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二十二

窗外的天突然就黑了下來。就好像天上突然掉下了一個龐大的罩子。

冷焰和米達倫幾乎是同時行動了, 前者竄到了窗前警惕的看着外面,而後者將戴卡護到了身後。

“找到了。”

有聲音從那黑影裡傳來,冷焰蹙眉看了半響, 外面黑漆漆的, 什麼也看不到。

這是怎麼回事?

“冷焰小心!”

戴卡的聲音突然從身後傳來, 冷焰還沒想明白, 但是身體已經自動朝後跳去。那黑影突然撞到了窗戶上, 玻璃輕易爆裂開了,玻璃渣子大量的落向地面——冷焰沒聽到公寓外面路人的驚呼。

“結界?!”他反應過來,隨即腦袋裡就出現了一個人的名字:“冰魔!”

米達倫和戴卡同時瞪大眼。

冰魔這個名字對於他們來說並不陌生, 它甚至可以算得上是和冷焰齊名的大妖魔。沒想到連冰魔都被拉切西斯使喚了!

“哦呵,是敗犬啊。”冰魔稍微停了攻勢, 似乎很有興趣的在黑暗裡打量男人, “你怎麼在這裡?我聽拉切西斯說你最近找到一個可愛的小主人?”

冷焰臉色凝重, 對於冰魔,他可沒有戲耍的心情了。不過此時在冰魔所設置的結界裡, 和外界是分開的,倒也不怕暴露真身。

他匆匆對身後的米達倫丟下一句:“我引開他!你帶着戴卡回地獄!”

砰——

跳出窗戶的冷焰變回魔犬的原型,巨大的黑色身體,腳下彷彿踩着火焰。邪氣霸道的眼睛瞪著黑影,低沉磁性的嗓音彷彿從地底傳來:“好久不見了!沒想到你居然會服從別人的命令, 真是讓我大開眼界!”

“服從?”黑影嗤笑, 包圍的黑色結界像大蟲一般蠕動着, 確保誰也無法從這裡逃開:“我會效忠的只有暗夜大人, 我不過是和拉切西斯的目的相同了而已。”

冷焰噴了口氣, 冷笑:“可結果是那女人坐着享受成果,你卻在外面奔波。”

冰魔惱怒的呵斥:“閉嘴死狗!如果你現在走, 我不會擋你的路!”

他也並不想和冷焰大打一場,這幾乎是討不着什麼便宜的事情。

“可惜我不能走。”冷焰低沉道,隨即衝黑暗的一個角落突然噴出巨大的火球。

轟一聲,黑暗裡像是有什麼在爆炸般,噼啪作響。

冰魔在爆炸裡沉默了一下才爆喝道:“該死的!你怎麼知道我在哪裡!”

“一點都不難猜不是麼?”冷焰高傲的笑着,又朝反方向突然甩出火球。

“該死的!”

冰魔不斷的發出怒喝,可是每一次他的躲避都被冷焰算的清清楚楚。

其實冷焰並不是真的看見了他,而是和冰魔曾經交手過幾次。以至於摸清了冰魔戰鬥的習慣和模式。

冰魔善控結界,時間,反而更冰和水沾不到半點關係。拉切西斯會派他來也說明了他們是確定了戴卡的所在地,直接讓冰魔來逮他回去的。一個空間只要在冰魔的掌控中,他就可以任意調動其中的時間和位置變化,他可以不斷的改變自己的位置,但很不幸的,他有一個壞習慣。

順時針和逆時針他很常用,大概是和冰魔的性格有關係。如果換做胡狐,他會讓對方根本無法預知和猜測自己下一步要做什麼。因爲他的性格很隨性所欲,只憑自己喜歡。可冰魔會有下意識的習慣動作,就好像剪刀石頭布,有的人會習慣性的按自己的順序出手,以至於永遠都在輸的那一邊還不自知。

冷焰連續猜中了五次,冰魔就開始方寸大亂。他意識到了自己的習慣動作,於是開始改變下次出現的地點。冷焰開始陷入苦戰之中。

“不幫忙嗎……”戴卡看着半空中的冷焰,轉眼問身旁的男人。

“……”米達倫像是在算計着什麼,他沉默了一會兒緩緩開口:“兩邊同樣是被抓,送上門去讓神處置,和站到拉切西斯那一邊,你覺得哪個更好?”

戴卡瞪大眼:“你在說什麼?”

