕美麗。

挽了側髻,斜斜插了只金步搖,纏繞着兩串紅色的珊瑚碎石鏈,尾處剛好垂在了鬢間。

想着從前她神智不清的時候,這樣的場景不曉得幻想了多少遍,我怎地也不忍心不配合。

至臺階前散步停下,恭敬優雅的揮了衣袖,翩然翻飛的錦緞中盈盈叩拜,接了送物的公公手上托盤中的一枚紅玉印記,“平安公主”,嘿,好在不是什麼軒轅紅旖。

“謝聖上隆恩!”我隨口道謝,忽覺氣氛不對,偷着擡頭瞧見皇帝眼中若有似無的笑意,猛地想起,好像我該叫他父皇吧……不過也沒那個必要了。

好在母親也知道我的心意,昨晚已經同她請示過了要離開,她並不反對,反正我會常回來看她。至於皇帝……恕我沒什麼親人的覺悟。

所以簡單的又福了一禮,我便又拂袖輕盈的起身,轉身回走,終於退場了。

本來有些愕然或是不滿神色的大臣們,在我淡然的笑意注視下也都不自覺的緩和了臉色,而且上面沒有發話,他們氣憤個什麼。從來這個世界以後,我已經漸漸的變了,從前,思想中只想着如何做好本職工作,照料主人,可是如今……我更想爲自己而活,逍遙自由,這些繁瑣的規矩禮儀,我完全可以做的比何人都好,可惜,它們也讓我覺得像是枷鎖,所以我更想拋開……

忽然一股強大熟悉的氣勢用來,側頭看去居然是宇文流瀲呢。不過今日不同從前,居然是身着將服同溫澤一同站在殿門前。

我疑惑的又打量了一眼,便不顧他驚喜的神色,閃身消失在了屏風後。

巧的很,聽着公公宣讀着什麼功績顯赫,剷除邪教,平息叛亂等等,剛好是要分別將宇文和溫澤封爲遠南將軍和驍勇將軍,倒沒負責指派那個軍隊,看來不過是掛個虛名,給各榮耀。

不過,在二人領了公公們發下的官印,皇帝居然又突然開口了,“宇文愛卿本不屬於朝廷,也非我皇族暗屬勢力,可是此次劫難中卻爲國爲民,鞠躬盡瘁,自發組織武林中人士,投效報國,殲除邪教份子,聯合官兵共平反賊……所以,朕除了分封還要好好賞你!呵呵,只是……南鄉的緞雀摟可是富甲天下,難得愛卿如此年輕有爲便繼承萬貫家業,又如此自強,忠心愛國,文武風流又才華卓絕,真是讓朕頭疼都不知該賞你些什麼好了!”

“謝聖上恩典!這些都是天下臣子百姓份內之事!臣不奢求任何分封賞賜,只求陛下恩准一件事!”宇文的聲音淡定而懇切。

本來已經繫了鬥蓬,捧起手爐要走的我,略有興趣的駐了足,哈,可不是,他們家也算富可敵國了,如今又立下大功,成了將軍,天下要有多少人羨慕!要什麼沒有,恐怕比皇帝還滋潤幸福呢!我倒看看他還缺什麼……

從前似乎已經很遙遠了,我居然如此心平氣和的見他,再沒了情緒的波動。事事真是難料啊!

“只求陛下擡愛,恩准微臣娶公主爲妻!”我聽了差點沒把手中暖爐也扔掉!他這是發什麼神經?!皺眉轉身,儘管隔了屏風,看不到彼此,我依然感得到一束堅定的視線……可惜……

“恭喜陛下賀喜陛下!今日實在是喜事連連!!!居然得此人才爲駙馬,實在是我朝之福氣啊!”一個大臣得聲音忽然激越的響起。

衆人紛紛附和,什麼“將軍與公主殿下實在是天造地設,人家佳話啊!”“公主清姿天下只怕也只有將軍這等人物才堪比肩哪!”……

我微微的嘴角抽搐,這羣無聊的老頭。這個麻煩的皇帝,羅唆什麼,沉默什麼,不會真的考慮答應吧,那,麻煩就大了!

“轟!”的一聲,果然,預言這就印證了!從天而將的……某個人,冷冷的目光讓我這裡都溫度降了幾分。

“你就是宇文流瀲?我倒是想見你好久了!”

“沈公子?!”

