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三十六

蝠王的通知來的並不晚, 三天後,狄岡就收到了新的消息。

這三天裡冷焰和長孫可謂是玩的歡快,長孫被桃子帶着好好參觀了一下死神界, 還在通往地獄之門的黑暗沙漠裡和冷焰浪漫的觀了一整晚的星。

好吧, 那也許算不上是觀星。在死神界和地獄, 天空永遠是黑暗的, 不會有任何光線。唯一算得上是景色, 是每到固定的時間,黑暗沙漠上空會出現類似北極光一樣的美麗景象。彩色的光芒流動,雖然只有很短的時間, 但卻讓人歎爲觀止。

冷焰和長孫坐在黑暗沙漠裡,冷焰變回了黑犬的模樣, 乖順的趴着, 任由長孫拿自己的身體當枕頭。兩人在漆黑的夜幕下有一搭沒一搭的聊着天, 長孫心情是從未放鬆,全心全意信任一個人的感覺是如此的好, 彷彿一瞬間補回了所有缺失的時光。

少年的臉上不斷浮現曾經很難得一見的真實笑容,沒有任何的疏離和距離感,那笑容能輕易的打動任何人,竟是比他冷漠的樣子討人喜歡得多。

冷焰在風聲中慢條斯理的跟少年講曾經的所見所聞,直到等了很久也沒等到對方的回答, 才發現長孫居然靠着他就在那夜幕下沉沉睡去。

少年的睡顏都帶着一抹安心的神色, 眉宇舒展開, 呼吸均勻而深沉。輕風托起他額前的黑髮, 冷焰大大的尾巴輕輕晃了晃, 也跟着趴下來睡了過去。

……

“就在死神城外?”被告知地點時,冷焰等人都是驚了一跳。

“黑色沙漠?”長孫試探的問。

“城門下方。”狄岡拿着信看衆人, “傳送門邊上。”

“……適合逃跑?”柯利洛奇怪道。

“如果想着逃跑就不會把見面地點放在地獄之門前了吧。”米達倫道,“他們打的什麼算盤?”

冷焰接過信翻來覆去看:“就這麼一句話,也沒別的。”

“時間呢?”戴卡問。

“傍晚。”冷焰道,“今天。”

戴卡和長孫面面相覷,凌風也是好奇,“蝠王親自來?”

“應該不會吧?”柯利洛摸了摸下巴,拿手肘撞旁邊的亞連,“誒木頭你覺得呢?”

亞連慢條斯理看他一眼,沉默了一下才道:“只有兩種可能。第一,他不認爲你們會騙他;第二,是怕消息泄露,在外面容易被拉切西斯暗算。”

“有道理。”柯利洛恍然大悟,凌風也點頭,“確實有這個可能。”

“總之對我們有好處。”狄岡道,“我們還是按計劃行事。”

……

等到了傍晚,狄岡讓周圍的死神都退到遠處,帶着僞裝成桃星辰和戴卡的長孫、姻雪到了城門下方。

只和地獄隔着一道大門的這邊,衆人都是萬分警惕。門那邊,等着營救拉切西斯的墮天使們也接到狄岡傳送過去的消息,早早埋伏在了門的那頭。

米達倫爲了將功贖罪,也藏身在近處。長孫有些緊張,雖然此時此刻他看上去就是桃星辰,但卻無法肯定對方會不會一眼看穿。

姻雪在旁邊倒是很鎮定,從長孫的視覺看過去,他和戴卡根本分辨不出誰真誰假來。

三人在城門下等着,冷焰和桃星辰以及凌風在更遠一點的地方看着。雖然冷焰很想貼身保護,但也許他的出現會讓蝠王警惕,只好忍耐住在遠處看守。

傳送門裡很快傳來動靜,首先出現了一大羣的黑色蝙蝠,最後出來的是卓闕。

長孫心裡吃了一驚,他沒想到居然會是卓闕前來,不過轉念一想,之前他和自己一起跟着冷焰來過這裡,算起來……那算是探路?

