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四十

“冷焰?”

長孫緩慢的擡手, 撫上那張近在咫尺的大臉。冷焰雙目失去了焦距,雙手還扶着長孫的肩膀。

鮮血從他的嘴裡滿溢而出,腹部的傷口血跡漸漸擴大, 血順着刀尖低落。長孫艱難的動了動喉嚨, 心臟彷彿也停止了跳動。他屏着呼吸, 伸手去摸男人的脖頸。皮膚還是溫熱的, 可是……沒有心臟跳動的痕跡。

“怎麼……”冷焰無法相信的搖頭, 手指捏住冷焰的臉皮又揪又拽,“剛纔還好好的……怎麼……”

他的指甲在冷焰臉上留下深刻的印記,可男人感覺不到痛, 眼瞳已經渙散了。風吹起男人的髮尾輕輕擺動,卻吹不動他的身體, 就彷彿突然被凝固的雕像。

長孫緊緊抓着男人的手臂, 慢慢探頭朝他的後面看去。

一片蒼白。

世間萬物彷彿都在這蒼白之中消失了。他突然覺得絕望, 內心空蕩的彷彿一整塊心都坍塌了。毫無預兆的整個過程讓他向來自詡冷靜的腦袋空白一片,無法思考, 也根本不知從何處開始思考起。

冷焰死……死了?

他完全無法接受這個事實,心底產生激烈的排斥,甚至想將男人就這樣扛回家。

他表情呆滯木然,連眼淚彷彿都突然乾涸了。一種極輕微的聲音在耳邊響起,雖然那聲音十分輕, 但在這瞬間的靜謐中, 卻顯得十分刺耳。

長孫低頭, 看見自己扶着冷焰的手部皮膚用肉眼可見的速度慢慢皺了起來。

他的思維是茫然的, 所以只是愣愣的看着忘記了反應。

手背, 手指,手腕……他看着皮膚逐漸變得蒼老, 彷彿突然成了一個七、八十歲的老人。

手背上甚至長出了顏色深淺不一的老年斑。

長孫張了張嘴,卻發現自己說不出話來,喉嚨被風堵住,聲音嘶啞而艱難。

他感覺到自己呼吸越來越慢,心跳彷彿跟不上節拍。想要大口吸氣,卻頭暈目眩。眼前閃過的是一幕幕曾經的記憶,像人死前的走馬燈,從小到大——

父母期望的眼神,老師滿意的表情,同學崇敬的目光。

——聽說那個叫長孫律的是全市都能排上號的尖子生!

——長孫同學,學校給你免了30%的學費,希望你不要讓學校失望。

——我們家律啊,從小就是讀書的天才!

……

——班長今年也是年級第一呢,天啊他是超人!

——長孫律,學校已經給你申請了推薦,明年的高考你只要像往常一樣發揮……

——這個月的生活費打給你了……還有,明天你表哥婚宴,你自己決定來不來吧。來了的話,別亂說話。

……

前半截的記憶冰冷而沒有絲毫溫度,直到那個聲音的闖入。

——你小子,不怕我?

——你居然喜歡男人?

——你是我見過的最有趣的人類。

——律……我喜歡你。

鋪天蓋地都是冷焰的聲音,冷焰的溫度,冷焰的氣息。

“冷焰……”長孫終於落下淚來,隨即淚如決堤,無法停止。

冷焰死了……他也要死了麼?

雖然不停的在哭泣,呼吸卻跟不上節拍。心臟緊縮的好難受,胸腔彷彿被箍住了,好疼。

眼前的景色變得霧濛濛,連那張怎麼看都不會厭的臉都模糊起來。

不要……不行……

長孫努力的伸手。他還沒看夠,還沒看夠……只是這麼點時間怎麼能夠……他還有很多事沒和他做,還有很多話沒有說。他好不容易纔找到一個真正愛他的人……他好不容易纔……

心臟停止,血液彷彿也停止了流動。

長孫最後看見的,是自己伸向男人的手,定格在半空,然後自己緩緩倒了下去。

如果這就是死亡……如果死亡會將他們分開……他不想死……

……

“律?”

“律!”

一聲聲焦急的咆哮在耳邊不停炸開,長孫皺了皺眉終於動了動眼簾,緩緩睜開眼。

視線裡投影的,是那張佈滿了焦急的面孔。男人緊緊摟着自己,那張臉湊的很近,雙眼在看見自己醒來的那一刻,陡然亮起一抹光來。

“律?你沒事嗎?!”

