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二十八

戴卡和柳言棋會莫名其妙失蹤讓長孫律覺得無法理解。他甚至有一瞬覺得難道一切都是柳家安排好的?但很快他又否決了這個想法, 不管柳家再怎麼厲害,還不至於知道他什麼時候會去找柳言棋,同時讓柳言棋在他面前演一齣戲。

長孫:“他們什麼時候不見的?”

冷焰:“就剛纔, 我只是一小會兒沒注意到就……”

長孫嘲弄道:“果然你不管守什麼都守不住。”

冷焰動了動喉嚨, 還是把辯解的話吞回去了。他沒做聲, 低着頭的樣子看上去像被丟棄的大型犬。長孫心裡動了動, 到口邊的冷嘲熱諷被自己吞了回去只改爲一聲不冷不熱的輕哼。

“你沒有辦法找到戴卡嗎。”天使和人畢竟不一樣, 難道不能留下什麼線索?比如意念傳聲什麼的……

長孫胡亂想着,就見冷焰搖頭,“米達倫在的話也許知道……”

兩人正在一籌莫展, 就聽巷子另一端傳來“噓噓”的奇怪聲音。冷焰最先回頭,見牆邊一顆小腦袋探頭探腦。

長孫一眼認了出來:“柳言……”

話音還未落, 冷焰已經衝了過去一把提起小孩兒的衣領舉到面前:“你這死小孩……”

“放開我!”柳言棋在半空蹬腿, “我是來報信的!”

長孫繞過昏迷不醒的卓闕走過去, “現在到處都有人在找你,你跑出來幹什麼?”

“是戴卡說要出來走走。”他見冷焰一皺眉, 趕緊加快語速,“戴卡說他發現了一個地方,讓你們過去。”

“那傢伙……”冷焰似乎無語,“做事總是不經過大腦。”

長孫看他一眼:“你去吧,我送卓闕回去。”

“不行!”冷焰想也不想就拒絕, “你一個人扛不動他。”

“你也知道?”長孫心說你還有資格說別人做事不經過大腦, 你自己又能好到哪裡去了。

“把這傢伙丟在這裡有什麼關係。”冷焰不服氣, “難道還有人吃了他?”

“不行。”長孫道, “一會兒被別人發現了會惹來誤會。”

冷焰臉色一陣黑一陣白的, “他就有那麼重要?!”

長孫無奈,“你聽不懂人話麼?”

他明明說的是丟在這裡被別人發現會惹來麻煩, 哪個字提到重不重要的問題了?

冷焰看了卓闕一眼,走過去提着對方衣領拉起來。手指狠狠掐人中。

“痛……咳咳!”劇痛讓卓闕猛的睜開眼,隨後看見冷焰一張臉湊在眼前。他下意識往後退了一步。

“醒了就自己回驛站去。”冷焰白他一眼,轉過頭髮現長孫正挑眉看着自己。

他腳步一頓,臉色略顯僵硬,撇了撇嘴,回頭扯開一個難看至極的笑容:“剛纔的事,對不起了。”

卓闕嘴角抽了抽,不過扯到傷口又痛的吸了口氣。他轉頭去看長孫,“你們去哪兒?”

長孫指了指好奇看着他們的柳言棋,“有點事。”

卓闕想說我也去,餘光瞄見冷焰暗示一般捏來捏去的拳頭。冷汗從背脊滑下,雖然和冷焰敵對已久,但這一次領教了這隻沒家教的魔犬的拳頭,讓他暫時有些忌憚。

“那我先回去……”

他話還沒說完,冷焰就從他身邊一閃而過,一手扛起長孫一手伶着柳言棋的衣領子就消失在了自己的視線內。

冷風打着卷嗖嗖從巷子裡穿過,卓闕的臉色慢慢沉了下來。他一個人在巷子裡站了許久,直到遠處一隻黑色的蝙蝠撲騰着翅膀過來。

“第二撥攻擊什麼時候到?”