“戴卡……”米達倫回頭,雙目深沉而堅定的看着戴卡,“如果站到拉切西斯那邊,她不敢拿我怎麼樣,我會保護好你。光明神是不會讓拉切西斯成功的,只要等到她失敗的時候,我們就自由了。”

“米達倫……”戴卡一時說不出話來。他能理解,對於迴天堂還是地獄都絕對逃不掉死字這點來說,利用拉切西斯當保護傘反而是個辦法。他也明白這對米達倫的誘惑有多大。

米達倫見戴卡抿了抿脣,伸手牽住他的手問:“你做決定吧,不管你做什麼決定,我都不會反駁。”

絕對是死路,而一條可能是生路。好像選擇很明顯,可是……

戴卡看着和冰魔奮力廝殺的冷焰,如果站到拉切西斯那邊一定會讓那個人失望,天堂和地獄的同伴們也會失望,光明之神……也會失望吧。如果這樣,即使拉切西斯最後輸了,他們又會有什麼好結果呢?無非是再次添加一把永恆的枷鎖,並且連僅剩的朋友也會失去。

米達倫是無所謂的,他從來都是如此獨斷的人,只要兩個人在一起就夠了。其他人根他毫無關係。可是他做不到……

沒有別人的祝福,兩個人永遠躲避着天堂的追殺令,那樣的生活根本不可能幸福。也許……一切都早在神的預言之中……

“戴卡?”米達倫牽着他的手緊了緊,戴卡回過神來,深吸了口氣,堅定的搖頭。

“不行……米達倫,我們不能再逃了。讓我和你一起接受神的懲罰吧,我會一直陪着你,不會獨留你一個人。”

米達倫彷彿早就料到對方會這樣說了。他閉上眼,幾不可聞的嘆了口氣。

“好吧。”

Wωω ⊙тt kǎn ⊙C ○

淡淡無奈的音調還在空氣裡沒有降下來,米達倫已經衝進了戰場中。冷焰被男人一撞,不滿的回頭:“你來幹什麼?!”

“讓你這樣和他兜圈,不知道兜到什麼時候。”米達倫冷聲道,“說不定後援就要到了。”

冷焰當然也知道,冰魔顯然在拖延時間,指不定來的人會是拉切西斯自己。和一個神斗的話,自己可就沒有這麼自信了。

“我突破左邊,你突破右邊,哪邊先突破就匯合一起衝出去。”米達倫快速的丟下話,然後毫不停頓的就朝左邊衝去。黑色的巨大翅膀從背後伸展開,即便墮落了,那聖潔的高傲和美麗依然讓人驚歎。

米達倫手中甩出巨大的劍來,銀色的劍身泛着寒光,冰魔還沒回神,巨劍已經朝黑暗裡直劈而下,像閃電般的銀光閃過黑暗,冰魔迅速的改動空間的距離,漆黑將銀光包容了進去,沒有留下任何痕跡。

與此同時冷焰也行動了,火球接連朝右邊直衝而去,冰魔連續改動着兩邊的空間,隨後將時間調慢。冷焰和米達倫眼睜睜看着自己的攻擊變得緩慢,隨後被黑暗吸收。

“可惡。”冷焰眯起眼,“這傢伙就是這點纏人!”

再拖延下去不是辦法,冷焰眯着眼看着黑暗裡消失的火光,突然腦袋裡叮的一亮。

“米達倫!”冷焰大叫一聲,“你繼續攻擊不要停!”

米達倫楞了一下,隨即陡然意識到什麼,他掄起大劍幾個劈開,銀色的光朝黑暗裡飛去時,冷焰噴出巨大的火球幾乎籠罩了整片黑暗。

“找到你了!”冷焰突然哈哈一笑,一閃身影到了黑暗裡某個地方,巨大的尾巴橫掃過去,只聽黑暗裡“唔”的一聲。

“怎麼……”

冰魔的胸口被狠狠撞了一下,感覺骨頭差點就折了。他捂住胸口後退,不可思議睜大眼:“你怎麼找到我的……”

“你只能控制空間裡的時間,卻不能控制人體的時間。”冷焰得意的道,“我和米達倫的行動速度不會變慢,那麼你施法的速度也不會變慢。”

只要不斷的放出攻擊,黑暗裡一定有個地方會露出破綻。越是靠近冰魔的地方,魔法的攻擊速度會趨於正常。

冰魔吐了口血:“你變聰明瞭……”