“什麼人不得無禮!”衆侍衛也進來摻和了。我打了個哈欠,不用怕困了,有熱鬧了,這三天我可是被他折騰的鬱悶極了,哈哈,終於今天讓大家也領教一下!

爲什麼?!除了雷弈還有誰讓我這麼無奈?!如今我已經徹底沒轍了,他的靈力恢復的很快,居然很快就又出來不時搶佔身體的主控權了,以致於有時我都很難猜測和我說話的是星源還是雷弈了,因爲很可能上一秒是這個,下一秒就換人了……

好在星源的身體沒什麼不良影響,就是不是的換着思維,詭異了點,性格古怪了點!

當我問雷弈那個混蛋“不是說走了嗎”的時候,他居然很自然的回了句“我又沒有說走了就不會來。”我氣結。

用強的逼他離開吧,畢竟我還沒那個本事,就算有,好歹他也算有恩於我們,不好忘恩負義;用哄的勸的吧,他居然大臉的很,誓死要留下不肯回去山洞裡數石頭,如今幾乎每天都要光顧御膳房幾回……

因爲不時被他攪局,我和星源的獨處嘛……幾乎每次都是以和他吵架鬥嘴收場,想要兩個都不理,可是,啊!!~~我實在受不了星源可憐兮兮一臉溫柔和被遺棄的表情……

所以,我抓狂中!哈哈,今天倒要看他們兩個又怎麼折騰。

隨着屏風被殘暴的劈碎散掉,我倒是剛好看家皇帝揮了手,侍衛們都退了下去。一見我出現,星源(目前是雷弈)眼睛一亮,放下他正在挑釁的宇文不理,直接過來拉了我的手,便往外拖:“還呆着做什麼?!快點跟我走!這個混蛋居然還敢來找你!要不是看他也做了不少好事,辛苦爲百姓的份上,我早就不客氣了!”

宇文看着我們的樣子臉色驟然變得慘白,神色不定。

我甩開他的手,沒好氣道:“誰要跟你走!”雷弈才皺了眉,暴躁性子正要發作,我正暗中竊喜,看你今天能不能把這個金鑾殿也給拆了!

忽聽一聲呵斥:“源兒,你在做什麼?!”沈管家?!這回是我們兩個一同震驚轉身。星源的身體條件反射的一抖,“爹?!”然後就是眼神由犀利暴躁漸變得平和,他忽然明白了眼前情況,忙跪下道:“見過陛下,娘娘。”

然後就極爲緊張的看向從我對面的一個偏廳屏風後走出的管家。

“國師大人,難道這位就是愛子?呵呵,也就是龍神附體的那位吧!”皇帝含笑開口。

國師還沒回答,星源忽然又冷冰冰開口:“要你管!哼,讓我跪你也不怕折……”後面一個壽字又生生噎了回去,星源眼來閃過驚慌,忙解釋:“爹我……”

還沒說完,沈管家就低聲嘆道:“以爲有了龍神之力便妄自尊大了?你這孽子居然如此目無法紀,不懂禮節了?!”管家顯然氣得不輕,擡手欲劈一掌居然也是顫的。

“有本事你倒快點打死他讓我看看!”星源的身子已經猛的彈跳起來,彈彈衣服,自言自語道:“真沒用,這麼怕老子。”

衆人這時終於也覺得不對,臉上紛紛現出異色。

我再也忍不住,不再偷樂,過去拽了星源的袖子,笑嘻嘻道:“恭喜管家伯伯,榮升國師一職,嘿嘿,您彆氣,我會想辦法幫星源管住他體內那條野蠻好鬥的毛毛蟲龍神的!”

星源眼中怒色才一現,忽又轉而溫柔,回握了我的手。

我微微轉頭,看着宇文流瀲,他丰采如初,只是,如今我已經不再如昨而已!“恭喜將軍!哦,該稱駙馬纔對!母后昨日已經着人去南鄉接雨時妹妹來了!聽說我們親如姐妹,母后已經決定收她爲義女,陛下也答應封他爲紅羽公主,嘻嘻,將軍和公主多美的故事!”

