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二十六

長孫律走在路上的時候還在想——自己這算不算誘拐未成年呢。

柳言棋揹着個包袱跟在他身邊低着頭, 爲了不讓人認出來,他換了一身卓闕不知道從哪裡找來的衣服,藍白相間的大外套, 頭上壓了頂鴨舌帽, 臉上罩了個大口罩。長孫摸了摸下巴回頭問卓闕:“這是哪間學校的校服?”

卓闕勾脣一笑, 還沒說話, 冷焰就在旁邊不冷不熱道:“穿成這樣有屁用, 我要是沒找口罩來,那張臉赤龍城誰認不出來?”

長孫嘴角抽了抽,決定對冷焰的抱怨聰耳不聞。他伸手給身邊的小孩兒, 對方微微擡頭,長孫眉頭一挑:“牽不牽?”

柳言棋從小到大還是第一次被真正當做普通小孩來對待, 他抿了抿脣, 慢慢伸手給長孫, 兩手相牽的瞬間,長孫聽到冷焰在旁邊不滿的冷哼。

三個人出門, 回來多了一個人。程堯盯着那小腦袋看了一會兒,拿眼神詢問長孫——這是什麼意思?

程堯不笨,他一眼就發現這是柳家的小少爺。

“我弟弟。”長孫說的鎮定自若,“我讓冷焰從家裡接來的,放他一個人在家不放心。”

程堯挑眉, 從善如流改口:“哦……令弟貴姓?”

“長孫。”長孫想了想, “長孫寶。”

噗——

在場的衆人好不容易纔忍住了沒有笑噴。

柳言棋不滿的擡頭瞪住長孫, 長孫淡漠的臉理所當然道:“覺得聽着很像掌中寶嗎?那就對了, 小孩子好好當大人的寶貝就行。”

柳言棋一愣, 眼神裡閃過一絲動搖。他收起不滿的眼神,低下頭不吭聲了。長孫揉了揉他的腦袋, 帶着他往樓上走:“程叔,有多餘的房間嗎?”

“有。”程堯笑眯眯抽菸,“保準讓小寶同學賓至如歸。”

上了樓,長孫隨便推開一間空房讓柳言棋進去:“你先休息着吧,估計你不見了你們家會把整個赤龍城翻過來。”

“找到這裡來的話怎麼辦?”小孩子畢竟是小孩子,心裡還是忐忑不安的。

長孫還沒說話,就聽身後冷焰的聲音響起來:“到時候我隨便開個傳送門讓你先進去躲着。”

他話音一落,就砰的一下把門給小孩關上了。隨後伸手抓住長孫就拖進了他的房間裡。

“喂!”

長孫差點摔進門裡,剛回頭就被男人一撈膝蓋抱着扔進了牀裡。

“囉囉嗦嗦的……”冷焰兀自嘀咕:“咱們把該做的都做了,就沒這麼多事了。”

長孫眉頭一抽,擡手一巴掌拍在冷焰臉上。

啪的一聲,竟是讓屋裡兩人都楞了楞。

長孫揮手的時候也沒想那麼多,卻沒想到冷焰根本沒躲讓,這一巴掌打的結結實實,很快那張俊臉的左邊就紅了起來。

“你……”長孫也不知道該氣還是該笑了,“你不會躲開啊!”

“能讓你消氣怎麼打都行啊。”冷焰揉揉臉,無所謂道,“打是親罵是愛嘛……”

“無賴!”長孫皺起眉,撐着身子要從牀上下去。冷焰及時堵了上來,高大的身子讓長孫走哪邊都會被輕易撈回來。

“我現在沒心思跟你折騰!”長孫擡頭瞪住男人,“辦正事!”

“對我來說你就是正事。”冷焰在牀沿坐了下來,赤紅的雙目裡倒影着少年爲難的樣子,“律,你還氣麼?”

“……”長孫不答話,他不想這麼輕易就說原諒。有些東西,太容易原諒只會讓對方得寸進尺。這點進退他還是知道的。

見少年不說話,冷焰急的抓耳撓腮:“你說!要怎麼樣你才原諒我!”

長孫擡眼看看他:“我原不原諒你對你很重要?”

“很重要!”冷焰理所當然的點頭。

“爲什麼?”

“因爲我喜歡你啊!”男人瞪大眼,他剛剛在假山不是才告白過嗎!

“爲什麼?”

“……啊?”

長孫推了推眼鏡,乾脆規規矩矩坐在牀上:“爲什麼喜歡我?”

“因爲……”冷焰被問住了,爲什麼喜歡?喜歡就是喜歡咯,有什麼爲什麼?!

長孫見男人皺起眉,手指無意識的在掌心捲縮,“等你想好原因再來告訴我。”

他說完,側着身子從牀邊跳了下去。冷焰這回沒攔他,只是意義不明看着他的側臉:“律,你是故意這麼問,讓我知難而退麼?”