冷焰的尾巴要翹上天,腦袋裡想到的都是長孫的臉。好想向他炫耀,向他誇耀自己的本事,想看他露出驚訝的表情,或者不怎麼情願的誇獎自己一聲。

冰魔胸口受了重擊,結界便不穩定起來,也接不住米達倫和冷焰雙重的攻擊了,他猛的縮小結界範圍,想要先將自己藏進黑暗裡,卻不像一道金光從結界外面劈砍下來。彷彿被剝裂般,逐漸打開的結界外面,露出一張溫柔的笑臉。

“你們在這兒幹嘛呢?”那聲音明明很溫和,卻帶着讓人無法反抗的威嚴。

冷焰一愣,看向打開的縫隙:“達納特斯?!”

被叫做達納特斯的男人。沒有錯,就是死神界最偉大的領導者,死神之首——達納特斯。

他果然如同冷焰所說,有着一頭金色的長髮,細長而美麗的眼睛,人畜無害的溫柔面容,俊美而帶着點邪氣,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肚子裡全是黑水,用這張面孔不知道騙了多少人。

有人幫忙,而且還是死神的老大,冷焰只覺得肩上負擔驟然變輕。冰魔也是大吃一驚,達納特斯那可是神體,和妖魔完全不在一個檔次上。

冰魔起了撤退的心思,卻被達納特斯的雙眸緊緊鎖住。那雙盪漾着溫柔的眼底,是幾不可見的寒光和殺意。

“在我家對面鬧成這樣子,我可不能當做沒看見啊。”達納特斯笑道,隨即手指輕輕一用力,被他板着的結界縫隙瞬間碎成了碎片。

冷焰幾乎在同時變回了人類的樣子,他和米達倫跳回窗子裡,伸出頭看見達納特斯拎着冰魔的衣服領子,站在單元樓前的巷子裡。

“這筆賬我要怎麼跟你算呢?嗯?”

冰魔變回一個兢兢戰戰的老頭模樣的人,白花花的鬍子抖啊抖:“那個……不知道死神大人在附近,打擾了真是抱歉。”

“如果覺得抱歉,就拿出實際行動來。”達納特斯沒打算放過冰魔,“你暫時歸我管了。”

“啊?!”冰魔嚇一跳,“我……還有事……”

“或者你想現在就被取走靈魂下地獄去。”達納特斯冷冷道。

“請您儘管吩咐。”冰魔乾脆的恭敬道。

冷焰下了樓,看着達納特斯穿着一身人類的西裝,金髮束在腦後,看起來有些滑稽。

“你在幹嘛呢?狄岡說你很久沒回死神界了。”

“我有事要做。”達納特斯道,“死神界有狄岡他們在我放心得很。”

說着,他帶着冰魔就要走,“我就住對面,有時間來逛逛?”

冷焰莫名其妙,和米達倫、戴卡一起跟着達納特斯到了巷子口,往街對面一望——那不是A市的別墅區麼……

冷焰用複雜的表情看着達納特斯:“你……被包養了?”

達納特斯:“……”

有了達納特斯出手幫忙,冰魔也沒能傳遞出消息去。冷焰帶着米達倫一行人回了死神界,見到狄岡後,將兩人朝狄岡一塞,轉身就要走。

“去哪兒?”狄岡看着他急匆匆的背影問。

“去找律!”

“他們的話已經回赤龍城了。”狄岡遙遙喊着。

冷焰腳步一頓,又衝了回來,“沒在冥府?”

狄岡:“沒有。”

桃星辰從山一樣高的文件後面探出頭來,“班長好像有話留給你。”

“什麼?”冷焰趕緊湊了過去。

“嗯……”桃子閉了閉眼,努力想象出律當時的樣子,板着臉冷聲道,“叫他不用再跟來了,回地獄做他的看門犬去吧。”

桃子努力板着一張冷臉,那模樣卻是可愛無比。完全沒有律半分的樣子,狄岡忍不住湊過去在他臉上吧唧親了一口。冷焰卻是一點高興不起來……

完、蛋、了……

三個血紅的大字高高掛進了他的心頭。

長孫一行人回了赤龍城。

城裡此時已經是一片混亂了。高高的圍牆幾乎變成廢墟,幾人根本不需要從正門進去,跨過圍牆廢墟,視線裡全是傾倒的樓房,被破壞的道路,遠處還有沒熄滅的火光噼啪燃燒着。灰塵和煙霧充斥在鼻端,讓人覺得喉嚨難受。