然後不再看宇文幽深的目光,最後回頭望了望大殿上,笑得溫柔鼓勵我的母親,點了點頭。好在皇帝是聰明和開明的,又很給面子,也只是淡笑着默許了我的離開,淡道:“不錯,呵呵,擇日朕便親自爲紅羽公主和愛卿主持婚禮。”我看到他輕輕拉起了母親的手,也放心一笑。

拋了拋手中的紅玉印記,猛的用力,扔向殿外長空。

輸了靈力的玉印,帶着耀眼的光彩,劃出豔影。

清涼的鳳鳴聲,響徹長空。華麗的紅羽火鳥在空中盤旋滑翔着飛快接了玉,吞掉,滿意的側頭看着我,又拍打了下翅膀,低低飛到殿前。

我拉着星源輕輕飛身落到瑪瑙背上,身邊又是極快的身影閃過,伊豆展開翅膀急速飛過,不時翻幾個筋斗,它背上的小棉花睜着小眼睛好奇又陌生的看着下面的世界,在空中撒下陣陣輕柔愉悅的軟軟叫聲。

回身看了眼漸小漸遠的宮殿,清虹悠閒的飄在空中,水妖寶寶們都恣意在空中翻滾玩耍,鋪滿了滿空的靈秀雲霧。

大殿房頂上,紫嫣大叫笑道:“小丫頭,記得回來給我帶點好玩的東西!~”

她身周圍繞的粉色花瓣凝聚一旁,桃之夭夭懶洋洋的揮了下袖子道:“記得幫我看下桃花園子!我娶不到嫣嫣是不會回去唉呦!”看着被踢下大殿房頂,半空又化成花瓣飛上去再次纏到紫嫣身邊的夭夭,我嘆道,這下熱鬧了,哈哈,他們會折騰個幾百年呢?!

一直到皇城已然看不到,我纔回身,看到星源手裡拿着一粒金色的丹藥,低頭琢磨,我大驚:“你怎麼拿到的?!”那可是我上次練來要用來救星源的古藥,因爲龍神不走,他倒也沒危險了,誰知,我放在儲物空間保存居然也能被他拿去。

“看起來很好吃,聞着很香……哼,不過是空間結界,難得倒我?”

“不能吃!”我急忙過去伸手搶道,畢竟這藥的藥效誰也不知道。

他一邊看了我一眼,隨手一拋,像花生米一般扔到嘴裡……我僵硬。星源安慰:“別急平安,這個,藥是不是很重要。”

我咬牙切齒喊道:“是□□啊!!!”

報應,絕對是報應來了!我們在一處雪山頂降落,星源滿身汗將厚重的錦衣也溼透了,臉色青紅交加,我急道:“到底怎麼了?你這是……唉,別往雪裡鑽啊!”

委屈憤恨的聲音傳來:“不過是這麼小的一顆丹藥……撐死我了!”

撐?難道是靈力過剩?!隨手在他腦袋上憤恨一敲:“那你倒是坐下調息啊!!!”

看着星源拿着手印盤坐下,神色漸漸平靜,我才略略放心。

我擡頭舉目遙望,這該是雪氤山,我們在山頂一處獨峰降落的,天空澄靜,忽然清涼碎雪飄飄揚揚降下,攏在我們身邊。我隨手揮了一道靈氣障,柔和的光芒亮起,雪花被柔軟的彈開,看着外面霧濛濛不清楚的世界,卻感到心中寧靜舒適異常。

星源這次調息了無天,我倒也不急,鋪了厚厚的毛毯坐下,生了小火,煮着清茶,一邊翻着詩書傳奇倒也舒適清閒得很。水妖寶寶們跟着清虹出去,採摘了不少雪蓮,冰寒的炎果……倒也其樂融融。

看着他睜開的眼睛清亮深邃,偏又有種凌厲和滄桑在柔和之中隱匿。

我輕啜了口茶,嘆道:“現在是人多還是獸多點?到底算誰?”

星源先是一怔,隨後溫然笑道:“龍神不是獸!就好像你,是從前還是現在?”眨眼間已經瞬時移到我的身邊,就着我的手把茶喝掉,嘿然笑道:“吃的呢?”