長孫呆呆的,看着男人半天沒動靜。

“律?”男人火紅的頭髮都快被他的焦急燒起來了,“你怎麼了?喂?看得到我嗎?聽得到我嗎?”

“……冷焰?”長孫動了動脣,伸手摸上那張臉。

溫熱的肌膚……隨後伸手摸了摸男人的脖頸,有力的跳動的脈搏。

目光落到自己手上,沒有皺紋,沒有蒼老。呼吸也順暢了,只是頭有些昏。

旁邊戴卡也看着他,還有姻雪和凌風站在一邊。

“我……?”

“你昏過去了。”戴卡搖頭,“不過也是,天劫對於普通人類來說,很難承受。”

說着他指了指遠處同樣昏死過去的柳傅。

“那傢伙也受不住倒了。”

長孫順着他的手指看過去,柯利洛和亞連正在將柳傅捆成一個糉子:“這倒是幫了大忙啊!”

長孫眨了眨眼,又回頭看冷焰:“天劫……可是我看到……”

“天劫的負面力量很大,普通人類會陷入內心最害怕見到的幻境。”凌風悠悠開口,饒有興趣的看他,“你看到什麼了?哭成這樣子?”

長孫一愣,伸手摸自己的臉,才發現滿臉的冰涼。

最害怕見到的……長孫抿了抿脣,坐起身來:“我看到……冷焰被殺死……我變得很老……”

凌風一挑眉,“也就是說,你怕的是生離死別。”

冷焰低頭吻了吻長孫冰涼的臉頰:“我們沒那麼容易生離死別。”

長孫還心有餘悸,那感覺太可怕,甚至給他留下了巨大的心理陰影。

“說生離死別前,還是先說說正經事吧。”戴卡站起來,看向遠處。

海和天的連接點上,兩個一模一樣的女人對峙着。

金色的長髮,白色的長裙,如同最耀眼陽光的臉龐,美麗的讓人驚歎。

她們像一對雙生兒,一個眼帶冰冷,一個面帶憐憫。

“你躲了這麼久,終於肯出來見人了?”心魔冷冷看着女神道。

女神搖頭,“我離開本體太久,只是爲了保存體力。”

“你讓我殺了你,你就不用這麼費勁了。”心魔手裡亮出金色的光來。

狄岡和蝠王警惕的看着心魔,女神卻是道,“你也受傷了,如果我不回來,你的傷好不了。”

頓了頓,她又道,“我們本就是一體。”

心魔沒吭聲,這算是默認了拉切西斯的說法。狄岡驚訝:“她受的什麼傷會這麼嚴重?”

“沒有我,她的力量只有一半,我的力量也只有一半,連恢復的力量也是。”

狄岡突然恍悟,“也就是上一次她和我們戰鬥的傷還沒好全,又受了傷?”

拉切西斯點頭。雖然說只有一半的力量,但那畢竟是神力,只是一半也很了不得了。可是對於久久無法恢復的傷,卻是大忌。

“你想回來接收主導權……別做夢了。”心魔冷冷道,“你有本事回來,我就有本事殺掉你。”

蝠王忍不住道:“你本來就是拉切西斯的其中一面而已,何必……”

“你閉嘴!”

拉切西斯瞪了蝠王一眼,“光明之神有什麼好?到處宣傳仁慈善良,可他真的做過什麼嗎?比起僞善的光明之神,暗夜之神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她冷笑着看拉切西斯:“你知道嗎?白是很容易被染色的,而黑永遠是黑。”

拉切西斯淡淡道:“但是黑太過自我,永遠不會爲其他顏色分出一席之地來。”

“你懂什麼!”心魔退後一步,左右看看其他人,妖魔大軍被墮天使殺光的殺光,被結界囚住的囚住。現在情況對她很不利。

她可不想功虧一簣,明明已經找到轉生石的所在了!

心魔咬着牙,衡量再三。即便不想讓衆人這麼快知道這個秘密,但是現在的她沒有其他辦法。

“暗夜大人!”

她突然大叫,從袖口裡放出了一隻水晶球。那水晶球裡彷彿裝着什麼,黑乎乎的煙霧繚繞,連拉切西斯看到它的那一刻,面色也微微有了變化。

蝠王一下退後很遠,“看吧!我沒說錯吧!”