怪不得一路上他都不做聲,還將自己的存在感降的那麼低。恐怕是擔心有其他死神將他認出來。

卓闕面無表情,眼神淡漠,他看着狄岡:“我不想說廢話,乾脆點吧。”

他說着,從衣兜裡掏出一塊藍色寶石來。

那寶石從形狀和顏色看起來都和當初他給自己的一模一樣。長孫心裡暗暗想着,不知道這次的是真是假。

彷彿猜到他們所想,卓闕將寶石拿起來,耀眼的顏色明亮動人。

“戴卡是天使,應該能感覺到吧。”

姻雪眼神閃過一瞬的不自然,但他掩飾的很好。他走過去,伸手想拿,卻讓卓闕躲開了。

“我沒這麼笨,這麼輕而易舉的交給你們。”

姻雪冷冷看他,那張屬於戴卡的無辜的臉也顯得十分冷漠。

卓闕挑眉:“是真的,對吧?”

姻雪此時是騎虎難下,他轉頭看狄岡,狄岡這個角度剛好能看到躲在不遠處的米達倫。米達倫做了個手勢。狄岡漫不經心的收回視線,就這麼短短一瞬間,姻雪已經收到肯定的眼神。

“是真的。”他淡淡道,隨後往後退開。

卓闕哼了一聲,又看狄岡:“我這邊是真的沒錯,不過狄岡大人……”他奇怪道,“我倒是有問題想問你。”

狄岡冷冷看他,“請說。”

“聽說你和桃星辰是一對戀人?”卓闕看了看僞裝成桃星辰的長孫,“據說你爲了他,不惜偷取死亡檔案而差點被判刑,怎麼會這麼容易將他交出來?”

卓闕那眼神是明擺的不信任,狄岡眉頭緩緩皺起,“你以爲我想……”

“狄岡。”長孫適時的開口,這一點他們在之前就設想到了。桃子和狄岡的事幾乎是神魔皆知,不找個理由實在是說不過去。

長孫按照編排好的臺詞道,“只要換回女神,我一定想辦法回來!”

卓闕看他,冷笑:“你以爲還能回來?”

狄岡面露殺氣:“我一定會將他帶回來!”

卓闕看了看他,不置可否:“那麼現在,請讓兩位跟我走吧。”

他側身讓出一條道,蝙蝠困住狄岡的路,卓闕掂了掂手裡的寶石:“父親和心魔是絕對的敵人,如果不是因爲素材恰好和你們扯上關係,我想我們應該會是戰友。”

狄岡冷冷道:“我們不會和濫殺無辜的妖魔做戰友。”

卓闕聳肩:“狄岡大人,你是死神。死神是不需要其他感情的。”

他不等狄岡再說話,擡手拋出了藍色寶石,寶石被許多蝙蝠圍着留在原地,而他則帶着長孫和姻雪朝傳送門走去,冷焰看得緊張,手指慢慢捏緊,他們需要在確定狄岡拿到寶石後就立刻將人救回來,僞裝堅持不了那麼長的時間……

只是這邊還沒來得及有動作,卓闕卻先動了。

他突然一揮手,一大羣蝙蝠又從傳送門裡涌了出來,卓闕去而復返,一掌推開了姻雪抓住長孫的胳膊:“狄岡,沒想到你們居然會用別人代替?!”

長孫心裡一驚,狄岡擡手揮出鐮刀就朝寶石襲去,蝙蝠不絕的涌上來,擋住了他的視線。米達倫和冷焰幾乎是同時動了,兩人一左一右朝卓闕抓去。

卓闕妖力絕對比不上兩人,但他的脫身法寶卻很多。黑色的蝙蝠聚攏到一起變成一隻龐然大物,巨大的翅膀像黑幕遮擋在米達倫和冷焰面前。

就是這麼一閃神的功夫,誰也沒想到,一小羣蝙蝠繞到了後方,將擔心的在那裡探頭探腦的戴卡抓住了。

“啊……唔!”