……我無奈的白了眼他,看來……果然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惡寒,說得好曖昧。不過,很不幸的是,我必須承認,我這個破藥,顯然讓這兩個傢伙合成了一個人,之前我有探查過他體內的情況,星源的靈丹和金龍已經盤在了一起,正相融和……

看着低頭安靜吃得幸福滿臉的星源,我擡手拂開他額前碎髮,金色的盤龍圖案。暗自鬱悶。

他回視的目光溫柔如故,只是帶了幾分得意和興奮。

我苦苦托腮思索,我是一個身體VS一個靈魂,1:1,星源嘛,一個身體+一個靈魂VS一個靈魂,2:1,恩,貌似比我還正宗……也不算太吃虧,反正,我們都不是廠家原裝出品……

=====================================

奇榮城,年關。

柳絮清雪,晶瑩世間。

家家戶戶掛着彩燈,貼着年畫對聯,鄰里間談笑呼喝。

明日三十,店鋪就要歇業,今日,算是最後一次擺攤,街邊的糖葫蘆纔出了鍋還是溫的糖漿;魯三公家的米酒,銀壺燙的滾熱,剛好驅散嚴寒;刑嬸爲了新年特意定製的剪裁新妝花樣,精巧珠花……

城中永遠如此熱鬧安寧,年覆一年。

“客觀可還要點些熱飲?本店精品百果酒,清心茶,酒釀小圓子,銀耳蓮子湯……”我隨口道:“清心茶吧。”

手裡還撥弄着炭火,上面架的薄壁砂鍋,星源還在興奮的指點着菜單,“恩,加一盤蟹肉,還有,再來點烤雪兔串,還有……”

終於,他滿意的讓笑得臉都抽筋了的女小二走的時候(因爲有提成),之前點的菜碼已經擺了大半桌。

接了鍋蓋,大團水霧熱氣撲面,香濃的鍋底,湯料翻滾。

我隨手撿了些肉和菜扔了進去,便開始拌調料,今天可是我們好容日趕在木子食坊歇業前到了奇榮,進了城就來吃他們盛名遠揚的新推行的海鮮火鍋。

星源伸了修長的手指在我面上輕一拂,摘了我戴着的方纔外面買的鬼面具“該吃東西了,怎麼還戴着。”隨着他的面具也取下,俊秀的臉龐溫柔的眉眼也現於眼前。

我笑道,“忙不過來!”放下調料抓了筷子就撈起涮好的魚片。星源慘叫道:“狡猾!”立馬也爭着吃了起來。

“喂,幹嗎沾我的調料?!”

“你拌的比較好吃。啊呀,好辣~~~”

“嘿嘿嘿,就知道你又要搶了……”

每一天,都是這樣平淡的度過,從皇城一路遊玩走來,到了奇榮已經年底了。想想我來的日子,到現在剛好一年。

這一年,比從前所有都要精彩,快樂。

出了燒烤店,已經天幕,繁星點上頭頂。鼓樂熱鬧,人們放着鞭炮,舞起了獅子和龍。

我拉着星源的手,漫步在人羣中。他眼中很多神色閃過,有懷念,追憶,不勝感慨。

隨手捏了捏他腰上的精肉,我不滿的哼道:“天天吃得那麼多,怎麼不見長胖?!”

星源拿了我的手笑道:“你再不老實別怪我也不客氣!”呵在耳邊的熱氣也是癢癢的,隨後感到他在我耳垂輕輕吻了下,我輕錘了下他:“你分明就是一個浪費糧食的大蛀蟲!!!”

忽聽人羣騷動,讓路出來。華美的馬車,緩緩駛過,我正看得新鮮,大三十的前一天還有遠方來人?

“啊!是皇城的貴族,聽說,好像是吳府嫁出女弟子,這不,大年三十還想着回來拜訪老爺夫人呢!”

“吳老爺真是好福氣!不僅得了個聰明的小公子,單是那些個出去的弟子,聽說一個比一個了不得!好像有位還是公主呢……”

“唉,我家的孩子要是能進寒星門該多好!”

……

聽着大家的嘮叨,我也猛然想起,馬車前那個駿馬上的男子不就是香巧她家的那一位嘛!想不到她還想着回來過年!

忽的聽了聲不和諧的聲音罵道:“媽的,有什麼了不起!不過是個丫鬟,現在攀了高枝自以爲了不起,哼!”我橫眉怒目看去,居然是怨家路窄的蘇公子。

不待我出手,星源已經身影一晃到了他面前,他周圍的下人都驚恐叫道:“鬼啊!”

我笑着跟上,星源冷冷道:“蘇公子,真是好久不見!你也不過是祖上有點基業,坐吃山空的敗家子寄生蟲,有什麼好輕狂。”

那蘇公子氣得成了豬肝臉,怒喝道:“要你多管閒事,咦?沈星源?!哈哈,別以爲你們寒星門就了不起,我就不怕你!”