冷焰將長孫交給戴卡照顧,飛身到了狄岡身邊:“嘖……難道真的是……”

狄岡搖頭,“不知道。”

暗夜之神傳說是創世之最,誰也沒見過他的真面目。別說是暗夜之神,就是光明之神也只有少部分的神靈見過真容而已。

冷焰還道:“也許是假的,拿來唬人的吧……”

話未說完,那水晶球突然綻放出黑色的光來。那黑十分的純粹,純粹的讓人甚至覺得世上沒有什麼顏色比黑更美。

那黑影慢慢籠罩了心魔,拉切西斯站在原地沒有動,看樣子像是不打算追。

“女神……”

狄岡看他,“你……”

“這東西我們對付不了。”拉切西斯十分鎮定的道,“它的能力強過我們所有人。”

狄岡和冷焰都愣住了,女神既然這麼說……難道這黑色的不明物體真是……

可是不可能啊!

衆人都是不解,卻聽到半空中突然傳來冷酷威嚴的聲音。

“暗夜之神?你覺得是真是假呢?”

那聲音好似在問另一個人,上空沉默許久,傳來一把雖淡漠卻溫柔的聲音:“我覺得是假的。”

“不如你去問問光明之神。”那冷酷的聲音裡帶了點嘲諷。

溫柔的聲音沒有搭理他,只是道,“女神,您的兩位姐妹召喚你回來。”

拉切西斯頓了頓,仰頭看着天空,那黑色的不明物體雖然裹住了心魔,卻沒有立刻消失。彷彿也在探究什麼。

“米迦勒天使長。”拉切西斯道,“我現在還不能回來。”

米迦勒安靜了一會兒,一旁冷酷的聲音道:“您在下界逗留太久了,這樣下去您的身體受不住。”

拉切西斯笑道,“多謝路西法大人的關心。”

“在親手抓回我自己之前。”拉切西斯的臉上露出一些固執來,“我還不會離開的。”

路西法的聲音帶起笑意來,“第一次看到女神也有感情用事的時候,您這樣子實在太美麗了。”

拉切西斯挑眉:“謝謝你的誇獎……”

米迦勒打斷兩人的說話:“那麼請您暫時回來一趟。”

拉切西斯道,“這是強制性的嗎?”

米迦勒遺憾道:“恐怕是的,非常抱歉。”

在黑霧裡,心魔哈哈笑起來,“看到了嗎?這就是神靈的僞善,裝作一臉的仁慈,可從未替別人想過什麼。”

她冷冷道,“一直紡織生命線有什麼意思?決定他人的生死到底是你們?還是那個早就安排好一切的光明之神?分派給你們一些看上去了不起的任務就沾沾自喜了,被別人玩弄於鼓掌之中真是一羣傻瓜。”

米迦勒的聲音依然溫和有禮:“拉切西斯女神的心魔,天劫雖然短時間內只能使用一次,但相信你的體力已經無法讓你再待下去了。”

長孫突然忍不住道:“既然你們都那麼有把握能抓住她,爲什麼不抓?!”

路西法的聲音傳了過來:“敵人要越強大才越好玩不是嗎?”

米迦勒卻是淡淡道:“神沒有下令,我就沒有私自行動的理由。”

路西法的聲音陡然一變:“你還是老樣子……讓人噁心。”

米迦勒似乎沒聽到一般,半空中的聲音消失了。

黑霧裡的心魔也漸漸消失,她冷笑道:“光明之神大可以小看我們,因爲他終會後悔。”

“轉生石我已經找到了,你們就每天提心吊膽的苟且偷生吧。”

身影終於淡漠在了碧海藍天之間,那黑霧隨着水晶球也消失不見。

一切都恢復了平和,海面上的血跡很快消散被包容進無限的大海之中,又恢復了讓人心曠神怡的湛藍色。

“海水其實沒有顏色,藍色不過是反射的天空的顏色。”長孫淡淡道,“不管拉切西斯有幾面,其實……她們的心都只有同一個。”

冷焰轉頭看他,伸手摟着他的腰,“在下一次的大戰之前,你要努力往高級驅魔師爬呀。”

長孫一愣,隨即笑了起來。

事情告一段落,遭受了重大打擊短時間無法恢復的心魔暫時也不足畏懼了。

狄岡皺眉:“放虎歸山真的好麼?”

凌風卻是悠悠道,“我倒覺得是光明之神在放長線釣大魚。”

“釣誰?”狄岡一愣,“暗夜之神?”

凌風一聳肩,伸手拉過姻雪,“我們就到這裡告辭吧,先走了。”

話音一落,不等衆人說話,兩人已經離開了。

蝠王和卓闕也紛紛告辭,長孫看卓闕,“你真的打算……”

“嗯。”卓闕簡略的點頭,隨即看着他道,“私心來講,我也希望你能脫離人的身份,這樣一來,我就有更長的時間來得到你。”

長孫一愣,旁邊冷焰突然插|了進來:“小子你就算活千年也別想!”