那蝙蝠吱吱叫了幾聲,卓闕皺眉,“柳傅靠不住,他和拉切西斯有聯繫。可能會倒戈。”

蝙蝠又吱吱幾聲,卓闕目光瞥見巷口經過的張昌。男人正頤指氣使,迴轉頭就看見站在巷子裡的他。

“卓闕?”張昌狐疑的走過來,看見他臉上的傷吃驚道:“你的傷從哪兒來的?”

卓闕摸了摸嘴角,勾起一絲冷冷的笑意:“沒什麼。”

張昌莫名其妙,目光落到男人肩頭的蝙蝠身上,“這是……”

“寵物。”卓闕淡淡回答,轉過身朝張昌走近了幾步。

一陣莫名的寒意從腳底竄上心頭。張昌皺起眉,又仔細看了看那蝙蝠,發現那蝙蝠的雙目泛着綠光。

“蝠王?!”張昌突然意識到什麼,驚恐的瞪大眼看向卓闕,“這是蝠王的……你是什麼人?!”

等張昌意識到危險,準備叫人時,一道冰涼已經從喉嚨掠過。他張開口,卻感覺腥氣堵住了喉嚨,鮮血從嘴巴里噴涌而出。他張大了一雙眼直挺挺的朝後倒去。

卓闕手裡的寒光一閃就不見了,肩膀上的蝙蝠已經撲騰着翅膀遠去。卓闕看也不看的跨過屍體離開。

……

順着柳言棋指的方向朝前飛奔的冷焰還在不滿的嘀咕:“律,你少跟那個卓闕打交道,他不是什麼好人。”

“……”長孫沒說話,不是他不想說,而是被冷焰扛着的姿勢讓他頭昏腦脹,就差沒吐出來了。

“你相信我,我真的覺得他不是什麼好東西。他身上有一種……”冷焰蹙眉想着,“總之不是好人的味道。”

柳言棋慢悠悠開口,聲音脆嫩嫩的:“好人和壞人還有味道?”

“當然。”冷焰對自己的嗅覺倒是很自信,就聽柳言棋繼續道:“那你怎麼聞不到戴卡的味道?”

冷焰:“……”

“他是天使,沒味道的。”男人努力給自己找理由。

柳言棋看他一眼,撇撇嘴。冷焰怒了:“小孩兒!把你那副拽樣子給我收回去!”

長孫揉着太陽穴,看着不斷跳躍的地面心裡想:這句話好耳熟……

等三人到了地方,長孫被放下來時還覺得地面在不停的上升下降。他扶着牆閉了閉眼,回頭嚴肅的對冷焰道:“下次換個姿勢。”

冷焰笑嘻嘻點頭:“律,你願意讓我抱了?你原諒我了?”

長孫一愣,這才發現自己居然掉進冷焰的陷阱裡了。他冷着臉別過頭,就見面前是一個像洞口一樣的地方。

洞口……

長孫想起卓闕之前說過的那個洞,目光有意識的在四周看了看,還真的在旁邊看到了一個奇怪的圖騰。

“這裡是父親經常一個人來的地方。”柳言棋道,“我也是第一次來。”

長孫皺眉,不知道戴卡是怎麼知道這裡的。

他們跟着往前走,剛進洞口就看到戴卡正在裡面等着。

“戴卡。”冷焰嘆氣,“米達倫來了我要怎麼跟他解釋?”

戴卡笑眯眯眨了眨眼,“這是不能說的秘密。”

長孫詫異看他,戴卡咳嗽一聲:“在人間的最大樂趣就是有很多好看的電影可以看。”

長孫對這個天使的印象稍微改觀了一些。原本以爲是一個乖乖牌的柔弱天使,可現在看來好像不是那麼回事。

“我到赤龍城時就感覺到拉切西斯的氣息了。”他畢竟是天使,和神有着微妙的聯繫,感知力要比其他人強的多。

“怎麼不早說?”冷焰皺起眉。

“那氣息時有時無,我不確定。”戴卡看向黑漆漆的洞口,“不過現在我確定了,她在這裡出現過。”

果然和柳傅有關係?長孫轉頭看柳言棋,對方並不知道這些,正縮在自己身後探頭探腦。

“小孩兒。”冷焰也看他,“你知道你父親都在做些什麼嗎?”