“上!給本公子好好教訓他!”蘇公子回收招了下身後的人,他家中請來的幾個江湖高人,立馬紛紛圍上了星源,拔刀舞劍……

星源不屑哼了一聲,悠然避開,隨手接了一把暗器,輕埝間化作粉末飛屑,衆人都是大驚。他輕邁一步,身形已經繞道了躲在衆人身後的蘇公子身邊,提了他的領子,又一晃已經回了我身邊。

我輕笑拍手道:“用什麼藥好呢?!”一邊從袖子中倒出五顏六色的各類□□麻藥迷藥……蘇公子只嚇得臉也青了,不停叫繞,看熱鬧的百姓都覺得出氣紛紛叫好。

最後,我選了疹子粉。揮袖散在他身上,咯咯笑道:“這個嘛,叫五毒沁心散,只要你再生惡念,便會體內劇毒復發,混身起紅斑,麻癢難耐,嘿嘿再然後……自己慢慢體會。除非不再動惡念,纔會見好。”

星源扔了他在地上,也不再看。那些奴才便扶了他千恩萬謝逃也似的走了。

人羣越發多了,紛紛上前搭訕。

當下,我便挽着星源的手飛閃離開,到了吳府前才停下,弟子們很多沒有回家,都在門前熱鬧的玩耍,請回的雜耍團,噴火飛花的好不熱鬧。

老爺帶着夫人們正在門口看着,七夫人越發美麗,母性的光輝,讓她更加聖潔得讓人敬重。手中抱着的小公子,粉雕玉琢,十分惹人喜愛。

蓮兒這個大老闆也伴着在他身邊。

喜由姐陪在善鋼身側,溫柔甜蜜。

我忽的一笑,借了人流,繞道側牆,星源笑道:“怎麼回了家還做賊?不是這一路當賊劫富濟貧的上了癮,自家都不放過?”

我神秘笑笑,飛身輕巧進了院子。

“就知道豆豆瑪瑙它們上午先回了府,大家定知道我們今晚會到,這會都在門前劫着呢,我就到後院放把火!”

取了儲物空間特意準備的百十個花火,擺好了在空曠的中院空地上,剛好瑪瑙感到我的氣息從後院飛來,不文明的又丟了一盒胭脂到地上,我就說伊豆是爲了映雪蘭,它怎麼也那麼急着回來……這羣貪吃鬼!

“汪汪!”伊豆興奮的飛來,小棉花在它背上坐的四平八穩,也跟着“喵!~”的親暱叫着,等伊豆停下來,就撲到我懷裡撒嬌。

伊豆居然沒有動怒,往常,它是誰都不許接近我的,這回也大方了!想當初我讓它照顧小棉花時,它那叫一個不樂意啊!現在可好,帶出感情了!這麼疼小棉花!

看着伊豆小心的繞着我飛,輕聲叫着,注視着小棉花。真個合格保姆啊!~

我招呼瑪瑙笑道:“快,快,放焰火了!”

它順着我手指的方向,不屑的噴了口火焰,活得一般,繞了大半圈,所有的花都點着了,“蓬!”的一聲後,接連的巨響,火花沖天,散開,炸成五彩煙花,滿天繁亂。

外面的人興奮的叫着,很快,大門外的人都涌了進來,我笑着撲了過去,被姐妹們圍着,大家都開心罵道:“小沒良心!讓我們等那麼久!”

……

熱鬧的在府中蹭了幾日,終究還是留書道別,跑路旅遊去了,新的一年了哦!

清晨,碧空如洗,瑪瑙背上的小棉花不滿的叫着,顯然沒睡醒,伊豆在旁輕哄,挨着它柔軟的小身子趴下,相偎取暖,兩個黑亮的小身子,在陽光下柔軟光滑的絨毛輕輕起伏,自顧一塊玩耍。

星源也戀戀看着府中。我笑道:“要這麼傷感嘛?又不是不會來,這次,我們可是去西方玩,聽說那裡礦石很多,我們要不要建個礦廠去?嘿嘿,那裡的拉麪,辣醬,餡餅,雲吞……好像都好好吃的!!!”