長孫眉梢一動,頭也不回朝門口走,一把拉開門冷冷道:“嗯……說不定是這樣。”

冷焰沒吭聲,長孫抿了抿脣,大步走了出去。

直到少年的腳步消失在走廊盡頭,冷焰才重重朝牀上一倒:“唉……”

到了樓下,程堯剛做了些小吃準備端上去給柳言棋。

卓闕坐在桌邊聽姜黎嘰嘰喳喳說着什麼,看到他下來,目光在他臉上轉了一圈,隨後微微笑起來。

“律。”他伸手招呼,“坐這邊來。”

長孫腳步頓了頓,最後卻坐到了一直在門口的位置發呆的戴卡對面。

少年金色的髮色在陽光下奪目耀眼,湛藍的目光轉過來定在長孫臉上,微微笑起來。

“你好。”

“你好。”長孫對這個少年其實很好奇,他揹負的那些傳說一般的故事也好……和米達倫以及冷焰之間的事……

想到那個男人曾經喜歡過眼前的少年,長孫總覺得自己心情有些微妙。

“冷焰還好嗎?”戴卡眨眨眼問他。

長孫一愣,“我不知道。”

“哦。”戴卡依然是一副微笑的表情,“我第一次看到冷焰那麼煩惱焦急的樣子。”

長孫裝作聽不到,自己給自己倒了杯茶:“你知道赤龍城爲什麼受攻擊麼?”

戴卡搖頭,“具體不知道,但一定和拉切西斯有關係。”

長孫:“你們爲什麼不聯合對付她?”

“這個……”戴卡爲難的笑笑,“神想做什麼,我們又怎麼猜得到呢?”

“唔……”長孫隨意的點頭,“拉切西斯做了這麼多傷天害理的事,那個所謂的神卻一直沒有出現,這才奇怪呢。”

戴卡望向窗外,“神總是愛戴所有生靈的。”

長孫對他奇怪的邏輯不予評價,他轉而問其他的問題:“你們下一步準備怎麼辦?”

“聽說要想辦法將拉切西斯引出來。”戴卡皺眉,“現在敵在暗,對我們很不利。”

而且還不知道對方到底想做什麼。長孫心裡補上一句,漫不經心問:“你是天使的話……有沒有什麼特別的能力?”

“你指什麼?”戴卡歪了歪頭。

“比如……嗯……能看到別人在想什麼?”長孫也不確定世界上會不會真的有這種能力。

“這個我不會。”戴卡老實的搖頭,“抱歉,幫不了你。”

“沒關係。”長孫笑笑,“我也就隨口問問。”

“你想用來幹什麼呢?”戴卡好奇,那模樣看久了,長孫不得不承認對方確實是很可愛的。

“想看看柳傅……”長孫說了個開頭,又頓住了,看了看戴卡:“抱歉,你不認識柳傅。”

“沒關係。”戴卡笑笑,突然道,“律……你是個很細心很溫柔的人呢。”

長孫一愣,面上有些侷促起來。他並不擅長應付這種坦誠的人。這該讓他接什麼話纔好?

他抿了抿脣,最終也沒說出話來。

他發現自己不過離開學校一段時間,竟然已經慢慢開始卸掉了曾經的那些僞裝。

如果是以前的他,應該會鎮定的微笑然後說一聲謝謝吧?

他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突然就感覺到自己身後站了一個人。

卓闕越過他的肩膀,伸手端柱他的手腕,就着他的茶杯喝了一口。

“!”

長孫瞪大眼,卓闕已經在旁邊坐了下來。

“你想知道柳傅在想什麼的話,問我就行了。”

“什麼?”

長孫莫名其妙,卻見卓闕輕輕一笑,“我好像一直沒說過我的能力是什麼。”

“……”

長孫突然有不好的預感,姜黎和程堯也湊了過來。

卓闕慢條斯理的拿手指戳了戳太陽穴,“我能看到一個人在短時間內做過的所有事情。”

姜黎在旁邊一愣,瞪大眼,“從哪裡看?”

卓闕眨眨眼,“大概……大腦裡?”

他轉頭看長孫,“一個人不管說什麼慌,但是記憶卻不會騙人。”

程堯叼着煙管疑惑的看他,“你有這種能力?”

卓闕點頭,“從小就有。”

姜黎:“怪不得你直接被高層調去幫忙呢……原來是這麼回事。”

“這算是秘密。”卓闕微笑道,“是個很好用的東西。”

長孫臉色有些不好看,他想起許多時候卓闕看到他時眼裡閃過的意義不明的光。他和冷焰那些事……他豈不是都看在眼裡……

果然,卓闕說完之後,就輕輕嘆了口氣,湊近長孫耳邊道:“它唯一的壞處就是,會讓我看到我不想看到的東西。”

長孫抿了抿脣,耳根後微微發紅。

冷焰從樓上下來時,看到的就是兩人有些親暱的樣子,他眼睛一眯,怒火唰的一下就衝了上來。

他不行,卓闕那傢伙就可以麼?靠那麼近……還貼着耳朵說話?