戴卡剛想說話,就被從蝙蝠裡化身出現的男人捂住了嘴。男人力氣極大,出手也重,手指掐在戴卡的背上。藏着翅膀的地方被狠狠一拽,劇烈的疼痛讓戴卡頓時昏了過去。

米達倫若有所感的回頭,但眼前除了滿眼的蝙蝠什麼都看不到。

狄岡一手拽回了寶石,牢牢捏在手心舉起手鐮刀發出刺目的光。

地獄之門唰的打開,墮天使大軍涌了出來。

“抓活的。”

遙遙天幕下傳出渾厚低沉的聲音,那聲音聽起來讓人從內心生出懼怕。

“路西法……”

卓闕眼睛一眯,一手伶起長孫的衣領將他丟進了傳送門裡,身後一個黑影閃出。

“抓到戴卡了。”

“撤退!”

卓闕和男人趁着蝙蝠大軍遮擋視線的瞬間竄進了傳送門。

……

等到黑色沙漠裡落滿了死蝙蝠,奮戰的衆人被這種散亂的攻擊弄的心煩意亂。

“戴卡……戴卡?!”

不遠處傳來桃星辰恐懼的聲音,狄岡聞聲回頭:“怎麼了?”

“戴卡不見了!”

米達倫臉色唰的白了,墮天使大軍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人走上前來。

“米達倫大人,需要我們幫忙嗎?”

米達倫猛的推開那人,渾身瞬間燃燒出耀眼的火焰,身後展開三十六翼,氣勢捲起沙漠大風,地獄之門都有被吹倒的危險。

“火之天使……”墮天使們紛紛後退,“米達倫生氣了,快去稟報路西法大人!”

狄岡也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米達倫,一時的震驚之後回過神來:“米達倫!冷靜點!”

可是不等他話說完,米達倫已經追進了傳送門,而緊跟其後的就是冷焰。

黑色的大犬發出狂吼,震動力讓沙漠都搖搖欲墜。

等到兩人的氣勢終於消失,黑色沙漠中心居然被卷出一個碩大的黑洞。狄岡只覺得一個頭兩個大,他轉頭看亞連:“卓闕怎麼發現戴卡是假的?”

“也許……是他太不入戲了。”亞連看了解開結界的姻雪一眼,“他的太冷漠了,和戴卡不像。”

“……”狄岡無語,他轉頭看跑過來的桃星辰,“那長孫律爲什麼沒被識破?”

“也許他太入戲了。”柯利洛照着亞連的話照搬。

狄岡皺眉,伸手拉住桃星辰。雖然這麼說可能不太厚道,但桃子沒被抓走,他心裡確實有一絲慶幸,否則發瘋的人裡就會加他一個了。

他冷靜的判斷了眼下的形式:“我們要追上冷焰他們才行。”

柯利洛和亞連點頭,不等狄岡再說,兩人已經鑽進了傳送門。

“我總覺得……”桃子小心翼翼道,“他們兩個那麼積極是因爲想看好戲。”

狄岡又何嘗不知道自己這兩個夥伴的性格,無奈道:“火之天使發怒可不是那麼容易看到的景象。”

“狄岡。”

夜幕下又傳來那威嚴的聲音,狄岡臉色一頓:“路西法大人。”

“達納特斯去了哪裡?”

“他……”

狄岡也很糾結,“大人很久沒回來過了。”

“他在人間?”

“應該是。”

路西法的聲音沉默了很久,狄岡不知道他是走了還是在思考,只有站在原地等着。

“墮天使大軍分給你一部分,希望能幫上忙。”

狄岡:“感激不盡。”

……

長孫只覺得耳邊呼呼風聲,等到他能睜開眼,已經到了一處無人的山林裡。

怎麼妖魔都喜歡往山裡鑽?

長孫無語,他左右看看,卻突然發現戴卡正被一個男人背在身上。

這是姻雪還是戴卡……他有些捉摸不定,但記得卓闕是發現姻雪是假的了。

那這是真的戴卡?!他腦內幾乎瞬間想象出不多言的米達倫暴怒的樣子。

長孫發現自己居然一點都沒有害怕,也許是深信着冷焰就追在後頭,他居然還有心思勸說犯人。

“蝠王想殺了我們?”

卓闕沒搭理他。

長孫奇怪,然後突然想到:難道他只發現姻雪是假的……以爲自己是真的?