星源笑着將我攬入懷中,瑪瑙已經飛高,風急。

我縮在他臂彎下,溫暖舒適,碎髮紛飛,如同我的心情一般輕快。

湛藍的清虹河,從天上俯望,如今,岸邊都是銀色冰雪。桃園銀妝素裹,雲氣環繞相護,飄散林間。淡然立於河邊林顛,清虹冰藍的衣袂,銀色閃亮的長髮飄仙,觀之忘俗。

他靜靜一笑,算作道別。隨即散作澄靜虹彩,虛幻明豔。

祥雲散去露出桃林正中鮮活開得爛漫的桃樹,粉紅的飄搖着碎花瓣,露珠折射着光彩斑斕,如夢似幻,樹上面的姻緣符旋轉晃動。

彩蝶紛飛,小蝶的聲音靜靜傳來“多謝,這裡我很喜歡……也祝你們幸福!嘻嘻,平安,我可是幫你和星源也掛了姻緣符在這裡哦~~~以後,我便代替夭夭守護這裡,希望,天下有情人,都能幸福平安……”

我望着遠方,不感傷,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何況,大家都是在追尋自己所想。只是緊緊握着星源溫暖的手,汲取讓人安心的陽光般的氣息。

瑪瑙振翅高飛,扶搖雲端……

=========================================

END (全書完)

本書完結,看看其他書:
66.險中訴情19.報復85.石牢禁制56.機緣巧合84.暗夜波瀾60.英雄會始34.決定86.死劫44.翡翠觀音42.養顏秘方30.開張5.伊豆64.賽場爭鋒74.卷末語59.魔鬼訓練(下)36.寒月山莊48.中秋月夜(下)85.石牢禁制2.醒來32.水鬼7.盜藥61.洪家兄弟44.翡翠觀音44.翡翠觀音2.醒來25.汝瑤16.武鬥12.賜幸73.水逝花落18.天緞40.39 下57.未央學堂33.朋友8.回門35.序曲47.中秋月夜(中)75.辭別歸程39.七夕邂逅36.寒月山莊38.鬼屋幽魂87.錯亂26.重生54.御座火鳥7.盜藥28.合作22.祈天67.東南災患6.神偷52.山腹密地24.劍魂23.踏青39.七夕邂逅87.錯亂3.平安26.重生87.錯亂75.辭別歸程42.養顏秘方3.平安45.再遇蛇妖40.39 下22.祈天82.風起雲涌8.回門65.細思斟酌37.後勤基地82.風起雲涌63.決戰前夕11.革新27.善鋼54.御座火鳥72.神隱現世16.武鬥84.暗夜波瀾67.東南災患33.朋友86.死劫37.後勤基地36.寒月山莊1.序84.暗夜波瀾67.東南災患55.潛引出水61.洪家兄弟60.英雄會始56.機緣巧合19.報復71.龍脈密地24.劍魂13.出府75.辭別歸程80.母女相見42.養顏秘方4.見衆13.出府28.合作26.重生55.潛引出水59.魔鬼訓練(下)
66.險中訴情19.報復85.石牢禁制56.機緣巧合84.暗夜波瀾60.英雄會始34.決定86.死劫44.翡翠觀音42.養顏秘方30.開張5.伊豆64.賽場爭鋒74.卷末語59.魔鬼訓練(下)36.寒月山莊48.中秋月夜(下)85.石牢禁制2.醒來32.水鬼7.盜藥61.洪家兄弟44.翡翠觀音44.翡翠觀音2.醒來25.汝瑤16.武鬥12.賜幸73.水逝花落18.天緞40.39 下57.未央學堂33.朋友8.回門35.序曲47.中秋月夜(中)75.辭別歸程39.七夕邂逅36.寒月山莊38.鬼屋幽魂87.錯亂26.重生54.御座火鳥7.盜藥28.合作22.祈天67.東南災患6.神偷52.山腹密地24.劍魂23.踏青39.七夕邂逅87.錯亂3.平安26.重生87.錯亂75.辭別歸程42.養顏秘方3.平安45.再遇蛇妖40.39 下22.祈天82.風起雲涌8.回門65.細思斟酌37.後勤基地82.風起雲涌63.決戰前夕11.革新27.善鋼54.御座火鳥72.神隱現世16.武鬥84.暗夜波瀾67.東南災患33.朋友86.死劫37.後勤基地36.寒月山莊1.序84.暗夜波瀾67.東南災患55.潛引出水61.洪家兄弟60.英雄會始56.機緣巧合19.報復71.龍脈密地24.劍魂13.出府75.辭別歸程80.母女相見42.養顏秘方4.見衆13.出府28.合作26.重生55.潛引出水59.魔鬼訓練(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