戴卡見冷焰來了,伸手打了個招呼。

長孫擡頭看了他一眼,又移開了視線。這讓冷焰更不爽了,他氣呼呼走過去在戴卡身邊坐了——因爲只有那裡還空着位置。

卓闕笑的一臉無辜,伸手將長孫的茶杯拿過來慢條斯理的喝。

空氣裡隱隱有一層不安定的氛圍在激盪,打破這一室詭異氣氛的是門外突然響起的喧譁。

“柳言棋少爺不見了?”

有人在門口議論,“柳家好像開始挨家搜尋了。”

“不會是被妖怪抓走了吧?”

……

長孫聽着外面的話,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想的,但是那個想法就那麼自然的冒了出來。

“你們說……柳傅和拉切西斯之間有沒有聯繫呢?”

衆人都是一愣。姜黎摸了摸下巴:“如果他真的和妖魔有交易……說不定和拉切西斯……”

“不如讓他們內訌?”長孫眼珠一轉,“放出消息說,柳言棋被拉切西斯的人抓走了怎麼樣?”

“可是目的呢?”姜黎奇怪道,“拉切西斯爲什麼抓他的兒子?”

“他們之間有什麼交易,除了他們別人都不知道。”長孫道,“有些事情,照柳傅那個性格疑神疑鬼是很正常的。”

“疑心計麼?”卓闕笑起來,“能想出這種辦法的……不愧是你。”

長孫一愣,眉頭微微蹙起。他不明白卓闕這麼說的意義是什麼,雖然這個人總是不分場合地點的誇獎讚美他。

冷焰也看向卓闕,就見卓闕動了動薄脣,輕輕道:“如果是我的話,當然會喜歡上這樣聰明機靈,又善良溫柔的人吧?”

長孫心裡一動。

冷焰唰的一下轉頭看住了長孫。

誤會了……長孫心裡閃現過第一個念頭就是這個。冷焰也許會以爲他也對卓闕問過同樣的問題。

果不其然,冷焰突然站了起來。手裡的茶杯被他一掌捏碎。他冷冷看着卓闕,盯了一會兒,突然冷笑起來。

那笑聲讓長孫心裡發慌,他想說什麼,可是他又不知道自己要說什麼。

解釋麼?可是爲什麼要解釋?他可以一句話不說就丟下他走人,自己又爲什麼一定要解釋呢?

他的手指在桌下收緊,冷焰張了張嘴,正要說什麼,卻被戴卡拉住了。

“冷焰。”戴卡眨眨眼,“我可以外出麼?”

“啊?”冷焰一時沒回過神。

“我想出去看看。”戴卡笑笑,“你和我一起去吧?”

長孫擡頭,卻見戴卡輕輕看了自己的方向一眼。那眼神彷彿在說讓他放心。

他心裡有些不舒服,自己的事,爲何要讓別人插手?

“……米達倫還沒到。”冷焰道,“隨便出門不安全。”

“其實出去也沒什麼。”卓闕突然道,“說不定還可以吸引柳傅和拉切西斯的注意力。”

冷焰的眼裡差點噴出火來,他一把掀翻了桌子:“你想拿戴卡做餌?!”

卓闕鎮定自若的看他,手裡的杯子紋絲不動,“還是你覺得,你沒有那個能力保護好他?”

21.二十14.十三20.十九13.十二1.序24.二十三18.十七30.二十九14.十三6.五4.三17.十六7.六34.三十三13.十二2.一21.二十7.六9.八38.三十七33.三十二34.三十三13.十二31.三十11.十31.三十27.二十六32.三十一1.序9.八6.五31.三十28.二十七5.四34.三十三4.三23.二十二27.二十六22.二十一7.六15.十四23.二十二31.三十12.十一21.二十24.二十三7.六25.二十四1.序24.二十三24.二十三27.二十六21.二十22.二十一4.三29.二十八20.十九19.十八25.二十四6.五5.四34.三十三21.二十17.十六7.六13.十二27.二十六2.一32.三十一31.三十25.二十四11.十32.三十一33.三十二11.十10.九1.序38.三十七8.七10.九7.六28.二十七21.二十6.五21.二十34.三十三19.十八13.十二7.六40.三十九1.序4.三8.七
21.二十14.十三20.十九13.十二1.序24.二十三18.十七30.二十九14.十三6.五4.三17.十六7.六34.三十三13.十二2.一21.二十7.六9.八38.三十七33.三十二34.三十三13.十二31.三十11.十31.三十27.二十六32.三十一1.序9.八6.五31.三十28.二十七5.四34.三十三4.三23.二十二27.二十六22.二十一7.六15.十四23.二十二31.三十12.十一21.二十24.二十三7.六25.二十四1.序24.二十三24.二十三27.二十六21.二十22.二十一4.三29.二十八20.十九19.十八25.二十四6.五5.四34.三十三21.二十17.十六7.六13.十二27.二十六2.一32.三十一31.三十25.二十四11.十32.三十一33.三十二11.十10.九1.序38.三十七8.七10.九7.六28.二十七21.二十6.五21.二十34.三十三19.十八13.十二7.六40.三十九1.序4.三8.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