長孫試探性的又問了一遍。

卓闕突然停了下來,將一直伶在手裡的長孫扔到地上。長孫屁股着地,還沒說話就感覺到一陣陰冷的風颳到臉上。

“父親。”

隨着卓闕的話,一個高大的黑影擋住了光線。長孫吃力的擡頭,發現那是一個巨人,偉岸的身子,黝黑的皮膚,眉眼倒豎,瞳孔帶着一點瑩綠。

“未眠夜長夢多,就在這裡殺了。”那人說起話來一點不羅嗦,長孫張了張嘴。

“殺我們有什麼用?”

蝠王低下頭來,“我不是說了麼?未眠夜長夢多。”

“殺了我們拉切西斯也會有辦法……”

“不殺你們拉切西斯要喚醒暗夜之神就簡單太多了。”蝠王冷冷道,他使了個眼色,一旁一直不吭聲的黑衣男子上前,手裡唰的多了一把匕首。

“方幹你們的血餵養我的蝙蝠們。”蝠王的語調沒有絲毫感情起伏,長孫眼尖的看見卓闕的眉頭微微皺了皺。

不行……要拖延時間!

長孫突然站起來:“我不是桃星辰!”

蝠王一愣,隨後眯起眼仔細打量長孫,結界弱了下去,慢慢顯露出少年本來的樣子。

卓闕猛的瞪大眼:“你……”

蝠王大怒,一揮袖,捲起的大風將長孫吹上半空然後重重跌落。

卓闕一個箭步上前,在少年落地前接住了他。

“你居然抓錯了人!”蝠王瞪大眼看着卓闕,“寶石也交出去了!你到底在幹什麼!”

“父親。”卓闕抱着少年道,“殺了戴卡和桃星辰也不會起什麼作用,他們的靈魂還會轉世再來。況且殺天使是大罪……”

“那也比你父親被暗夜之神吸收乾淨得好!”蝠王怒吼,“該死的,你什麼都做不好!”

卓闕閉嘴不言,將長孫扶起來護到身後,“我們不如和狄岡他們合作,將心魔剷除纔是上策。”

“閉嘴!”

蝠王低吼,閉上眼深吸了一口氣,突然睜開眼:“有人來了!”

7.六18.十七30.二十九29.二十八37.三十六33.三十二20.十九34.三十三35.三十四1.序9.八37.三十六8.七38.三十七27.二十六7.六37.三十六19.十八14.十三18.十七25.二十四40.三十九35.三十四27.二十六21.二十5.四15.十四5.四32.三十一19.十八3.二22.二十一30.二十九34.三十三6.五25.二十四33.三十二24.二十三22.二十一37.三十六31.三十28.二十七8.七10.九9.八5.四4.三23.二十二27.二十六5.四12.十一29.二十八6.五27.二十六30.二十九8.七29.二十八40.三十九12.十一18.十七31.三十26.二十五29.二十八40.三十九3.二1.序8.七25.二十四5.四17.十六6.五21.二十5.四4.三21.二十3.二38.三十七26.二十五24.二十三29.二十八21.二十19.十八21.二十19.十八10.九17.十六31.三十17.十六14.十三25.二十四29.二十八23.二十二37.三十六15.十四37.三十六1.序32.三十一
7.六18.十七30.二十九29.二十八37.三十六33.三十二20.十九34.三十三35.三十四1.序9.八37.三十六8.七38.三十七27.二十六7.六37.三十六19.十八14.十三18.十七25.二十四40.三十九35.三十四27.二十六21.二十5.四15.十四5.四32.三十一19.十八3.二22.二十一30.二十九34.三十三6.五25.二十四33.三十二24.二十三22.二十一37.三十六31.三十28.二十七8.七10.九9.八5.四4.三23.二十二27.二十六5.四12.十一29.二十八6.五27.二十六30.二十九8.七29.二十八40.三十九12.十一18.十七31.三十26.二十五29.二十八40.三十九3.二1.序8.七25.二十四5.四17.十六6.五21.二十5.四4.三21.二十3.二38.三十七26.二十五24.二十三29.二十八21.二十19.十八21.二十19.十八10.九17.十六31.三十17.十六14.十三25.二十四29.二十八23.二十二37.三十六15.十四37.三十六1.序32.三十一