卓闕聳肩,跟着父親也消失在了林子深處。

長孫想到那可怕的方法,心裡一陣忐忑。但是想到幻境裡自己變老的樣子,那種捨不得的情緒再次淹沒了心臟。

“別想那麼多。”冷焰突然道。

長孫一愣,回頭看他。

“你之前看着卓闕和凌風的樣子,我就知道你在想什麼了。”冷漠摸摸鼻子,“這事不急,你還小呢。”

冷焰笑起來,“還有幾十年的時間讓你慢慢選擇。”

“不管你做什麼決定,我都會陪着你。”

長孫:“就算我變成又老又醜的老頭子?”

冷焰點頭,“老頭子的律一定也很可愛!”頓了頓,他又補充:“就算最後你選擇自然死亡,我也會找到你的魂魄。你休想讓死亡分開我們。”

長孫眼裡閃過笑意,情緒卻沒有之前那麼焦慮不安了。也對……他還有時間慢慢選擇。

雖然……他很清楚自己最後的選擇到底會是什麼。

狄岡帶着戴卡、米達倫回死神界去,米達倫還要重新被定罪,一切就看路西法怎麼處置。戴卡牽着米達倫的手,臉上卻是說不出的輕鬆。

終於不用逃亡了,不管有什麼,他都更願意並肩面對。

很快,四周只剩下了冷焰和長孫律兩人……還有持續在昏迷中的柳傅。

“這傢伙怎麼辦?”冷焰歪頭看他。

“帶回赤龍城吧。”長孫道,“交給該負責的人負責。”

“你呢?”冷焰看長孫,“該開學了。”

“嗯。”長孫勾起嘴角,“今年開始,我就是高三黨了啊。”

“那是什麼?”冷焰狐疑。

“屬於我的戰鬥。”長孫笑道,“很殘酷的戰鬥。”

冷焰一下緊張起來,“上學也有戰鬥?我幫你!”

長孫捏了捏男人的耳朵,不置可否。

……

“等我上了大學,就開始接任務吧。”海浪聲洗刷着沙灘,將許多東西帶走,又將許多東西留下。

兩人的聲音慢慢從碧藍的天空下遠去。

“接任務做什麼?”

“專接消滅十惡不赦的大妖魔的任務。”

冷焰的聲音帶起笑意:“看來你已經做出選擇了?”

海浪聲淹沒了情人間的絮語,海鳥重新飛向高空。

夏天要結束了。

(全文完)

35.三十四3.二8.七15.十四11.十4.三31.三十21.二十37.三十六40.三十九19.十八5.四37.三十六31.三十12.十一34.三十三17.十六37.三十六14.十三2.一25.二十四23.二十二3.二30.二十九40.三十九34.三十三14.十三37.三十六23.二十二14.十三40.三十九33.三十二2.一3.二11.十20.十九31.三十11.十34.三十三24.二十三35.三十四35.三十四15.十四34.三十三33.三十二31.三十25.二十四33.三十二25.二十四25.二十四39.三十八6.五6.五18.十七14.十三12.十一34.三十三39.三十八30.二十九23.二十二20.十九21.二十7.六41.四十23.二十二1.序30.二十九26.二十五35.三十四3.二15.十四9.八7.六15.十四1.序40.三十九17.十六18.十七13.十二37.三十六5.四23.二十二7.六28.二十七8.七29.二十八23.二十二21.二十40.三十九2.一19.十八10.九24.二十三40.三十九2.一11.十
35.三十四3.二8.七15.十四11.十4.三31.三十21.二十37.三十六40.三十九19.十八5.四37.三十六31.三十12.十一34.三十三17.十六37.三十六14.十三2.一25.二十四23.二十二3.二30.二十九40.三十九34.三十三14.十三37.三十六23.二十二14.十三40.三十九33.三十二2.一3.二11.十20.十九31.三十11.十34.三十三24.二十三35.三十四35.三十四15.十四34.三十三33.三十二31.三十25.二十四33.三十二25.二十四25.二十四39.三十八6.五6.五18.十七14.十三12.十一34.三十三39.三十八30.二十九23.二十二20.十九21.二十7.六41.四十23.二十二1.序30.二十九26.二十五35.三十四3.二15.十四9.八7.六15.十四1.序40.三十九17.十六18.十七13.十二37.三十六5.四23.二十二7.六28.二十七8.七29.二十八23.二十二21.二十40.三十九2.一19.十八10.九24.二十三40.三十九2.一11.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