柳言棋頓了頓,用很輕的聲音道:“詳細的不知道,不過我知道他們要抓……”他擡眼看了戴卡一眼,沒說下去。

冷焰和長孫對視一眼,長孫捏了捏小孩兒的手,“拉切西斯你認識嗎?”

“誰?”柳言棋皺眉,“名字很熟。”

“是掌管生命的女神。”戴卡一邊往裡走一邊開口,“她們現在分成了兩個,簡單來說就是一個壞一個好。”

柳言棋若有所思,“你們覺得壞的那個和父親有聯繫?”

長孫心裡讚歎,柳言棋確實很聰明,這樣的孩子如果不好好教導,以後若是毀了真的可惜。

“我沒見過她。”柳言棋淡淡道,他抓着長孫的衣襬小心翼翼跟着往裡走,“但是父親經常偷偷到這裡來,我遠遠看見過幾次。但是這裡不準別人進入。”

說着話,四人到了一閃銅質的大門前。戴卡伸手推了推,銅門竟然自己開了,門裡燃着火把,昏暗的光線裡空無一物。

“空的。”冷焰在裡面繞了一圈,朝幾人道,“也許我們來的時機不對。”

戴卡閉起眼睛感受了一會兒,“這裡的氣息很強,但是很奇怪……”

“什麼?”長孫和柳言棋都看他。

“即便在這裡,女神的氣息也是時強時弱。”

冷焰眼睛一亮:“她受傷了?”

戴卡點頭,“很有可能。”

長孫看看戴卡,又看看冷焰,只覺得自己無法插足。他環視了周圍一圈,突然指着角落一處微微發着淡藍色光芒的地方道:“那是什麼?”

冷焰和戴卡看過去,又茫然看他,“牆壁?”

長孫嘴角抽了抽,“廢話。”

他走過去,低頭看了看不斷散發着藍色光芒的牆角,那裡明明什麼也沒有。他擡手摸了摸那藍色發光的地方,石洞竟然微微震動了一下。

“結界?”

戴卡驚訝看着長孫,“你怎麼發現的?”

長孫莫名其妙,“不是在發光麼?”

冷焰皺起眉,走過去看過去又看過來,“律,你在說認真的?”

長孫發現事情不對勁起來,他伸手指着那發光的地方,“這裡,在發光。看見了嗎?”

柳言棋和戴卡一起歪頭,神情竟然十分相似:“看不見。”

連冷焰也是搖頭,“如果這是結界,除了施法的人,其他人是看不到的。”

長孫突然覺得有點驚恐,他又伸手摸了摸那藍色的光,石洞又震動了一下。

“看來裡面藏着什麼。”冷焰摸了摸下巴,“再試試?”

長孫覺得手上直冒雞皮疙瘩,冷焰看他有些猶豫的側臉笑起來:“沒關係律,有我在呢,天塌下來我也能給你頂着。”

長孫一愣,回頭看到冷焰得意洋洋的笑容,心裡那份忐忑竟然真的平靜下來。他深吸了一口氣,伸過手再次觸摸藍色的發光地,這一次他沒有點到即止,而是朝下按去。這一按,他的手竟然穿過了那藍色的光,消失在了看起來空無一物的地方。

彷彿手硬生生被砍成了兩段,長孫差點嚇出聲,但手指就感覺摸到了一個冰涼的拉環一樣的東西。

他扣住拉環,往外一拉——

轟隆——

原本是面牆壁的石洞突然裂開了一扇門。

石門後,是一座碩大的城堡,夜色當空,連月亮也沒有。城堡被黑色的薔薇覆蓋,長滿了荊棘的植物鋪蓋了通往城堡的路。

如果不是眼前的畫面太真實,長孫一定以爲自己做了一個關於童話故事的夢——因爲這場景太像住着睡美人的城堡了。

“原來這裡有通往另一個世界的路啊。”冷焰哼了一聲,“我們得先回去,等集齊了人再過來……”

話沒說完,戴卡已經首先衝了進去。

“喂!”