胡狐忍住幾次要爆發的怒火,黑着臉一路找到府衙。府衙已經徹底沒了房頂,正對着天空下的大廳裡,椅子上坐着兩個樣貌一模一樣的男人。

連庭端着茶杯,一身整潔和周圍的混亂格格不入。連華依舊白衣飄飄,一塵不染,頭髮絲都沒有亂一根。

“主謀呢?”胡狐一進去就厲聲問道。他要把主謀抓來鞭打一百遍啊一百遍!

“死了。”連庭漠然道,“被柳傅收拾掉的。”

胡狐:“主謀是誰?”

連庭:“天狗族的天狗,不過是個不怎麼厲害的天狗。”

如果是天狗老大來,恐怕就不是赤龍城變廢墟這麼簡單了,大概……所有的一切都不存在了吧。

“聽說死了很多人。”胡狐皺眉,看向連華,“到底怎麼回事?怎麼會突然攻過來?”

“已經上報給梵蒂岡了,只是具體原因不明。”連華搖頭,“死的人大多是我們這邊的……”

這句話讓胡狐着實愣住了。他看錶格的時候只顧着看連庭和連華,並沒有仔細看其他人名。等閻王將囑託的事說完,他們就立刻趕了回來。

姜黎也覺得奇怪:“那幫老傢伙呢?”

跟胡狐久了,他也學着胡狐說話的口氣直接道。

“一個都沒事。”連庭的眼裡閃過一絲殺意,長孫愣了愣。

這是他第一次看見連庭沒什麼表情的臉上,出現如此濃烈的情緒。啊,之前審判胡狐的時候好像也有過,但絕對沒有這一次這麼明顯而激烈。

胡狐沉默了,整個大廳都陷入可怕的寂靜中。長孫慢慢覺得不安,側頭去看胡狐,卻被男人突然撞開幾步。連庭和連華都沒回過神來,胡狐已經坐着自己的管狐飛快的朝柳傅家衝去了。

“不好了!”連華臉色一變,一下站起來。連庭在他說話的時候已經衝了出去。

姜黎莫名其妙,“怎麼回事?”

卓闕表情有些複雜道,“我還是頭一次見着狐仙兒真正發怒的樣子。”

32.三十一34.三十三32.三十一39.三十八28.二十七9.八41.四十19.十八17.十六21.二十25.二十四25.二十四5.四8.七27.二十六17.十六4.三4.三8.七14.十三37.三十六5.四32.三十一38.三十七13.十二4.三6.五24.二十三15.十四35.三十四18.十七38.三十七24.二十三12.十一20.十九24.二十三27.二十六7.六9.八41.四十33.三十二40.三十九34.三十三14.十三18.十七29.二十八11.十3.二11.十38.三十七14.十三31.三十19.十八22.二十一13.十二40.三十九5.四4.三39.三十八19.十八24.二十三1.序37.三十六24.二十三8.七3.二3.二20.十九25.二十四38.三十七12.十一6.五34.三十三17.十六19.十八15.十四28.二十七31.三十28.二十七21.二十15.十四22.二十一8.七3.二2.一17.十六24.二十三5.四3.二38.三十七17.十六34.三十三25.二十四7.六11.十
32.三十一34.三十三32.三十一39.三十八28.二十七9.八41.四十19.十八17.十六21.二十25.二十四25.二十四5.四8.七27.二十六17.十六4.三4.三8.七14.十三37.三十六5.四32.三十一38.三十七13.十二4.三6.五24.二十三15.十四35.三十四18.十七38.三十七24.二十三12.十一20.十九24.二十三27.二十六7.六9.八41.四十33.三十二40.三十九34.三十三14.十三18.十七29.二十八11.十3.二11.十38.三十七14.十三31.三十19.十八22.二十一13.十二40.三十九5.四4.三39.三十八19.十八24.二十三1.序37.三十六24.二十三8.七3.二3.二20.十九25.二十四38.三十七12.十一6.五34.三十三17.十六19.十八15.十四28.二十七31.三十28.二十七21.二十15.十四22.二十一8.七3.二2.一17.十六24.二十三5.四3.二38.三十七17.十六34.三十三25.二十四7.六11.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