冷焰嚇一跳,連長孫也嚇了一跳。條件反射的拉住了戴卡的手臂。

“現在不去就來不及了。”戴卡道,“拉切西斯會發現的,她會轉移陣地的。”

好不容易找到了大本營!

“不行。”冷焰嚴肅起來,“那不是我和你能打得過的對手,必須找其他人。”

戴卡有些不甘心,“路西法大人答應了,只要能抓到拉切西斯米達倫的判刑就可以重新審過……”

冷焰一愣,臉色緩了緩,“如果是這樣,我們更要謹慎了。一旦被她逃掉,再要找到就難了。”

“她受了傷!”戴卡難得激動起來,那張總是有着笑容的臉上帶出一絲焦急,“這是好機會……”

長孫見兩人爭執不下,突然鬱悶自己還沒學會怎麼抓妖魔來用。否則這時候就可以報信……

還沒想完,就見身後柳言棋突然唸了個口訣,地面亮起一個小小的八卦陣,從裡面爬出一隻樣貌憨厚的……烏龜。

烏龜……

冷焰、戴卡和長孫都無言的瞪着那烏龜。

烏龜慢條斯理的開口,“主人,有什麼吩咐。”

柳言棋道:“去冥府和死神界傳信,讓他們立刻到這裡來,發現了拉……。”

柳言棋忘記了名字,轉頭看長孫。

長孫回過神來,“拉切西斯。”

柳言棋“嗯”了一聲,打了個響指,“去吧。”

那烏龜又慢吞吞消失在了八卦陣裡。

長孫無語的看柳言棋,“你確定等他送到信……不會是一百年後?”

柳言棋眨眼,“不會啊,雖然是烏龜,但那只是他暫時的樣子。就像冷焰一樣,他的真實樣貌並不是烏龜。”

“這樣啊。”

長孫、冷焰和戴卡都同時鬆了口氣。

4.三28.二十七6.五37.三十六22.二十一25.二十四34.三十三23.二十二6.五21.二十28.二十七8.七18.十七33.三十二10.九25.二十四4.三7.六25.二十四14.十三24.二十三33.三十二5.四32.三十一23.二十二4.三41.四十33.三十二23.二十二31.三十29.二十八20.十九27.二十六1.序26.二十五35.三十四22.二十一37.三十六34.三十三34.三十三11.十5.四2.一15.十四8.七5.四7.六24.二十三22.二十一20.十九6.五21.二十38.三十七33.三十二40.三十九22.二十一28.二十七11.十31.三十25.二十四9.八4.三40.三十九14.十三14.十三30.二十九17.十六9.八23.二十二32.三十一35.三十四29.二十八6.五18.十七29.二十八28.二十七21.二十4.三19.十八5.四32.三十一7.六33.三十二11.十24.二十三6.五26.二十五41.四十1.序19.十八3.二6.五39.三十八26.二十五25.二十四21.二十27.二十六
4.三28.二十七6.五37.三十六22.二十一25.二十四34.三十三23.二十二6.五21.二十28.二十七8.七18.十七33.三十二10.九25.二十四4.三7.六25.二十四14.十三24.二十三33.三十二5.四32.三十一23.二十二4.三41.四十33.三十二23.二十二31.三十29.二十八20.十九27.二十六1.序26.二十五35.三十四22.二十一37.三十六34.三十三34.三十三11.十5.四2.一15.十四8.七5.四7.六24.二十三22.二十一20.十九6.五21.二十38.三十七33.三十二40.三十九22.二十一28.二十七11.十31.三十25.二十四9.八4.三40.三十九14.十三14.十三30.二十九17.十六9.八23.二十二32.三十一35.三十四29.二十八6.五18.十七29.二十八28.二十七21.二十4.三19.十八5.四32.三十一7.六33.三十二11.十24.二十三6.五26.二十五41.四十1.序19.十八3.二6.五39.三十八26.二十五25.二十四21.二十27.二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